柠檬小说 > 科幻小说 > 了不起的大家主 > 第七十三章 黄金马哨
  “就等你了!”万祎在金蜂将军就要及近的时候,体内所剩下的内力全都灌入手中绽金双头菊枪之中,随后垫步拧腰猛地将双头菊枪给甩了出去。

  一道金光而过,双头菊枪猛地刺入金蜂将军的身体,一下将他的给击下了马匹,重重的砸在了地上。

  金蜂将军的那个匹高头粉马则继续前冲,猛地一下撞在了万祎的身上,带着万祎前行了好远,而万祎下意识的一抓,直接抓住了高头粉马的辔头,脚下连拌带磕的就被带出了近卫龙骑兵的包围圈。

  “啊!啊!啊!”

  金蜂将军从地上爬起来,看着透胸而过的长枪不由扬天怒吼,场中所有的老青年近卫军的士兵都被金蜂将军的这一身怒吼给刺激到了,他们一下都开始发狂,一下再也不顾及什么军阵军法了,撒着丫子就向着各自的对手发起了嗜血进攻。

  那些截杀万祎的近卫龙骑兵也是怒吼着向着万祎杀了过来,可万祎抓着的高头粉马却是心系主人,嘶鸣着兜圈奔向了金蜂将军。

  万祎就这么被带着一路狂奔而去,直接被待到了金蜂将军的身前。

  还有这等好事?万祎看着近在咫尺的金蜂将军不免有些难以置信?

  这还有什么可说的?

  万祎抬手就举起了欺霜,猛地一下就将欺霜戳入了金蜂将军的胸口。

  “啊.....呃!”

  那金蜂将军的怒吼不由一滞,低头看了看胸口又是多出来的一个刀柄,满脸都是错愕,他一时之间竟然搞不清楚自家坐骑的阵营了

  忽的,那金蜂将军红色皮肤上的黑色龟裂忽然冒出了一道白光,接着白光越来越多,越多越密,转眼的功夫,金蜂将军就直接成了一个小光人。

  而刚才还在发疯进攻的老青年近卫团的士兵忽然一下好像掉了线一样,一个个傻愣愣的呆立当场,再也没有动作,就连龙骑兵的马匹也是一样,都好像雕像一般不动了。

  “哈哈,伙计,你可立了大功了啊!”万祎高兴的拍着高头粉马的马头,谁知道高头粉马好像也是知道是自己害死了主人一般,一双硕大的红色马眼竟然留出了眼泪。

  这一下万祎有点慌了,他赶紧安慰道,“别哭啊,你这弃暗投明的英雄之举有什么好.......”

  谁知道这高头粉马一下人立起来,唏律律的嘶鸣起来,只将还没有将手从辔头上放开的万祎甩的前仰后倒。

  “你妹,劲还怪大!”万祎放开辔头,落到了地上,双手同时抓着马脖子发力,直接将按着马头将高头粉马给按下了身,扭过头冲着远处看戏的刘永亮喊道,“永亮,我要是先把这匹马带走的话你有没有什么办法?”

  “啊?”周围的金威龙骑兵都僵住了,刘永亮也是得空了起来,他打量了一下粉马说道,“万兄,那马应该也得了血疫炭疽吧?你看那眼睛!再看看他的马腿!”

  万祎点了点头,正要说话,不过却是一愣,心道:这马血疫到时看出来,它本色应该是白色,因为得了血疫才变成粉色的,可炭疽是真的没有看出这匹马得了啊,颜色这么纯正的乌云踏雪......不对,不对,黑身白蹄才是乌云踏雪,这种蹄黑身粉的好像是叫乌爪玉兔。

  等一下,蹄子发黑?

  万祎不由往蹄子上看了看,哪里那是毛发发黑,完全就没有毛发,整个皮肤发黑而已。

  别的人别的马得了血疫炭疽是臭的不行,就跟烧坏了陶器一样,满身都是黑色龟裂纹,可这家伙倒好,也是得了血疫炭疽可依旧那么神骏,万祎再次拍着粉马感叹道,“哎呦,你倒是会得病啊,得了血疫人家皮肤发红,你皮肤却发粉!人家得了炭疽,浑身都是龟裂黑炭,你倒好,就在蹄子有一截黑圈!”

  那粉马有些通灵根本不稀罕万祎的夸奖,虽然它挣不脱万祎双手的按压,可却不住的嘶鸣,不住的打着响鼻,各种口水鼻涕喷的万祎防护衣前胸到处都是,就连面罩都一脸唾沫星子和口水。

  万祎有些嫌弃的别过头,同时向着刘永亮说道,“唉,没办法,欠了人一匹马,看着这匹不错,打算拿回去清账!”

  “炭疽有办法,不过血疫什么的,想想办法吧,能解决掉解决掉,解决不掉那只能对不起债主了,反正我是把马给还了!”

  “容身马哨!将哨口对准你要抓的话,用内力带一下就可以把马匹收起来!”那刘永亮从空间掏出来一个东西直接扔向了万祎,www.letnovel.com

  万祎一把接过刘永亮扔过来的马哨,入手却是发沉,摊开手一看,却是一枚金制的一指粗细,十公分长短的精致物什。

  万祎掂量了一下重量,却是有三四百克,这马哨不论起本身具有的功能,光是着材质就是贵重,万祎也是没用矫情,向着刘永亮晃了晃手中的黄金马哨,口道,“有点贵重,不过,多谢了!”

  旋即,万祎按照刘永亮的只是将马哨往高头粉马身上一怼,这逐渐开始发光的高头粉马就被猛地一下变小蹿入了马哨之中。

  万祎在看这个黄金马哨,刚才光滑的马哨外壁竟然若出来一个仰头嘶鸣,满脸不忿的马匹浮雕。

  场中那金蜂将军整个人已经燃烧起了白色的火焰,而他的一众老青年近卫兵团的士兵也甚至发红冒烟,开始逐渐自燃起来。

  万祎走到金蜂将军的跟前,将其胸口擦着的绽金和欺霜拔了下来,那金蜂将军顿时像是没有支撑了一般,整个人直接软到在地上,化成了一地灰尘。

  那些老青年近卫兵团的士兵也好似多米诺一样,一个接一个的化作了尘土。

  “嘿,搞定了!”万祎将黄金马勺收进空间,又是掏出一瓶消毒水兜头就往自己的防护服上浇,等到身上所有的地方都被消毒水流过一遍了,万祎便招呼着也刚才454消完毒的刘永亮道,“走,永亮,咱们回去!”

  刘永亮将454也是收入到了一个马哨之中,和万祎并肩而行,问道,“还去弄黄金吗?”

  万祎乐道,“当然了,不能白出来一趟啊!”

  刘永亮向着机车的方向努了努嘴,道,“钢熊人都上车了那还怎么弄?”

  万祎满不在乎的摆了摆手,“简单,到时候找个由头收拾他们一顿,把他们全都打晕不就行了?”

  刘永亮一下大乐了出来,道,“哈哈,好吧!”

  突然,那机车三层的雷娜忽然跳了起来,指着万祎和刘永亮的身后大喊道,“万哥,刘哥,小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