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冠宁请客,请的还是两家冠军队的成员,自然不可能是在熙熙攘攘的公共区域。

  带着人来到VIP区其中的一处自助餐厅,楼冠宁本来是想要包场的,奈何此时正是饭点儿,已经有客人进来吃上了,而若是再换个地方的话……管家附耳同他讲了两句后,楼冠宁只好作罢,招呼众人到厅中最宽敞的西式长桌边坐下。

  三家战队倒不是全员到场了——毕竟不是所有人都喜欢社交。微草这边算是来得最全的,不仅正副队长都在,其他如高英杰,刘小别,柳非等人也都在。霸图这边就只有当时在场的四个人和森森,以及作为亲友的孙哲平。义斩则只有楼冠宁和钟叶离以及刚刚才加入的老白在,剩下的三人楼冠宁已经微信通知了,目前正火速赶来中。

  这处餐厅主打西餐和自助海鲜,众人通过小程序分别点了主食后,又纷纷起身去取一些自己喜欢的食物。森森本想跟着一起去,张佳乐把人按在座位上,笑着说他知道她想要吃什么。

  听张佳乐这样说,森森顿时露出甜蜜的笑容,乖乖地就坐在那里等着了。周围的人见状,没心思的还好些,顶多吐槽一句两人虐狗;有心思的人嘛,那就……

  楼冠宁酸溜溜地被钟叶离拉走了,途中还被青梅嘲讽,问他还记不记得自己姓什么,又还记不记得刚刚他是怎么评价的文客北。楼冠宁试图辩解:“我又没有别的意思!就是……”

  钟叶离不耐挑眉:“就是什么?就是欣赏?——还是就是嫉妒啊?”

  楼冠宁小声嘀咕了一句:“枪王都抵抗不了的你让我抵抗这不现实……”

  钟叶离没有听清:“你说啥?”

  楼冠宁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算了,没什么。”脸上的表情突然很沮丧。

  钟叶离不太相信地扫过来一眼:“啧。”但愿是真的,毕竟……她可不想看到自家的小伙伴们兄弟阋墙。

  张佳乐因为拿的东西多,一时倒是还没回来,率先回来的是坐在霸图对面的微草队长。

  王杰希远远走来,望见桌边只有森森一个人的身影时不由地心中一动,只是他也想不明白自己心中的那抹悸动到底是……脚步便不免慢了些。

  然而,就是在他短暂迟疑的两三秒内,一道身影突然出现在视野内,径直冲着森森的方向就去了。

  “……?”王杰希开始还以为那是张佳乐,谁知定睛一看,发现居然是个陌生人——除义斩外,微草和霸图的队员全都穿着队服,而孙哲平穿的是休闲服,那个人却西装革履,一副衣冠禽兽的草包样儿。

  没发觉自己不自觉便地图炮了一把,王杰希加快脚步,赶到近前时恰恰好捕捉到了森森的拒绝:“不。”

  察觉到王杰希的到来,森森向着他的方向投来一瞥,只是大概是和他不熟?因此又轻飘飘地收了回去,对着那前来搭讪的男人道:“我有恋人了。”

  那男人的眼中满是惊艳迷恋之色,对于森森的拒绝充耳不闻,依旧固执地停留在森森身边,试图将这流落于人间的缪斯诱入股掌间:“我是……”

  “让一让。”王杰希不客气地插入进来,打断了男人话语的同时,还将摆满杯碟的餐盘往森森的面前一搁,身子则一撞,就把人从森森的身边挤走了。

  “???”男人短暂踉跄了一下,抬起头来才发现不知何时来了个王杰希,而且看王杰希径直将餐盘放到森森面前,肢体语言很亲近的样子,他顿时就误会了,神情险恶地瞪了王杰希一眼后,就又问森森道:“他就是你的男朋友吗?”

  王杰希挑了挑眉,正准备用默认的姿态把人给赶走,不料森森非常诚实:“不是。”

  说完,森森显然是有些不耐烦了:“你还有事吗?”

  男人理了理衣襟,努力向着森森笑了一下,装出副风流倜傥的模样试图再说些骚话:“我……”

  然而男人的话语再一次被打断了。

  韩文清从拐角处出现,他原本一手端着餐盘,另一手则拎着扎果汁,突然发现这边出了状况,他顿时把东西往附近的餐桌上一丢,大步向着这边就来了:“森森?出什么事了?”

  “原来你的昵称是森森……”男人半是迷恋半是恼怒地喃喃,又将目光投向韩文清,用一种明显带着嫉妒的表情问,“所以那个才是你的男朋友?”

  王杰希皱眉,扫视了周围一圈儿后向着路过的一名侍者招招手,准备找酒店的工作人员来将人给“请”走。

  然而直到韩文清来到近前,将森森的身影遮了个严严实实后,王杰希这才惊觉自己一直没有听到森森的答复——关于男人再次问森森,韩文清是不是她男朋友的那个问题。

  “……?”所以这是怎么回事?因为和我不熟,所以要专门澄清我不是你男朋友;但因为和韩文清熟悉,所以就不澄清了吗?

  王杰希不知为何开始纠结起其他事情时,义斩的两人也取完了餐点,端着餐盘回来了。

  楼冠宁因为没什么胃口,餐盘上只摆了两碟小糕点,旁边钟叶离餐盘上的沙拉种类看起来都比他要多。

  钟叶离恨铁不成钢,正念叨着试图转移小伙伴的注意力呢,抬头一看发现森森那边似乎出了些状况,于是抬起手肘戳戳楼冠宁:“那边怎么了?”

  楼冠宁抬头一望,脸色顿时就是一黑:“那人是不是在缠着森森?”

  钟叶离懒得计较原本的“森森妹子”什么时候变成了“森森”,抬抬下巴道:“那你去解决。”

  其实哪里用钟叶离提醒?楼冠宁已经招手示意侍者过来了:“怎么回事?”他跃跃欲试地问。

  侍者将情况解释了一下:简单地说就是那人试图搭讪森森,被拒绝后还不甘心,因此一直在纠缠。

  楼冠宁心说以森森的容貌,会碰到这种事情我可真是一点儿不意外。

  正要上前做(拉)调(偏)解(架),余光突然扫到个熟人,楼冠宁定睛一看,不由地便有些呆:“叶神?”

  楼冠宁和叶修算是挺熟悉了,虽说现实中还没见过面,但是视频通话什么的总是有的,因此一眼就把人给认出来了。然而认出来后,不知为什么,他又觉得叶神看起来似乎有哪里不对:难道是因为对方平时衣着闲适,现在却穿着妥帖的定制西服,温文俊秀看起来几乎令人产生自己正身处宴会的错觉……?

  钟叶离也发现了“叶神”的存在,同时发现了的还有正跟在叶神身边的她的三个小伙伴。

  向着文客北等人招了招手把人喊过来,钟叶离问:“你们怎么和叶神碰上了?——老冯不是说了邀请失败,叶神拿退役身份当挡箭牌说什么都不肯来吗?”

  邹云海和顾夕夜对视一眼,又看向旁边正盯着事故中心的楼冠宁:“所以你们也觉得那是叶神?”

  钟叶离一愣,楼冠宁也回过神来,奇道:“不是叶神是谁?”

  文客北举手认错道:“其实关于之前的那次宴会,我隐瞒了一点点内情——”

  义斩五人刚说了两句话,那个赖在森森身边说什么都不肯离开的家伙不知为何突然放弃,擦着文客北的肩膀从他们身边怒气冲冲地离开了。文客北掸了掸肩头不存在的灰,皱眉瞥了那个人一眼:“那谁啊?怎么回事?”

  楼冠宁没时间回话,而是反应很大地将头扭过去,望向包围中心森森的方向:咦咦咦咦咦?他不过就是走了下神,和小伙伴们说了两句话,怎么那边的冲突居然就解决了?——谁搞定的?

  另一边,长桌旁。

  韩文清用略带迷惑的目光上下打量了一会儿面前的男人:“……叶秋?”

  望着轻轻挑眉,从兜里摸了根烟出来的男人,王杰希不知为何总觉得有哪里不对:“叶神你不是拒绝了老冯,说你不来参加活动吗?而且你这一身……”

  男人将目光投向了森森。

  森森正将面前放着的王杰希的餐盘推还给他,注意到男人的视线,她向着他笑了笑,态度大方地道谢:“谢谢你帮忙把那个家伙给赶走,他实在是太烦了。”

  顿了顿,女孩儿歪了下头:“那么你的名字是……?”

  韩文清一愣,继而猛地转过头去,重新细打量起男人的五官。倒是王杰希,因为不太清楚森森的交友情况,还以为森森这是不认识“叶神”,于是好心帮她科普道:“这位是叶秋——”

  男人突兀地一笑。

  相比起叶修的笑容,此人的笑容虽说同样带了些调笑,还挂着一丝因扮演成功而起的细微的得意,但,他真实的气质比之叶修要更斯文安静些,看起来有种彬彬有礼的疏离感。www.letnovel.com

  这样一来,就连王杰希都察觉到不对了:“你……”

  叶秋大大方方地伸出手,递到了森森的面前:“你好,我是叶修那个家伙的亲戚,你就喊我……唔,‘叶弟’如何?”带了点儿玩笑般地这样说,末了,还学着刚刚森森的样子可爱地歪了下头。

  森森眨一眨眼,伸出手在青年修长的掌间蜻蜓点水般地一触:“你好。”顿了顿,清澈的目光流转,徜徉在叶秋俊秀温雅的面容间:“……小叶?”

  咦?比我想象中的要敏锐。叶秋惊讶了一瞬,继而收回手,真心实意地笑了笑:“嗯。”

  “真高兴能认识你,森森。”

  ——又或许是我未来的嫂子?叶秋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