柠檬小说 > 科幻小说 > 了不起的大家主 > 第五十九章 金属了不得啊
  万祎皱着眉头等着那迎面过来的五个人看,却见五个男人身材高矮不一,全都穿着胸前绣着女子团的白兜帽长袍,从露出的皮肤和两步可以看出来,他们或是金发碧眼的白人,或是浑身黝黑,还满头卷的黑人,反正没有一个是夏人的模样,万祎不由的向着身后的一群女衙役们问道,“这个惩戒所怎么还是洋人?”

  那些衙役们纷纷向着万祎说道,“不是啊,传说女声就是创造出来就是金发碧眼白肤和浑身黝黑似炭的人来惩戒女人们的!”

  “狗屁的传说,这不就是洋人!”万祎踢了一脚身前的主祭,骂骂咧咧的道,“特么的,什么时候汉家女子允许狗日的洋人来惩戒了?你们的那个女神就是个狗屁!”www.letnovel.com

  那主祭一下就怒了起来,双手撑地一下就成半坐了起来,一脸愤懑的想和万祎怒吼道,“大胆!不许亵渎女神!”

  “给老子闭嘴!”万祎反手甩了主祭一巴掌,直接将她又是打的瘫在了地上,抬脚跨过那主祭向着迎面而来的五个穿着白色长袍走了几步,冷笑着道,“我今天倒要看看,几个洋人有什么本事来惩戒汉家女子!”

  五个迎面而来的长袍洋人好像感受到了万祎的杀意,他们止住脚步向着万祎观望了一会,随后凑头低语了几句旋即就有一个人从得意洋洋的大笑了出来,大跨步的向着万祎的方向走了过来。

  这人是个厚唇塌鼻的纯黑黑人,也不问万祎姓甚名谁,在距离万祎十几米的地方猛地怒吼的一声,捏着拳头就向着万祎猛冲了过来。

  这个纯黑黑人的胸前女神图像的位置竟然冒起了金色的光芒,然后金色光芒一路转移飞快的凝聚到了他高高扬起的右拳上。

  万祎猛地闪避过了这一拳,然后冲着一众衙役们问道,“不是只有女人可以用拳力吗?”

  一众衙役们也是一脸的迷惑,她们交头接耳了好一阵,那刘家喜娘才向着万祎回道,“大哥,我们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啊!”

  万祎冲着那白袍黑人撇了撇嘴,那白袍黑人就好像受到了极大的侮辱了一般,两个鼻孔骤然增大,眼睛也瞪的犹如统领,左手两手的拳头全都捏了起来,冲着万祎怒吼道,“我要代表女神消灭你!”

  吼罢,那白袍黑人男子就犹如疯魔的攻向了万祎。

  看到那白人黑袍男子的攻势根本就是顾头不顾尾,除了两个包裹着金光的拳头有些吓唬人之外哪哪都是破绽,万祎冷笑了一声,道,“消灭你么!”

  旋即,万祎在白袍黑人男子到了近身的时候猛地一个错身,让开了对方的双拳,同时一个勾手打向了其人的腹部。

  那对于华夏女子,万祎在没有滔天的冤仇之前,万祎无论如何是下不了死手的,可面对外人,万祎就没有什么顾忌了,几个生铁小球滚动到了万祎的手背,一下变成了一枚手刺,直接刺入白袍黑人男子的小腹,万祎顺势手部一拧,其人腹部顿时被绞成了一片胡烂。

  那白袍黑人男子缓缓的软倒在地,而远处的剩下四个白袍男子见此如遭雷劈,傻愣愣的站在那里好半天没有反应过来。

  突然,一个白袍男子猛地怒啸了出来,其余的三个也恢复过来,向着万祎发出死亡怒吼,接着他们四个人都是胸口女神图像冒出金光,然后汇聚到拳头上,他们挥舞着拳头,大吼大叫的冲了过来。

  万祎见此不由一乐,向着四人招着手道,“来啊,老子给你们一锅烩了!”

  四人向后的冲到了万祎的身前,这是个白袍洋人实在是有些稀松,乱抡着拳头却根本打不中万祎,他们打的恼了纷纷从长袍之中抽出了刀剑之类的武器,又向着万祎杀了过来。

  万祎也是用生铁小球变化出了兵器与他们对打,不过起初的时候万祎不知道对方兵器的好坏,贸然的就用生铁刀和对方的一柄组合金属柄朴刀对撞了一下,谁知道这一柄刀身看起来灰蒙蒙,脏兮兮的朴刀却是厉害,只是一下就将万祎手中的生铁刀给削了一多半,

  如此万祎再也不敢对攻,只是利用身法和功夫游走,然后寻到机会一击必杀,不过片刻的功夫是个白袍洋人就死了三个,最后一个白袍洋人受不住了,乱披风的一顿乱舞手中的长剑,将万祎逼退之后转身就逃。

  万祎脚下轱辘鞋眨眼就变换了出来,猛地蹬踩了几下就追上了逃跑的白袍洋人,万祎捏拳行者白袍洋人的后颈猛地一击,其人立刻栽倒在地上滚了十好几圈才停止了下来。

  “就这水平,刚才那十八骑竟然打不过?用马撞都把他们撞死了好吧!”万祎无语的向着那白袍洋人走了过去。

  到了近前,万祎反手将这个白袍洋人抗了起来,大步的就往回走,场中这会已经没有了敌人,一众衙役也是胆大了起来,围到了万祎的跟前,那刘家喜娘刚才看到了万祎只是打晕这个白袍洋人,有些担心的道,“大哥,你为何留下一个不杀啊?不会是打算让他回去报信然后把我们和你栓一起吧?”

  “看的上你们?”万祎嗤笑着反问了一句,旋即将肩上看着的白袍洋人甩在了地上,动手拔掉了其人身上的白袍,露出里面向着铁片的硬皮甲。

  万祎上下打量了一下皮甲,心中却是想到,这皮甲的风格像是中古时期游牧民族的啊!

  万祎又是将其人的长剑拿了起来,这长剑剑身远看也是乌蒙蒙,脏兮兮的,可近看却是发现那些乌蒙蒙,脏兮兮的东西竟然是非常细微的金属纹路。

  “嚯,好家伙的,这金属了不得啊!”万祎惊叹了一声,旋即就起身将这五个人身上的所有兵器全都收集了起来,死死的抓在手上不放。

  “你们去把那些祭祀们都捆了,身上的东西收拾一下!”万祎先是指示了一下场中的一种衙役打扫战场,随后却是叫过刘家喜娘,指着那昏迷的白袍.....光腚洋人道,“喜娘,来,用你的拳力打他一下,看看他是不是真的不惧拳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