柠檬小说 > 科幻小说 > 了不起的大家主 > 第二百五十八章 不是这个意思
  万祎错愕了一下,旋即冷笑着回道,“梅璇玑,你们打我的时候也没见半点收力,凭什么我打你们的时候就不能下狠手!再说,我是不是男人,你说的可不算!”

  梅璇玑嚅嗫了一下,终于还是破开大叫道,“万祎,你就不是男人,你根本不懂怜香惜玉!”

  “哈哈,打不过我了,就开始说这种话了?”

  “也罢,我就让你看看什么是正正的辣手摧花!”万祎大声的嗤笑着,再一次的向着梅璇玑扑了过去,双手合握欺霜,菊花内力灌注,欺霜纯白色刀刃上竟然真的结出了冰霜雪花,则带着凛冽寒气的宝刀重重的向着梅璇玑劈了下去。

  看着万祎劈过来的刀锋,梅璇玑忽让觉得自己竟然有些动弹不得的感觉,心中不免想到:这么任由他一刀劈死是不是也就利落了?梅璇玑心头猛地一震,狠狠咬了下舌尖,疼痛顿时将她心头的畏惧驱散,梅璇玑艰难的从怀中掏出一只黑色的大肉虫,向着万祎劈开的刀口扔了过去。

  顿时黑烟迷茫,视线遮挡,腥臭扑鼻,万祎撇着头捏着鼻子退出黑色烟雾,等到烟雾散尽,却早已没有了梅璇玑的声音。

  “哼,跑的还怪快!”万祎恨恨的骂了一声,又不屑的往地上啐了一口,一抬头正看见远处向着面观望的道士皇帝,万祎顿时乐了出来,冲着道士皇帝招手道,“嗨,北极道友!咱们再一次见面了啊!”

  洪武东南大海之上,百多艘的巨大船队在破浪而行。

  这些船队光是看着就让人心生恐惧,船队最前方的三十多条船全都是已经在洪武失传了的,三宝大太监七下西洋的主力战舰,大型福船。

  这些大型福船上挂着的大旗都是各种禽鸟,船上的水手一个个看起来都是悍勇精悍的模样,可让人惊奇的是,着写水手之中竟然有女人的存在,而且,还有许多女人是队长、头目甚至船长的存在。

  三十多条的大型福船正中位置的,是一手更加巨大的大型福船,这船万祎若是见了也是认识,正是那雪玉仙的痤疮千堆雪号。只是此时的千堆雪上到处挂着火凤旗,那船的主桅上更是挂着一幅硕大的火凤旗帜。

  在千堆雪号甲板上,穿着一身从万祎哪里讨要过来的狮子座黄金甲的徐芝正臭屁的和手下之人打屁聊天,这时候一声大红袍的东方凤鸣走了过来,喊了一声,“徐芝!”

  场中众人看到是东方凤鸣来了,纷纷口称凤爷,且抱拳躬礼。

  东方凤鸣不动声色的点了点头,只是目光却看向了徐芝。徐芝向着这群直属手下挥挥手,让他们都离开,这才凑到东方凤鸣的身旁等着其说话。

  可徐芝等了好半天东方凤鸣也是没有开口,只是眉头凝聚在一起,看着远处茫茫海水。

  “干啥啊?跑过来找我有不开口说话?”徐芝等的不耐了,不由有些抱怨的道,“凤爷,莫不是和万祎待的久了,都学会消遣人了?”

  “胡说什么!”东方凤鸣瞪了徐芝一眼,随后低声问道,“刚才,你有没有听到一声鸟鸣?”

  徐芝楞了一下,旋即苦笑的指着天空,“满天都是啊!”

  此时大船队正沿海岸线而行进,所以各船之上都有海鸥盘旋,那鸟鸣之声根本就不绝于耳。

  徐芝嬉笑着向着东方凤鸣道,“凤爷,你不会是想吃鸡儿了吧?你先吃鸡儿上岸去找万祎啊!嘿嘿嘿!不过,你可是不能打鸥的主意啊!你不会岸上待得久了,连这个都忘了吧!”

  “你在胡说,我就把你丢下去喂鱼!”东方凤鸣反手给了徐芝一掌,直打的徐芝惨呼不已,捂着侧肋哀嚎道,“不是你说的万祎家里做的什么炸鸡好吃,想吃的不行吗,我又没说错!”

  “是不是鸥的叫声我还是能分辨的!”

  东方凤鸣却是不理徐芝这岔,摇摇头又道,“我说的鸟叫不是一般的鸟叫,好像从内心直接爆发出来的一声鸟叫,很高亢,很有力量很......很愤怒!和鸥鸟的鸣叫根本就不一样!”

  东方凤鸣说完不有有回想了起来,忽的,她脸色大变,惊叫道,“不好,万祎有危险!”

  徐芝好笑的冲着东方凤鸣摆摆手,道,“别闹了,凤爷,咱们现在在海上呢,万祎那里有没有危险你能知道!”

  “绝对的!”东方凤鸣扭过头很是严肃的行者徐芝道,“那声鸟鸣实在给我报信呢!”

  徐芝愣了愣,随后又是哭笑不得的道,“要报信也不报给你啊!人有妻子的!”

  东方凤鸣连连摇头,“不是,不是这个情况!我说的和你说的意思不一样!”

  徐芝用训勉的目光看着东方凤鸣,问道,“那你说,到底是啥情况?”

  “是......是......”东方凤鸣思虑了好半天也想不出来怎么说刚才那种感觉,最后只得叹道,“唉,和你说不清!那一声绝对不是......就好像自己的家要毁了一样!”www.letnovel.com

  “你快得了吧!”徐芝不屑的哼了一声,说道,“凤爷,咱们江湖儿女虽然要敢爱敢恨,可也不能破坏人家庭啊!”

  绝对不是这回事!绝对不是!我也不会干这种事情的!”东方凤鸣一下激动了起来,说着就要竖指发誓了起来,那徐芝一见如此,赶忙拉止东方凤鸣,好歹没让她发誓,那徐芝拉着东方凤鸣的胳膊很是认真的说道,“虽然向阳长得不错,性格也好,还给万祎生了一个怀了一个。但凤爷,我是你的兄弟!你要是真的想进他们家的话,磕头做小我去替你磕,杀人灭口我亲自去动手!到最后哪怕万祎发现了,你也好撇清关系!”

  “哎呀,不是!我今天不是和你说这个!”东方凤鸣怎么解释也是和徐芝解释不清楚,最后只得问道,“徐芝,还有多久到深水寨?”

  徐芝想也不想的答道,“要是路途顺利的话,在有三天!”

  东方凤鸣摇着头道,“加快速度,三天太久了!”

  “别闹了,凤爷!”徐芝指着被风吹得鼓鼓的大帆道,“现在都顶满了,已经是最快了!在快,桅杆就吃不住了!”

  “这,这可如何是好!”东方凤鸣急的原地乱跳,忽的道,“给我一条小船,我自己向回去!”

  “唉,唉,那些人可只听你凤爷的,我徐芝控制不住啊!你先走了,这船队就散架了!”徐芝赶忙拉住东方凤鸣,问道,“凤爷,你确定你要走吗?”

  东方凤鸣只得无可奈何的跺了跺脚,大声的喊道,“哎呀!那就让所有的船都让开,千堆雪到最前面开路!要第一个靠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