柠檬小说 > 言情小说 > 嫁权臣 > 第 17 章 【17】
  时锦的眼神轻飘飘的,好像只是很随意地扫了一眼。

  仅仅是须臾便挪开,可齐嬷嬷却下意识呼吸一紧。

  她来相府,当然不仅仅是为了帮忙照看婴孩,但真实目的,时锦又能猜到多少?

  齐嬷嬷不清楚,恰恰是因为一无所知,才愈发不安。

  她肯定是要想办法留在相府,但在时锦面前,现在的她毫无把握。

  短短几息,齐嬷嬷脑海中浮现出不少应对之策。只要时锦拒绝,这些说辞就能顺势派上用场。

  出乎齐嬷嬷的意料,时锦只轻轻笑了声,显得极好说话:“既是皇后娘娘体恤,断没有推辞的道理。只是月月认生,恐怕要劳烦齐嬷嬷在府中多住几日,待熟悉之后,再来教养。”

  齐嬷嬷一怔,但也很快漫上喜色:“单凭殿下安排!”

  侍女带着齐嬷嬷去收拾行李。

  管家忧心忡忡道:“夫人真要将小小姐交给齐嬷嬷照看?”

  时锦望着齐嬷嬷的背影,微微眯起眼:“我怎么敢让她接触小三月?”

  齐嬷嬷意不在此,时锦和她心照不宣。

  见管家眉毛都要拧成一团,时锦笑着解释:“赶走了齐嬷嬷,皇后还会再派其他人。与其来回折腾,不如放一个我了解的人在眼皮子底下,好歹知己知彼。”

  管家了然,顿了下,终究是没有按捺住心中的好奇:“可是夫人,皇后为何无缘无故要派人来相府为难?”

  时锦讶异:“你不知?”

  管家更为不解,迟疑问:“老奴,应当知道?”

  时锦:“……”

  时锦想了下,反应过来:“想来是忘记告诉你了。”

  管家下意识屏住呼吸。

  时锦轻描淡写道:“上回在红袖招,石妈妈口口声声念叨的‘世家公子’,是武安侯的二公子。”

  能让石妈妈不顾往日情分,定要逼长思嫁人,那家定然富贵泼天。

  这样的府邸,上京城中屈指可数。石妈妈脱口一个“武”字,时锦立即就联想到了。

  管家没想到还有这层渊源,大为惊骇:“皇、皇后这是为侄子讨公道来了?”

  这岂止是来者不善啊!

  时锦若有所思道:“恐怕不只如此。”

  *

  时锦被管家推着回到主院,还未靠近,便听到一阵撕心裂肺的哭嚎声。

  她心头一跳,催促着管家赶紧进去。

  知蕊被小三月折腾得焦头烂额,看到时锦就像看到救星似的,狠狠松了口气:“姑娘可算回来了!”

  时锦抱过小三月。小婴儿哭了好一阵,此刻脸上布满泪痕,小脸哭得通红。时锦好一阵心疼,柔声晃着她哄。

  小三月在她的怀中渐渐平静下来,不多时,只余下抽抽嗒嗒的啜泣声。

  时锦轻声问:“怎么突然哭起来了?”

  知蕊更是一头雾水,泄气道:“姑娘离开没多久,无缘无故地就开始哭,怎么哄都停不下来。”

  时锦轻点着小三月的鼻尖,弯了弯眼睛:“月月是想姨姨了是不是呀?”

  小三月不知听懂没有,以为时锦在和她玩,“啊啊”叫着费力去握她的手指。

  时锦不知疲倦地陪她玩儿,抽空递给知蕊一方手帕:“拿温水浸湿了给我。”

  知蕊应了声“好”。

  刚一转身,迎面撞见顾云深进屋。

  时锦扬眉:“相爷今日不忙?”

  “忙。”顾云深言简意赅,视线落在她怀中的小三月身上。

  婴儿早期哭闹是常事,他担心时锦一个人哄不来,一下朝便着急忙慌地赶回来,稍后还要赶去官署处理公务。

  时锦正欲再问,眸光瞥到他手中提着的油纸包,眼睛霎时一亮。

  还没来得及惊喜,就见顾云深顺手将东西递给知蕊,吩咐她装好盘子端过来。

  时锦张了张嘴:“……”

  她的脸色肉眼可见的从惊喜滑落为灰败。

  顾云深正疑惑着,就见一旁的知蕊掂了掂糕点,转头质问时锦:“相爷买给姑娘吃的?”

  知蕊没忘记时锦方才的眼神,有惊喜却没意外,一看顾云深给她买糕点这事就不是只出现过一次。

  时锦眼神闪躲,病急乱投医,信口道:“啊,兴许是给小三月买的吧。”话一出口,仿佛就有了底气,怕知蕊不信,她又望向顾云深,振振有词道,“小三月还没长牙,怎么能吃这些东西呢,下次别给她买了!”

  顾云深:“……”

  知蕊:“……”

  知蕊无奈道:“姑娘还知道月月没长牙?”编理由好歹找个可信度高的。

  时锦嘴唇翕动,没来及开口,就见知蕊冲她摇了摇糕点。

  知蕊笑得和善,语气却平铺直叙:“没收。”

  时锦试图挣扎:“……别吧——”

  知蕊对于她的挽留和不舍视若无睹。

  时锦眼睁睁看着自己就要到手的糕点不翼而飞,攒了一腔怨气,幽幽望向顾云深,控诉道:“你给我买的糕点,为什么要交给知蕊?”

  顾云深:“……”

  顾云深也没有想到会出现这样的走向。

  时锦好似执着的要等一个答案,定定看着他,眼也不眨。

  小姑娘了无生气的表情直直映在眼中,顾云深颇有些心虚,又有些不解:“知蕊为何不许你吃糕点?”

  时锦一阵无言。

  总不能说在岭南时吃糕点没有节制,吃坏了牙,大夫不让多吃吧。

  这话若是说出口,不需要知蕊阻止,顾云深立即就能让“糕点”这类的小食从府中消失。

  她想到糕点被没收这件事就心绞痛,心绪不静,委实想不出合宜的托辞。

  时锦鼓了鼓腮帮子,绷着脸,麻木道:“相爷不如去问罪魁祸首。”

  语气不善,可眼神却显得水润润的,染了些不甘的眼神中不自觉流露出几分无辜。

  顾云深莞尔,抬手揉了下她的发顶。

  小姑娘的头发柔而顺,发质轻软,摸上去手感极好,像是从上好的绸缎上轻轻拂过一样。

  不等时锦抗议,顾云深善解人意道:“好,阿沅不愿意说,那我就不问。”

  小三月咿咿呀呀地发出抗议声,像是不满没人陪她玩。

  顾云深垂眼,看到她泪痕遍布的小脸,不无意外道:“三月又闹了?”

  时锦探过去手指陪她嬉戏,小三月果然又咯咯笑起来。

  时锦松了口气:“方才哭了一阵。”www.letnovel.com

  顾云深点了下头,移开视线:“我回官署,今晚回来和你一道用晚膳。”

  时锦“嗯”了声,忍不住抬头,面色挣扎,欲言又止。

  顾云深不避不躲的迎上她的视线,摆出愿闻其详的姿态。

  时锦嘴唇翕动,半晌,挫败道:“……相爷慢走。”

  小姑娘眼神中的不情不愿显露无疑,和被知蕊抢走糕点后的神情陡然重合。

  顾云深稍加思索,上前一步蹲在她的轮椅侧,了然问:“阿沅念着那份糕点?”

  意图被看穿,时锦也不再掩饰,索性破罐破摔,大大方方地“嗯”了声:“相爷要再给我买吗?”

  “不买。”顾云深故意道。

  拿人取乐还如此理直气壮,时锦一阵气闷,没好气道:“官署忙,相爷还是别在我这里浪费时间,赶紧回去吧。”

  顾云深不恼不怒,好脾气的安抚:“甜口的东西吃多了不好。”

  他不重口腹之欲,对吃食一类的便不大放在心上。前些时日为了哄时锦连日去买糕点,只顾将人哄得开心便罢,如今一见知蕊将东西拿走,才猛然察觉到不妥。

  时锦霎时心神一凛,她不动声色地观察许久,确认顾云深只是随口一说,紧张才稍稍散了些。

  时锦不满道:“既不能买,相爷提起它做什么?”

  顾云深温和道:“不能买糕点,上京城还有其他小食,回来给阿沅买别的。”

  虽不如糕点吸引人,好在聊胜于无。

  时锦颇为知足的眯了眯眼,声音软下来:“那便多谢相爷了。”

  心情轻快起来,时锦就显得极好说好。

  她主动将小三月抱起来,小心翼翼地递到顾云深身前:“给。”

  顾云深以为她抱累了,顺势接下。

  怀里的小三月似乎察觉到动静,睁开眼睛,看到熟悉的人,又安心的闭上眼。

  时锦啧啧道:“小三月人小,倒是真机灵。”她探身上前,点了下小三月的鼻尖,颇有些自豪道,“你咋这么聪明呀。”

  顾云深笑了声,与有荣焉道:“近朱者赤,跟在阿沅身边,总要习得阿沅几分聪慧。”

  时锦侧目,没有谦虚,坦然应下了他的夸赞:“那姨姨就多抱抱小三月,让小三月更聪明!”

  时锦说着要去将小三月抱过来,却被顾云深侧身躲过。

  时锦一怔:“你干什么?”

  顾云深体贴道:“你再歇会儿。”

  顾云深回来到现在,一直都是时锦在抱小三月。

  小孩儿虽不重,可一直抱着她,长时间又保持一个姿势,也容易让人劳累。

  时锦下意识警惕道:“念着你要给我带小食,我才许你抱她的,你不要得寸进尺。”顿了下,又忍不住酸道,“推了政务回府不说,抱住了又不肯撒手去官署,相爷就这么喜欢小孩儿?”

  话一出口,时锦就知道自己没有克制住又失言了。

  她懊恼地拽了拽腰间的环佩,垂头丧气的。

  “不是为了三月回来的。”

  耳边忽然传来顾云深的声音,清润有力。

  时锦还没回过神,小三月就重新被放入她的怀中。

  时锦下意识将人搂好,怔怔抬头。

  “是怕阿沅一个人哄不来三月又要劳神,这才匆匆回来的。”顾云深仿着时锦的动作点了下她的鼻尖,无奈道,“阿沅怎么总是防备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