柠檬小说 > 科幻小说 > 了不起的大家主 > 第十四章 笑点在哪里
  这年轻的骑士试探的解了一下万祎的甲,见他没有异动,便大胆起来,三两下就帮着万祎将身上囫囵罩着的三层皮甲全都脱了,就连里衬也给脱了下来,将万祎厚实雄壮,还有不少肥膘的半身肉给露了出来。

  万祎着三层皮甲,一层是之前从三当家身上扒下来的皮胸甲,两层是今天从两个草军身上扒下来的全甲,那胸甲只有半拉,只能挡前不能护后,应该算是半层甲。

  年轻的黑甲骑士检查了一圈,最后指着万祎背后的伤口道:“你背后的这道伤,有点深,不过也没有什么大碍!看样子像是近日受的伤吧....”

  那年轻黑甲骑士一直喋喋不休的说着,让万祎有种自己身边围着成百上千的苍蝇的感觉,嗡嗡嗡的不停,恼人的很。

  索性,万祎直接闭上眼,希望自己眼不见心不烦。

  忽然,万祎听到有马蹄声传来,一睁眼,却是在远处等着的一行黑甲骑士慢悠悠的走了过来。

  万祎休息了片刻,恢复了些许体力,此刻从地上艰难的爬起,还费力的将地上的两柄刀捡起,刀尖杵在地上,双手撑着刀柄,光着膀子凹出一副不好惹的造型,看着这一伙来人。

  这伙人除了一个人之外,全都骑着高头大马,身上穿着黑色的全身甲,只是有一个人,他的黑色铁甲边缘嵌着银丝,很是好看,而且他身后还披着一挂猩红色的披风,要多骚气有多骚气。

  且这人身高体大,看着快有两米高,身坯子看着比万祎还厚实,长的更是仪表堂堂,威风凛凛,看起来年岁也不大。

  这人的马也比旁人的马高出一头不止,全身毛发黑黝黝的发亮,好像刷了黑漆一般,那浑身肌肉鼓扎,一看就是万中无一的宝马。

  这人的马匹后面绑着一根麻绳,麻绳拴住一个步行中年人的手。

  被拴着手的中年人长相也是出奇,一副文士的打扮,长相也还算是英俊,可左眼却凹陷下去一大块,且眼皮好像老人一般松松耷拉着,将整个左眼都盖上,好像是只有一只眼睛一般,可要是细看,确能看到这人左眼那里有一道细缝,不时有光采划过。

  就在万祎的目光都被那中年文士奇特长相吸引住的时候,那黑甲镶银丝的魁梧大汉出声向万祎问道:“你可是赵大人的麾下?”

  万祎微微摇头,这话万祎听了两次了,可这赵大人是谁万祎压根就不知道。

  “那你是何人部下?”

  这银丝黑甲汉子两道如刀的浓眉一皱,那眉锋斜扫向天,如同要辟天破穹一般,“就某家所知,这陈州方圆百里的范围,除了黄贼的草军就只有赵大人的军队还在抵抗。”

  还不待万祎回答,那被一条麻绳捆着的中年文士却抢先开口,不屑的说道:“嘁,怎么可能是姓赵的手下,姓赵的人马全被堵在陈州城里出不来!”

  银丝黑甲壮汉扭回头瞪了那中年文士一眼,中年文士面皮一抖,旋即强装镇定,咂了咂嘴将头扭向了一边。

  “你到底是哪部的?”银丝黑甲壮汉又向万祎问道。

  对于那汉子的问题,万祎也不知道如何回答,他对周围的形势一无所知,一个说不好就会被人抓着错漏。

  万祎犹豫了一下,开口问道:“能先问问你们是谁吗?”

  “某家!”那银丝壮汉向西北方向拱了拱手,朗声道:“河东节度使麾下亲军副统领,李......李十三!”

  “李十三?!”这名字起的是不是有些随意了?

  万祎又是好奇的打量了这个人高马大,自称李十三的人一眼。

  忽的,这李十三马侧挂着的一杆兵器却引起了万祎的注意。

  却见那兵器是一杆鹅卵粗的长杆兵刃,这兵刃的头是一个硕大的,鎏金泛光的,握着匕首比划着剑指的金属大手。www.letnovel.com

  这兵器......这兵器万祎认得,此乃在评书和演义之中赫赫有名的奇形兵器——禹王楇!

  等一下。

  万祎眉头一皱,心中总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熟悉感。

  身高体大,威武堂堂,兵器是禹王楇,这时期又是唐末,还是河东节度使麾下,名字又叫李十三,十三......十三.......

  几个线索一串联,一个牛啤轰轰的名字如同一道霹雳一般划过万祎脑海。

  万祎激动的看着那审批银丝黑甲的骑士,惊呼道:“你是李.....”

  那李十三一看万祎的的样子就知道他猜到了自己的身份,可自己不过刚出茅庐,将将从义父哪里讨来了到陈州刺探黄贼虚实的任务,还没有干出什么惊天动地的事情,这人怎么就认出了自己。

  李十三心头疑惑,两道刀眉再次一皱,虎目紧紧的看着万祎,心中暗道:难不成此人是奸细?

  想到此李十三顿时杀心大起,浓重的煞气犹如泰山一般向万祎压顶而来,硬生生的将万祎口中的最后两个字给压了回去。

  那李十三凝声眯眼的看着万祎,手慢慢的向马鞍一侧的兵刃摸去,“你认识某家?”

  “不认识,不知道,从来没见过!”

  万祎飞快的甩出了一个三连,他心中根本没有和眼前这人对抗的心思,不想也不敢,而且还打不过。

  毕竟这位可烁古耀今,名震天下,武力值当世第一,惶惶五千年武将莫出其右,靠名字就能吓死人的绝代大战神啊。

  “不认识?!”那李十三摸向兵器的手顿了一下,好奇的问道,“那你刚才是要说什么?”

  万祎抿了抿嘴唇,小声的嘀咕道:“我.....我就是想说李十三这个名字真好听!”

  “是吗?哈哈,这么来说,我的名字是李二十一,你觉得怎么?是不是也很好听?”

  跟在万祎后面的年轻骑士将这一句话听了个正着,忽然大笑起来,乐得不行。

  万祎干笑两声,应道:“.......不错不错!”

  “那你觉得李十九怎么样?”那年轻骑士自来熟,很是熟稔的一把将万祎的肩头揽住,还对着站在李十三旁边的一个粗壮汉子挤眉弄眼的,“哈哈,这是李十九啊!哈哈,十九哥,你的名字是李十九啊,哈哈,太好笑了!”

  万祎别扭的不行,不动声色和其拉开距离,“兄弟,说实话,我真的不知道你说的这玩意笑点在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