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松鼠虚弱地吱吱叫着,也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力气,突然之间越过了桌子和竺轶中间的那一道鸿沟,一下子跳到了他的身上,紧接着噌噌噌地爬到了竺轶的胸口。

  竺轶连忙抓着小松鼠的后颈,把它从自己身上拿走。

  在确认这具身体没有异变之后,竺轶再次陷入了沉思之中。

  他突然发现,自己的衣领有一点深色的痕迹,闻起来有些像奶渍。

  正在这时,羊圈里的羊发出了咩咩的叫声。

  竺轶捉着小松鼠走到了屋外,看到羊圈里的几头羊正慢悠悠地走来走去,时不时停下来啃一口地上的青草。

  竺轶一眼就看到了放在羊圈旁的一只铁桶。

  他走了过去,发现铁桶的旁边还放着一条板凳,板凳上有一双塑胶手套。

  竺轶又一次陷入了沉思,怀疑异鬼是不是对人类的幸福有什么误解。

  他把小松鼠放到了一旁的地上,小松鼠滚了一圈,又像一只会动的布偶,爬到了他的脚边,顺着裤子窜到了他的小腿上。

  竺轶将板凳拿过来,一屁股坐到凳子上,戴上手套准备开始进行一个幸福的挤奶。

  一只胖悠悠的绵羊发现老位子上多了一个新朋友,于是大方地走到了竺轶的面前。

  竺轶看着羊的肚皮,第N次陷入了沉思,过了半晌伸出手来准备开启幸福时光。

  然而那只羊像是突然受到惊吓一样,咩地一声冲了出去,蹄子踏在草地上掀起了一堆草籽和泥沙。

  竺轶怔怔地看着绵羊白绒绒的身体,摘下橡胶手套,将脸上的草籽拍掉。

  突然之间,一旁响起了吱吱吱的声音。竺轶转过头去发现一只只到他小腿高度的小羊正用鼻子拱着爬在他小腿肚子上的小松鼠。

  小松鼠害怕得爆发了无限的潜力,一下子蹿了上去,紧紧抓着竺轶的屁股不放。

  竺轶确定了,异鬼果然对幸福时光有深深的误解。

  这时一团黑雾出现在他的面前。

  【试炼提示:和咩咩搞好关系,才能够得到允许哦!】

  竺轶:“......”

  片刻以后,整个羊圈响起了咩咩的叫声,羊们战战兢兢地走到了竺轶的面前,像一根根木头桩子,身上的每一根羊毛都在颤抖。

  竺轶重新带好手套,满意地说:“我需要提示?这不是很简单吗。”

  他双手一抬正准备开工,突然发现面前的是一头公羊。

  “......”

  “一边去。”

  公羊战战兢兢地走了,它身后的母羊一脸赴死的模样。

  竺轶三下五除二地开始工作,直到铁桶里装满了满满一桶羊奶,他才停下来。

  他把那只铁桶放到小松鼠面前。

  竺轶:“喝吧。”

  小松鼠:“......”

  僵持了片刻,竺轶随便找了一片叶子接了一点羊奶,放到小松鼠的面前。

  小松鼠这才低下头,一点一点地将叶子里的羊奶舔干净。

  【幸福试炼成功!】

  【奖励已发放,请回到木屋查收!】

  黑雾散去后,竺轶正准备往木屋的方向走,突然被一只绵羊挡住了去路。

  那只绵羊用脑袋顶着他,不停地咩咩叫着。

  竺轶有些奇怪,发现其他的羊也跑到了他的身后。

  他抬头一看,羊圈不远处的大树后有几道像狗的动物隐藏在树荫中。

  其中一只慢慢地走了出来,原来是一条狼。

  绵羊们发现狼群正在逼近,全部都跑到了竺轶的身后,试图将自己胖乎乎的身体躲在竺轶的庇护范围内。

  所幸远处的狼群并没有继续接近,前来试探的狼在兜了一圈以后便回到了狼群之中。

  随着几匹狼的身影在森林中消失,绵羊们终于平静了下来,又慢悠悠地继续在草地上踱步。

  竺轶的面前再次出现了黑雾。

  【幸福试炼:森林里的狼不断地来骚扰羊圈,这是阿尔托爷爷精心喂养的绵羊,是全家经济的来源。为了保护羊群,你必须得阻止森林里的狼了。】

  【试炼奖励:拥有一条威慑力极高的牧羊犬,再也不用担心狼群的骚扰。】

  【试炼提示:现在天色已经晚了,最好不要在夜晚进入森林的深处。】

  小松鼠喝饱了羊奶,精神抖擞地窜到了竺轶的肩上,用爪子洗着脸。

  竺轶离开羊圈回到小木屋中,发现之前空空如也的圆桌上摆满了丰富的食物,最中间的烤羊腿异常瞩目。

  小黄狗发现竺轶进门后便欢脱地从南瓜靠枕上跳下来,左右横跳着,试图引起竺轶的注意。

  竺轶坐到餐桌面前享用了自己的晚餐,又切了一些肉丢给小黄狗。

  小黄狗摇着毛茸茸的尾巴,低头吭哧吭哧地将羊肉吃进肚子里。

  等它吃完,整条狗变得像一只圆滚滚的皮球。它来到了竺轶的脚边,小爪子不断刨着竺轶的裤腿。

  竺轶低头看了一眼自己饱经风霜的裤子。

  被小狗刨过,被松鼠抓过,被绵羊顶过,上面已经粘满了泥土。

  竺轶绕开小黄狗回到楼上,在衣柜里拿出一套黑色的便装,又套上一双能裹住小腿的靴子。

  回到楼下的时候,他随手在厨房里面拿了一把菜刀,推门往森林的方向走去。

  小松鼠重新跳到他的肩膀上,小黄狗也跟在他的脚边,十分欢脱地摇着尾巴,以为竺轶带它出去玩。

  此时天色已晚,黄昏时间的夕阳压在远处的树冠上,最后的余晖染红了西方的树叶。

  竺轶走到森林的边缘时,天空阴沉下来,高大树木下的阴影依次排开,组成了一条不太安全的迎宾小道。

  竺轶几次想把小黄狗赶回去,然而小黄狗死活赖在他的脚边不走。

  竺轶便不再管它,提着菜刀往森林深处走去。

  正在这时黑雾又出现在他面前。

  【试炼提示:再次建议玩家不要在深夜前往森林中。】

  【适度游戏,尊重生命,享受快乐,咸鱼就好。】

  竺轶的嘴角抽了抽,从黑雾组成的文字中穿过。

  逐渐接近夜间的森林光线暗淡,比起白天,森林中多出了不少嚎叫的动物。

  并且这些动物和白天的相比,声音听上去更加具有危险性。

  突然间一旁的灌木丛中有稀疏的声音响起,一条毛茸茸的长尾巴在灌木中若隐若现。

  大约是注意到了竺轶的目光,那条尾巴的主人嗖地一下从他面前逃走。

  过了一会儿,竺轶听见不远处有狼嚎声,紧接着更远的地方响起了第二声狼嚎。

  第三声,第四声狼嚎也响起来了,并且此起彼伏,似乎在向同伴传递着什么信息。

  小黄狗终于感到了胆怯,不断地扒拉着竺轶的靴子,夹着尾巴哆哆嗦嗦。

  见竺轶抬腿要继续往森林深处走,小黄狗连忙用前肢抱住了竺轶的脚踝。

  “呜呜呜~”小黄狗哼哼唧唧地叫着。

  竺轶低头一看,自己的脚上挂着一条狗,一时有些无语,伸手将小黄狗提起来,抱到了怀里。

  他肩膀上的小松鼠噌地一下跳到了小狗的头上,两只毛茸茸的小家伙齐刷刷地瞪着眼睛看他。

  竺轶一手抱着狗和松鼠,一手提着菜刀,如同在自家后花园闲逛一般,顺着狼嚎的声音前进。

  过了一会儿他发现前方出现了一片湖泊,月亮照在湖面上,反射出银白色的光泽,像一块做工精美的水晶镜。

  突然间,镜面被一只跃起的青蛙打破。

  与此同时,小道旁边的树林中,响起了沉重的呼吸声。

  几道修长的身影出现在树林的掩映间,狼们逼近了竺轶,眼中冒着绿光,能够轻易咬碎羊腿的嘴巴张开,尖锐的牙齿上有透明的唾液不断地向下淌。

  竺轶将菜刀举在面前,正准备来一个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精准切割,突然间周围的狼群往后走了几步。

  狼群退开了,然而其中的一匹却凸显出来。

  它的身体比起其他的野狼大上了三四倍,完全站起来的时候已经达到了竺轶的胸口下方,身体的长度也堪比一个成年人。

  和其他普通野狼不同的是,这头狼的毛发如同月光散发着银白色光泽,两只眼睛像是翠绿的宝石。

  它迈出一步,尖锐的利爪在地上留下一道深刻的痕迹。周围的树木震了震,似乎受到了它的动作影响。

  虽然是野兽,但是却能在它行走的时候感觉到一种如同贵族般的优雅。

  狼修长的身体上,强劲的肌肉覆盖着健壮的骨骼,宛如一张绷紧的弓,随时都能致人于死命。

  那头狼对竺轶咧了咧嘴,露出了一口尖锐的牙齿。很难想象出那恐怖的咬合力不能咬碎的东西。

  竺轶一时间对这个休闲的咸鱼游戏陷入了第N+1次沉思。

  不管这个游戏是哪个异鬼创造的,它做得最正确的一件事就是在游戏投入使用之前进行内测。

  小黄狗在竺轶怀里哼唧了一声,耷拉着耳朵不断地在竺轶的胸口拱来拱去。

  小松鼠也不甘其后,迅速地加入了。

  两只毛茸茸的大小团子拱得竺轶的衣服都快变形了。

  正在这时,那头银色的巨狼发出了一声恐怖的怒吼,后腿腾空朝竺轶扑了过来。

  菜刀在竺轶的手上转了一个银色的花,旋转着飞了出去,眼见着就要撞上那头银色的巨狼。

  突然间,那条狼不知怎么做到的,在空中转了一个方向,跳到了旁边的一棵树干上。像一道银色的闪电,回弹到了竺轶面前。www.letnovel.com

  它巨大的身体一下子推到了竺轶,锋利的前爪落在竺轶肩膀旁边的地面上。

  低沉有力的兽喘在竺轶耳畔响起,引起的共鸣振动胸腔,足以让毛孔颤栗。

  巨狼低下头颅,碧绿的眼睛中闪过一道幽光。

  兽口张开,比刑具更加可怖的牙齿暴露出来,然后狠狠咬了下去——小黄狗连带着小松鼠被巨狼吞进了嘴里。

  巨狼脑袋一偏,将两个毛团子吐到了旁边。

  又回头伸出舌头,在竺轶脸上舔了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