柠檬小说 > 言情小说 > 无极天下 > 第 200 章 海清河晏
  洛阳郊外

  “泷儿,我没事!”秦长乐看到百里千泷没事,他扯出一个笑容。他握住百里千泷的手,带着歉意地说道:“泷儿,你不该......”跟我一起回秦家的

  “长乐哥哥,我们会逃出去的!”

  秦长乐将百里千泷护在身后,萧云狂虚弱地站起来,他以为自己中了幻境,有两个秦长乐,他否定道:“我刚才没杀长乐,死在我手上的不是长乐。我没有想杀长乐!”

  他发狂似地乱挥剑气,嬴墟一指点在他的一处大穴上,让他安分一点。

  而在一旁的楚漪安,默默地喊了一声,“长乐哥哥!为什么,为什么......”

  刚才,死的那个人,是秦长松!

  为什么……秦长松死了,那个让她恶心的人死了,她一点都不快乐,反而有种莫名的伤心。

  “......”没人回应

  秦长乐狠狠地说道:“楚漪安,你满意了吗?!我至亲挚友,都死了!你满意了吗?”

  “对不起,长乐哥哥......我......”

  满身血污的秦长乐,甩了甩袖子,邪魅一笑道:“谁要我秦长乐的命,来呀!”

  “你是秦长乐吗?”萧云狂问道。

  “萧云狂,还需要再问我吗?你我之间,早在念儿死的那一日,就已经恩断义绝了!你不知道吗?”秦长乐冷冷地说道,“你我本就不是,嫡亲表兄弟,所以,相见是仇人!”

  “萧宗主,我们不是说好的吗?除了我们的人,所有人,都该死!你若是放了他,他日必定是后患无穷。”嬴墟说道。

  “夫子,你胡说什么?我跟你不是一路人!你放了他们走!”萧云狂有些皱眉道。

  “一切尽在掌握!”嬴墟丝毫对自己的迟来,没有愧疚之心。

  “放了他们!”萧云狂命令道。

  “温虚林,南宫沣,你们两个去拦住百里千泷!”嬴墟吩咐道。

  嬴墟手中拿着一把白金折扇,很轻松地将秦长乐一掌打退数步,秦长乐瞬间吐了一口血,嬴墟手中白金折扇直指秦长乐胸口,一抖折扇,说道:“将东西交出来,否则只有死路一条!”

  嬴墟目光对准了百里千泷,还有楚漪安……东西在她们两人身上,还有……百里宸,秦若依,两人体内有子蛊。这两人中了子蛊,那么久,还能保住性命,真是少见!

  “不可能!!!休想!!!”

  “你已经中了剧毒!中了天蝮蛇毒,混杂了七羽鸩毒,这毒性……就比子母蛊毒弱一点,你知道的!有多厉害!我可以救你,保你一世无忧!算是你我师徒最后的一点情分!”嬴墟风轻云淡地说道,秦长乐冷笑一声,抹去鼻尖的黑血,与嘴角的血迹,毒素已经蔓延全身。

  不出几日,他就要死了。他这一行人中,除了两个孩子,其他人都中毒了。泷儿……不会的!泷儿,体内有我的“无极”,若儿,宸儿,体内有子蛊。

  无极,一开始的设定,可以百毒不侵

  南疆子母蛊毒的毒性,强于天下任何毒,这混合毒在百里宸,秦若依体内是没用的。

  下毒的人,便是南宫沣!

  “少林佛法,佛法万千!”

  秦长乐手中一道金光发出,嬴墟看见面前出现一个厚重的金色手掌,犹如佛陀之手,一个金光闪闪的“卐”出现……

  “咚!”

  他轻轻一笑,有叹息一声道:“自作孽,不可活呀!他们为什么会死,还不是因为你,你以为你逃得了一次,就可以逃得了第二次吗?”

  嬴墟一边走,一边摇摇头,金色手掌掌心内的“卐”字,在他面前瞬间破碎。

  秦长乐感觉身体被重重一击,他被推出去好远,口中吐出一大口鲜血。手中的承影剑落地,半跪在地上,气流逆转,七窍开始流血。他的身上,紫色的真气,正在一点点燃烧……

  秦长乐运转洗髓经功法,将内力全部集中起来,这是最后一击,秦长乐低喝道:“吸星大法,第九重!!!”

  嬴墟只感觉身体一晃,体内某个伤口/爆/裂,那是秦长乐火铳留下的伤疤,一直没有痊愈。导致,嬴墟的武功,一落千丈,这也是他在等机会,等到秦长乐的七年之期,也是他最后出手的原因。

  “啊啊啊!!!”温虚发/南宫沣一声怪叫,他们的身体被扔到了半空之上。

  “院长,救朕!!!”楚翊渊也喊道,这几人不由自主地飞上了半空,就见着几股紫色光球,冲进他们的体内,紧接着,犹如一只巨型的手,贯穿他们的身体,从他们体内要将内力生生剥离。

  嬴墟一手抵住那紫色霸道光球,一步又一步,他的伤口越来越大,鲜血从他那个伤口裂缝中,全部流了出来,滴落在地上,秦长乐忽然看到嬴墟那黑色的头发,慢慢化作银色……脸上的皱纹,也慢慢出现……

  “啊……”

  所有人都被秦长乐的吸星大法第九重,给吸食了不少武功,他们都发出痛苦的□□声,像是遇见了死/神/

  秦长乐艰难地站起来,承影剑护在他的周身,“剑圣一怒!!!全都给我去死吧!!!”秦长乐赤金色的星眸,发出令人惧怕的凛冽之气,承影剑化作无数道剑芒,蓝紫色的剑芒,朝着这些人飞去。

  “啊啊啊啊”

  “啊啊啊啊”

  “啊啊啊啊”

  其中,一道剑芒直扑向萧云狂,萧云狂拿剑抵挡,秦长乐来到萧云狂面前,怒喝道:“萧云狂,你杀我哥哥,我要你的命!”

  “你是......长乐!!!”萧云狂看着银发飞舞,眼神凌冽,一股股紫色的内力护体,这是走火入魔,以吸星大法为媒介,以剑入魔。

  “啊啊啊啊!!!”萧云狂看着自己的腹部一道剑气入体,“噗噗噗!!!”

  萧云狂吐出一大口血,他半跪在秦长乐面前。

  “我废了你的武功!!!”秦长乐举起承影剑,直接挑断了萧云狂的一只手筋,“啊啊啊啊!!!秦长乐,你有本事杀了我!!!”

  “秦长乐!!!”

  而在此刻,嬴墟突然从身后的马车里抓出一个人,那个人是……

  “爹爹!”秦长乐大怒道,他丢下手里的萧云狂,“嬴墟,你不要脸,你无耻!!!你拿我爹的遗体,来威胁我!!!”

  “就是威胁你,秦长乐,你投不投降!否则,你爹就要被我……”嬴墟扼住秦家主尸体的脖子。

  “长乐哥哥,你别信他的鬼话,这不是你父亲!”百里千泷大声说道,百里千泷,已经后悔,秦家主的尸体早已被火化。这件事情,她一直没告诉长乐,如今真的是。长乐哥哥入魔了,他根本听不进其他人的话。

  “我说三下!”嬴墟威胁道,“三,二,一!”

  “好!”秦长乐马上同意,在他收回吸星大法那一刻,胜负已定!嬴墟一掌将秦长乐打在地上。

  嬴墟一脚踩在秦长乐的手掌上,用力地踩了踩,将他的骨头踩碎了……

  秦长乐低吼一声,另一只手无力地张开,吸星大法第九重消失了……

  “咚!”

  嬴墟反手一掌,穿过了百里千泷的混元白绫,直接跟百里千泷对掌,“百里,功夫不错!可惜,不是我的对手!”

  百里千泷冷冷地说道:“放了长乐哥哥,否则,北曜铁骑定会让你后悔!”

  “哈哈哈!北曜铁骑,风云骑,还是倾散军?没有秦长乐的风云骑,倾散军……不堪一击!”嬴墟哈哈一笑道:“长乐的兵法,是我教的!徒弟对战师尊,你觉得胜负是多少?”

  “比过才知道!”

  “百里千泷,看招!”南宫沣拿起薄剑,与百里千泷对战。

  嬴墟用扇柄,挑起秦长乐苍白的下巴,很是惋惜地说道:“你为什么,不听师尊的话。非要让师尊来杀你呢,长乐,你为何那么爱管闲事呢!

  念儿,不是一直跟你说,把这个天下夺回来,你为何不做!不然,我们大秦便可君临天下!你们可以活命。而他们......也不会因为你而死!”

  “我秦长乐,这一生,问心无愧!”秦长乐又问道,“嬴墟,念儿为什么会死?她可是你的亲生女儿!”

  “哈哈哈!念儿,跟你一样!爱美人胜过爱江山,这便是她死的原因!大秦皇室,需要的是一统天下的帝王之心,而不是你们这些,只在乎男欢女爱的废物!!!”

  嬴墟扫了扫周围躺在地上的人,带着怜悯地说道:“拿着“无极”,一统天下,或许,他们不会死!若一开始,你不出现,你不来天元学宫,他们就不会为了你,姐妹反目,兄弟相残,为爱疯狂!”

  姐妹反目,说的是,楚漪安,楚漪瑾,萧云念三人。这三人,如今是阴阳相隔。还有,百里千泷,元青萝两人,多年未见,难道不是因为秦长乐吗?

  兄弟相残,说的是,南宫兄弟,唐家兄弟。

  为爱疯狂,元青萝为了秦长乐,唉!成为了一代妖妃!

  嬴墟转动扇柄,同时让秦长乐看着远处的战局,南宫沣,楚漪安和温虚林,而温虚发在一边偷袭,跟百里千泷打斗。

  “雄霸天下——!!!”一阵排山倒海的杀人狂浪剑气卷来,温虚发被掀翻在地,其余众人都松了一口气。一个拿剑的男子出现,所有人都认识,“江随风!”

  江南四公子,全到齐了!

  江随风剑锋指着温虚发,“温虚发,你竟然杀害皇室成员!我要你的命!!!”

  一剑挥下,温虚发毙命于此!

  “大哥!!!”温虚林喊道,“江随风,我要你的命!”

  一阵暴雨梨花针飞出,江随风用剑气全部斩落,江随风抱起在地上的元青萝。元青萝突然从昏迷中醒来,看到江随风,她微微叹了一口气,该来的还是躲不了。

  她眉心微皱,向旁边望去,江随风知道她的意思,但还是说出一个事实,道:“卿妃娘娘......长乐,长乐,今日定要魂归洛阳!”

  她突然伸出手,留恋般地伸向秦长乐那个方向,一滴又一滴的鲜血顺着掌心落下,“长乐哥哥......长乐哥哥......我,我......”真的,真的.....

  “卿妃娘娘,若是现在不走,恐怕陛下的雷霆盛怒!洛水殿下,百里宸殿下,百里衍(秦若依)殿下,甚至秦家,都会被连累。”江随风看着远处的百里宸,秦若依,盯着百里宸看了良久,“卿妃娘娘,还请为长乐的三个孩子,前途做打算!”

  “卿......妃......娘娘,我秦无极这一生,从未爱过你!”秦长乐,扫了一眼那个面目全非的秦长松,硬着心肠,吼道:“我秦无极……落个如此下场,是我咎,咎由……由自取……卿......妃,娘娘,多谢你!是我罔顾人伦……风流无度……是我该死!!!”

  当秦长乐喊出,卿妃娘娘的时候,秦长乐是多么地痛苦。让他想到了那个晚上,是他这一生最后悔的事情,没有之一。

  “......”元青萝痛苦地闭上了眼睛,她的手缓缓地落下,犹如她的心坠入黑暗......秦长乐,长乐哥哥,你为何要喊我,卿妃娘娘,我最痛恨,这个称呼。

  它让我想起了我不堪的三年,折磨了我这三年。

  可我怎么会不懂你!你说的是假话

  你要保全我,保全洛水,保全楚漪安,保全秦家,所有人的名声。否则,自己的清誉,楚漪安的面子,洛水的身份,就要被人指指点点!

  此事,秦家会背上意图谋反的罪名!但是,楚漪安是一个变数。所有人知道,楚漪安喜欢秦长乐,喜欢的程度不亚于,元青萝和百里千泷。

  秦长松死了,毁去自己的脸。那就是,要死无对证!那个无极公子,只能是秦长乐!那楚漪安被欺骗的事情,就当作翻篇了,她会念着旧情,绝对会放秦家一马。

  可我多希望,洛水是你的女儿!

  她该有你这样,重情重义,天下无双的父亲。

  没有百里千泷,因为他会跟百里千泷,同生共死!

  他的心里,永远只有一个百里千泷!他可以为了百里千泷,不顾生死。

  愿来世不生于皇家!

  “没想到,你竟然会说出这话。你是想要保护元青萝,可惜啊!你若对元青萝无情,怎会生下孽女,元洛水!”嬴墟想到了那个像极了元青萝,聪明伶俐的元洛水,他瞅了一眼百里衍(秦若依),跟秦长乐长得真像,“想要培养一个你的翻版百里衍,陪伴百里千泷的余生。哈哈哈,生下元洛水,陪伴元青萝。”

  “我说......最后一遍,我跟上元殿下,清清白白!”

  嬴墟冷笑地说道:“我知道,你俩是清白!我是相信,你跟元青萝清白!但是楚元皇室相信吗?天下人会相信吗?漪安公主相信吗?天下皆知一事,你秦长乐娶了楚元皇室的漪安公主!

  你与元青萝,乃是红颜知己!那日,你与元青萝在上元公主府,呆了两日,是我建议的!这样,便注定了她的孩子,元洛水,她的身世会一直被指指点点,她是你与元青萝的私生女!”

  “......”

  “元青萝回去之后,必死无疑!也不知,那上元公主,元洛水小殿下,从小就无父无母,生母元青萝死了,养父上官秋死了,就连你也死了!楚翊渊是不会认她的,那该是多惨......全是你的错,长乐!”嬴墟感慨道,眼眸发出低低的浅笑。

  嬴墟继续说道:“你的百里宸,百里衍(秦若依),比元洛水更加可怜,更加卑贱!我会让他们亲眼看着他们的父王,死在他们面前!被楚元皇室,南梁皇室的人,活活打死!那种无助的感觉!!!”

  “哈哈哈!我会教他们所有东西,今日,他们体内的子蛊,就会被激活!”

  嬴墟抓住秦长乐的头发,让他看着百里宸,秦若依那双纯澈的星眸,最终化作了黑红之色,“哈哈哈!!!”

  “你给我住嘴!”秦长乐驳斥道,“宸儿,若儿!!!”

  “哈哈哈哈!!!”

  “......”

  嬴墟带着一副历尽沧桑的声音,开始说教道:“你有“无极”这种至宝。得“无极”者,得天下!你放弃了,你让万千百姓陷入危险之中!楚翊渊,萧云宇(南梁太子),百里凌天(北曜太子),不配为帝!”

  “哈哈哈!”秦长乐捏住扇柄,看着眼前的嬴墟,星眸中带着无限的讥讽,嘲笑,他咽下喉咙中的腥味,大笑道:“嬴墟,计划没成功,怎么样!!!哈哈哈,孤破了你的长生不老,是不是很痛苦!!!”

  “冥顽不灵,秦长乐,我让你看着你的毕生挚爱,死在你面前!”

  “泷儿!”

  “碎心掌!”

  秦长乐将百里千泷推开,嬴墟一掌打在秦长乐的胸口上。秦长乐感觉胸口肋骨全断了,一大口鲜血从嘴里涌出......

  “不——!!!长乐哥哥......”百里千泷撕心裂肺地喊道。

  “泷……泷,泷儿……我……”

  我对不起你。

  “长乐,看在师徒多年份上,我留你一个时辰的命!”

  “朕要杀了他!”楚翊渊突然出来,他手里的长剑刺入秦长乐的左肩,穿透了秦长乐的肩胛骨,“秦长乐,朕要杀了你,你知不知道!朕有多恨你!青萝为了你,故意喝了别人送来的有毒的药,朕阻止了。

  朕知道,那是青萝要除掉老齐国公,绝情门,玄煞二老。朕知道她是为了你,朕为了讨她欢心,朕杀了他们。非逼着朕将人头拿过来,看到她的嘴唇都咬破了,满脸冷汗,才喝下解药!”

  楚翊渊的眼泪流了下来,“她有一次喝醉了,告诉朕实话。她看到朕,就觉得恶心。她告诉朕,她这一生只爱三个孩子,分别是你的百里衍,洛水,百里宸。

  你女儿百里衍生病了,要用碧血草救治,而朕的雪儿也同样需要。雪儿,不是她的女儿吗?她连面都不去见,她跟朕说,只因为这孩子流着朕的血,她说她恨死朕了!

  你女儿最后不是保住命了吗?她告诉朕,衍儿命保住了,错过了最佳时间,导致身子骨弱了好多,都是朕的错!朕是一国之君,不能惩罚,那就用我最爱的孩子,雪儿来偿命!的确雪儿死了,现在的雪儿,只是一个冒牌货!

  她还说,若是朕敢跟洛水说她的身世,她说这一辈子,永远都不会让朕看到洛水。洛水永远只会知道,她的爹爹,会是秦长乐!!!她是你秦长乐的妻子!!!她会让洛水恨朕,一辈子恨朕!”

  “你自作自受!”

  “秦长乐,朕不恨你吗!”

  “楚翊渊!!!”百里千泷的混元白绫,直接将楚翊渊的长剑打飞,楚翊渊挥出一掌,“碎心掌!!!”

  楚翊渊与百里千泷两掌相遇,楚翊渊被百里千泷击退了数米,混元白绫直接冲到了楚翊渊的眼前,而嬴墟一展手里的白金折扇,将那冲天怒气的白绫,给挡在外面,百里千泷一个闪身,而百里千泷身法鬼魅,突然出现在楚翊渊的身边,一手拧断了楚翊渊的胳膊,楚翊渊怪叫一声,“啊!!!”

  嬴墟随手一扇子打在了百里千泷的白绫上,百里千泷轻轻躲过,与此同时,嬴墟一手将秦长乐直接吸过来,一手扼住秦长乐的脖子,秦长乐本能地双手握住嬴墟的手,“天蝮蛇毒!”

  嬴墟放下秦长乐,就见着自己的手满是黑血,竟然还在开始腐蚀他的血,尤其是当年手里的那个伤疤,嬴墟只觉得手掌虎口,还有胸口那个伤口,同时发作。他体内的暗伤,“当年,那个火铳的那两发子/弹/里,有毒!!!还是天蝮蛇毒!!!”

  “咳咳咳!!!”

  “对!”

  “长乐,你知道是谁出卖了你吗?”嬴墟说道,他指了指他身后,驾马车的那个人,那个人穿着一件黑色长袍,风吹落了那个人的兜帽......

  是他!!!

  秦长乐没想到,出卖自己的人,会是他!

  凤知意,没来!

  百里千泷使出惊鸿游龙步,她将奄奄一息的秦长乐,带离嬴墟所出的地方,她将秦长乐搂在怀里,轻轻呼唤道:“长乐哥哥......长乐哥哥,你为什么那么傻呀......”

  “长乐,我真是小看你了!!!好!好!不愧是秦家子孙!!!有这般杀伐决断......可惜,你不用在正途上!!!”嬴墟一用力,将手里的剧毒,全部化解,可那黑绿色的毒气,依旧停留在他的掌心里。

  “温如雪,那个贱/人/研制的!”

  “是.....嬴墟......”长乐点点头。

  嬴墟将受伤的手放在背后,捏成拳头。慢慢运起,少林佛法,清心咒!

  “百里,你知道吗?长乐为了你,跟楚漪安体内的南疆母蛊,他牺牲了自己的命!七年之期已到,就算我不杀他,他也必死无疑!”

  “他的计划,你知道吗?洗髓经和吸星大法最高境界,这里他已经布下了天罗地网,再加上他的功力,足以杀了我们所有人。可惜,他太重情义,你若是告诉他,他的父亲已经火化,这个事实!

  他一定会提前动手,或者选个新的计划,可惜没有第二次机会,七年已到,你就慢慢品尝,这失去挚爱的痛苦岁月。”

  “我体内的母蛊,就是你在当日给我解开封印的时候,下在了我喝的水里吗?”

  “是!”

  “就是为了让你们,没有时间阻止萧云念!”

  “长乐哥哥——!!!”楚漪安看着秦长乐倒下,脑中一片空白,瘫坐在地上……她不想的,她从未想过是这个结局,她从来都不想要,她的长乐哥哥死!可是,她的长乐哥哥,死了!死了!

  “燕归迟!!!你答应本宫,会让本宫处置长乐哥哥,可你却要他的命!”楚漪安抽出蝉翼软剑,嬴墟两指夹住楚漪安的蝉翼软剑,“你刚才说什么,长乐哥哥,牺牲自己的命?”

  “秦长乐用自己半条命,换了你跟百里千泷的命!!!而你亲手要了他的命!!!”

  “看到没有,那个小女孩,她就是你的女儿!秦若依,她被秦长乐和百里千泷,当做宝贝!!!”

  “不是的!!!”

  “不是这样的!!!”楚漪安听到这个消息,后退几步,举着剑,“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

  嬴墟反手,挥动折扇,百里千泷被掀飞数米,百里千泷倒在地上,鼻息间流出红色的液体。百里千泷,拖着虚弱的身子,运起乌虚步法……

  在众人眼里,逃之夭夭……

  “想走!!!”

  “惊天斩!!!”秦长乐趴在地上,将《洗髓经》用到了极致,他不能让泷儿......泷儿......死!决不!而他的命,也走到了尽头……

  一阵巨响,一阵烟尘过后......

  嬴墟,萧云狂,温虚林,楚漪安,南宫沣......看着地上一堆狼藉的尸体,并没有见到秦长乐,百里千泷的尸体。

  “我要杀了百里宸!!!”楚翊渊头发披散,看到待在原地的百里宸,秦若依。而萧云狂拿剑指着楚翊渊,“楚翊渊,你要做什么?”

  “朕要杀了百里宸,还有秦若依!!!”楚翊渊疯狂地说道。

  “陛下,你可是答应过,卿妃娘娘,不杀秦若依的!你难道食言吗?”嬴墟突然出现,楚翊渊发疯地说道:“哈哈哈!元青萝,自己不遵诺言,朕为何要遵守!朕就要杀了秦若依,杀了她!!!”

  “你若是敢的话,孤将重回南梁,手持八荒剑,率领南梁百万大军!!!”萧云狂威胁道,楚翊渊冷笑道:“萧云狂,你以为朕会怕了你吗?”

  “朕......”楚翊渊,忽然发现秦若依早已不见踪迹,就剩下了百里宸。

  “那朕杀了秦长乐的孽子!!!”楚翊渊的长剑,直接刺向百里宸的时候,忽然一道剑气从天外飞来,一个红衣邪魅男子出现。

  “萧玦......小皇叔!!!”萧云狂说出此人的名讳。

  “我叫宁玦!”红衣邪魅男子,宁玦。

  “南梁曾经的战神,宁王,萧玦!”嬴墟说道,“久仰大名!”

  红衣邪魅男子,凉凉一笑,拉起百里宸的手,百里宸是泪水满脸,一副唯唯诺诺的模样,他摸了摸百里宸的头,自嘲一声:“战神,呵呵!我已舍弃皇姓,世上已无萧玦,唯有宁玦!百里宸,我带走了!谁敢不服!”

  “剑神诀!”

  宁玦身后出现无数剑芒,化作一尊神佛!抵挡住身后的追兵。

  宁玦带着百里宸,来到别处,宁玦看着百里宸,而此刻,百里宸脸上挂着晶莹的泪水,“百里宸,你是回北曜,还是回秦家?”

  “跟着你!哼哼哼……”

  “为什么?”

  “因为,你就是父王……王,给我找的……师尊!”百里宸揉着眼睛,声音哽咽道。

  “你不回北曜,秦家吗?”

  “……”

  “别哭了!我知道你,你的性子不是这样的!”宁玦是一眼看穿百里宸的假哭,假的唯唯诺诺。也就骗骗……除了嬴墟以外,那一群傻子。

  “啊……!”

  “正常点!你若是不回答我的问题,我就把你扔还给他们!”宁玦假意威胁道,“反正,你父王母妃,救不了你!”

  “回答什么……哼哼哼……”

  “不回北曜,秦家的原因,到底是什么?”

  “等着他们来害……我吗?”百里宸拭去脸上的泪水,吞吞吐吐,带着满腹的悲伤,“能在……半路袭击,我,我父王,那就是……提前,提前……知道路线,有内鬼……鬼,鬼……出卖我,我,父……父王!”

  “好好说话!别哭了,跟个小姑娘一样!”宁玦有些头大的说道。

  宁玦不说还好,一说百里宸的眼泪,犹如开了闸的洪水一样,一发不可收拾,百里宸吼起来,“呜呜呜……哇哇哇……我……我就是想哭……我父王母妃……妹妹,我成了……孤儿了!再也没有人,会真心对我了!”最后一句,出自真心。

  坊间都说北曜世子,是一个动不动就哭,打不得骂不得的爱哭鬼,文不成武不就的。可他真的是一个爱哭鬼吗?秦长乐和百里千泷的儿子,会是一个废物!

  这小子心里一门清,真正不回的原因,那是这小子,怀疑秦家,或者百里皇室,绝对容不下他。

  “我记得,你父王母妃,给你取的名字,叫做舒宸!以后,你便叫做宁舒宸吧!”

  宁舒宸!

  破庙里

  百里千泷扶着抱长乐残破的身躯......

  “泷.....”

  “长乐哥哥,你放心!!!我会救你的!北黎教......咳咳咳!!!你放心,若儿,宸儿,已经被人救走了!!!”百里千泷看着已经奄奄一息的秦长乐,秦长乐满脸血污,他有多么地不舍......

  “嘭!!!”

  百里千泷见到外面一束烟花,“长乐哥哥,援兵到了.......我,你等我!!!”

  百里千泷走后

  一个黑衣长袍出现......

  秦长乐微微睁开双眸,眼前模糊的一切,就听见一个熟悉的声音,“长乐,嬴墟说的很有道理!”

  “你......”

  “长乐,你放心!我找个合适的机会,会送百里千泷去陪你!不过,我现在需要的是,百里千泷,百里皇室,北黎教,恨死楚元皇室,南梁皇室,以及在场截杀你的人!!!还有一个消息,你的宝贝若儿,她不会说话了!”

  “宸儿,若儿,体内的子蛊已经被彻底激活了!!!日后,他们会为你掀起腥风血雨!!!”

  “咳咳咳!”

  “若儿......”

  “碎心掌!!!”蒙面人一掌覆盖在秦长乐的胸口,与嬴墟刚才打中的那一掌。秦长乐感觉到了体内,内脏骨头全部碎裂,呼吸越来越痛……意识越来越模糊,一切都到了……

  黑衣长袍笑了笑道:“长乐,嬴墟说得没错!一切都为了大秦皇室!!!所以,你必须死!!!对了,忘记告诉你,碎心掌,原本是大秦功法,在大秦皇室灭亡后,被楚元皇室所得!在收录的秘籍上,被我撕掉了!所以,你不知道!现在,会碎心掌的,也只有,我,嬴墟,还有楚翊渊!”

  “我知道,你放不下若儿,宸儿!你放心,我会好好照顾他们!!!总有一日,我大秦皇室,必将卷土重来!!!”

  “你知道,你的回去线路,是怎么被发现的吗?是朝中保皇派大臣合谋,三国合作。只是,因为,你有风云骑,倾散军,你守护的天下,反而只记得,你这无极王拥兵自重!”

  “......”

  “这个拿好,这是楚翊渊袍子上专用的丝线!”

  “长乐哥哥......”百里千泷看到心爱的人,死在了破庙

  一个月后

  北曜

  倾散军营

  “倾散双子,听宣,废除......”

  “嘶!!!”一道血线出现,倾散双子,分别是慕白衣,北宫晟。两人杀了宣布圣旨的人。

  “倾散军造反了!”

  风云骑军营

  “风云将,鹿承衣,听宣......”

  “嘶!!!”一道血线出现,风云骑四将之一,应该说是双将之一。原本四将,是君漠乾,段轻晚,百里颜天,鹿承衣。前两位已死。鹿承衣杀了宣布圣旨的人。

  “风云骑造反了!”

  “鹿承衣,本王敬你是一条好汉,日后,风云骑再无,你的位置!”百里颜天说道。

  “风云骑听令,无极王蒙冤,陛下受人蒙蔽,我等要清君侧!”

  北曜最强两支王军,风云骑造反,倾散军下落不明......

  在北曜,百里皇室,以拥兵自重为由,将无极王府削去兵权,封锁无极世子,百里宸失踪的消息,将其过继到太子百里凌天名下,从此,成为太子之子。

  百里千泷,由于秦长乐的死,他的尸体消失,陷入了自我封闭......

  而秦若依,被南宫沣在那场截杀里收养,送到了楚元天元城,她有了一个新名字,南宫衍(颜)。(南宫沣的母亲,姓颜!)

  同一时间,楚元皇室以无极王身怀大秦至宝,“无极”,将无极王府阖府查抄。

  楚元公主府

  “殿下,没有找到百里宸殿下的消息!也不再,雍华长公主身边。”

  “长乐哥哥,我一定会找到你的孩子,我会把他当做自己的儿子抚养!来人,重金悬赏,谁能找到本宫与无极王之子,赏金万两!”

  雪山之巅云散阁

  还是,那个黑衣长袍,他抱着秦长乐的尸体,来到了云散阁,让慕白衣打开了密室。蒙面人将秦长乐,放入了冰棺。

  “长乐,终有一日,我大秦皇室,一定会一统天下!”

  “天理昭昭,宸儿,若儿,定会为两府(楚元的无极王府,北曜的无极王府),沉冤得雪!!!”

  “倾散军,风云骑,你的嫡系王军,定会卷土重来!!!”

  “我会让楚元皇室,百里皇室,南梁皇室,让他们用情,用命,用江山来为你的死,付出代价!”

  黑衣长袍走了,就在这一刻,秦长乐胸口的那块龙鳞,化作一道微弱的光芒,而秦长乐的手指微微动了一下

  而凤知意此刻出现,手一扬,将冰棺盖上,将自己的手掌心划开,鲜血流入冰棺,一个红色的凤凰法印,印在冰棺上,“长乐兄,我可保你尸身不腐,你放心。你的衍儿,我会好好照顾的!绝对不会让人欺负她!”

  而这个时候,一个白衣女子出现,见着凤知意的行为,阻止道:“知意,你在做什么?你的凤凰血,多珍贵不知道吗?”

  “慕月舟,请你不要再管我了!还请师尊,放过我凤知意!”凤知意冷冷地说道,他似有怨恨地说道:“要不是你拦着我,我会赶不到吗?长乐兄,就不会死!”

  “我不想放手!知意,介入秦长乐的事情,你要受到业障,我怎么忍心呢!”慕月舟将手放在凤知意手背上,目光柔和,“你想救秦长乐,你的凤凰血是第一步,保护他尸身不腐。第二步,需要我的龙血!现在,龙血给他,他的身体受不了。第三步,你将那八颗凤凰血的太清上元丹给炼化,再注入他体内就好!”

  “慕月舟,我不需要你给我背书,天下龙那么多,何必要你这一条!”凤知意转身离开,“我随手杀一条,等时间到了,把龙血交给衍儿!”

  “其他龙血,受得了你凤凰一族,凤皇的凤凰血吗?其他龙会放过你,只有我的龙血,我九天玄龙的血,才可以!只要你娶我,我便把龙血,给你口中的衍儿!”

  ......

  ......

  “泷儿!你怎么又做噩梦了?”秦长乐轻轻唤道,百里千泷看到秦长乐还在,紧紧搂住秦长乐,“咳咳咳!泷儿,你放手,我有点难受!”

  “长乐哥哥,你......不是死……”

  秦长乐轻轻将百里千泷搂在怀里,轻轻拍着她颤抖的后背,“我在,我在!我们刚刚大婚,说什么不吉利的话!”

  原来,刚才是梦!

  好真实的梦,好真实的画面!

  “我们在哪里?什么大婚!现在是哪一年?”百里千泷问道。

  “泷儿,这是秦家!昨日,是君秦联姻!今年是楚元历142年!”

  “可是?”

  “泷儿,我带你去看一些人!”秦长乐拉起百里千泷,来到秦家的大厅,就见着元青萝,秦长松,南宫流,萧云念,温如雪,唐四郎,君漠乾,上官秋。

  “长乐,千泷,就等你俩了!”

  “表哥表嫂,你们俩人的速度真慢!果然是春宵一刻值千金,从此君王不早朝!你说呢,是不是啊!雪儿!”

  “萧云念,你给我消停点!”

  “长乐,你跟百里千泷,亲一个!”好事的南宫流说道。

  “来,亲一个!”

  “亲一个!”

  “唔!”秦长乐搂过百里千泷,贴住她的樱唇,“泷儿,我爱你!”www.letnovel.com

  生生世世,永不分离!

  云散阁

  地宫外

  “青城道法,三花聚顶!聚!”

  “少林佛法.......”

  “皇兄,不要!”秦若依说道,她最后来到百里千泷,秦长乐的尸体面前,她抱了抱自己的父王母妃,她知道这一次,便是永别!

  秦若依双膝跪在地上,嚎啕大哭道:“父王,母妃,若儿,这个神医没用啊!我的医术救不了,你跟母妃。我跟皇兄,千辛万苦,找到的龙血,不能救你!!!”

  秦若依突然想到了什么,大声喊道:“师父,师父......请你现身,救救我父王,救救我母妃!”

  “衍衍,你说什么呢!”百里宸一看到情绪激动的秦若依,误以为,这是要发疯的前兆,赶紧制止秦若依。

  突然,红衣金冠,凤知意突兀地出现。他手里挥出几颗金色的丹药,那正是当年,秦长乐送给凤知意的八颗用凤凰血,炼制的太清上元丹。而凤知意,早将这丹药给炼化。这便是,大秦皇室最初,一直所追求的长生不老药。

  八颗金丹,进入秦长乐,以及百里千泷的体内。而百里宸眼尖地看到,秦长乐的手动了一下,“衍衍,衍衍,父皇的手动了!父皇的头发,变成黑色了。”

  “皇兄,母后的手也动了!”

  秦长乐坐起来,看到怀里的百里千泷,也睁开了明眸。秦长乐低声温柔地唤道:“泷儿,泷儿......”

  “长乐哥哥,我......我刚才.......”

  “宸儿,恭请父皇母后万安!”

  “若儿,恭请父皇母后万安!”

  “你们是......”秦长乐有些转不过弯来,看着眼前两张熟悉的脸,秦若依拿出脖子上,那块雌鳟鱼玉佩,给秦长乐看。

  “你是孤的若儿!”秦长乐跳出冰棺,将秦若依搂在怀里,“若儿,孤的若儿,父王记得,你的声音,之前是......”

  “父皇,我全好了!”

  “母后,我是宸儿啊!”百里宸将百里千泷抱在怀里,“宸儿,真的,真的,好想念......好想念母后!”

  百里千泷看着长大的百里宸,声音温柔道:“母妃,也好想念你们!”

  “对了,你们为何称我和你们的母妃,为父皇和母后?现在是什么时候?”秦长乐问道。

  “现在,旧历楚元历170年,我和衍衍,已一统三国,现在的国号,为秦元国。”百里宸说道,当然,追封这个事情,还是不说了。

  “那你们,秦元,秦元!谁娶了元洛水?”秦长乐突然问道,秦元,秦元,不就是指秦家和上元一脉的结合。

  “一定是若儿!”百里千泷说道。

  “为什么?”

  “长乐哥哥,你忘了我们的若儿,从小就惦记人家!”

  “母后!”秦若依娇嗔道。

  “衍,你怎么还不出来......”

  “宸,你在哪里?”

  元洛水,楚卿雪两人,见秦若依,百里宸磨磨蹭蹭,一进来,便看到秦长乐,百里千泷。元洛水连忙跪下道:“洛水,拜见师父!”

  “喊什么师父,喊父皇母后!”秦长乐说道。

  “卿雪,拜见父皇,母后!”

  “洛水,拜见父皇,母后!”

  一个月后

  “长乐哥哥,我们俩就那么溜了,把若儿直接丢在了皇宫。不好吧!”百里千泷很愧疚地说道。

  秦长乐怀里搂着百里千泷,双手穿过百里千泷的下腋,两人骑在一匹白马上,闻着百里千泷身上的淡淡清香,就听见百里千泷,继续抱怨道:“宸儿,也真是没担当,跟卿雪一起跑了!若儿……本宫的若儿,那里吃过如此苦的差事!”

  “那你怎么不去帮她?”秦长乐凉凉地说道。

  “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本宫的若儿,连这点苦,都吃不了!那就不是本宫的女儿!”

  “说实话!”

  “本宫,都已经出来了!怎么还能再回去呢!若儿,已经不是小孩子了!不需要,本宫日日哄着!”

  “若儿,若儿……开口闭口若儿,若儿,在我的怀里不许提其他男的,女的!尤其是你的小情人(百里宸),小情敌(秦若依)”秦长乐假装生气地说道。

  “哟哟哟!本宫,还未说完呢!”百里千泷惬意地靠在秦长乐怀里,而秦长乐的美人颌靠在百里千泷的肩上,他说道:“那是什么?”

  “本宫,现在不想告诉你了!”

  “不告诉我,便不告诉我!那本皇告诉你,小美人,本皇打算带你私奔。之前,那些年身上担子太重!本皇,打算重新再追求你一次!”

  “讨厌!都老夫老妻了!”

  “这叫做情趣!我们的缘分,始于君山,那还是从君山在开始吧!”

  秦长乐拉着百里千泷的手,来到君山,天边无数孔明灯,点燃了整个星空,美轮美奂,“泷儿,这就是,我想送你的万家灯火,海清河晏!喜欢吗?”

  “喜欢!”

  “那你愿意跟着我秦长乐,从此浪迹天涯!踏遍千山万水,游览盛世山河。”

  “我愿意!”

  “我秦长乐,此生愿与百里千泷,执子之手,与子偕老!不知,百里殿下,愿不愿意,再嫁给我一次!”

  “我愿意!”

  烟花齐放……

  而烟花流光溢彩,赫然出现几个大字,秦长乐一生挚爱百里千泷……

  “百里千泷,我秦长乐告诉你,你是我生生世世最爱的人!”秦长乐用内力,将声音在整座君山回荡,“你愿意,每一生每一世,都嫁给我吗?”

  “我愿意!”

  “泷儿,我好爱好爱你!”

  “长乐哥哥,我也爱你!”

  烟花下,两道身影紧紧拥抱在一起。

  秦若依站在元洛水身边,“我就说吧!我父皇绝对是语言上的巨人,不然如何,把我那聪明的母后骗到手里!但,是个行动上的矮子!关键时刻,还是要靠我!我继续放烟花!”

  “你说父皇的时候,麻烦看看自己,你也是!”元洛水明眸一挑。

  “我有你一个诸葛在世,蕙质兰心的娘子,帮我处理政事,我有什么不放心的!”秦若依嘴甜地说道。

  “哼!女帝陛下,邪门歪道一大堆!”

  “有上元宫主,武林正义在,朕绝对不会走歪门邪道的!”

  “还不走!等着看父皇母后发现你!”

  “我们来都来了,去江南玩一玩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