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白色口哨未删减书包网 > 分卷阅读21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letnovel.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说:“等会吃。”

    纪舒灵说:“我记得那个时候我们四个人经常逃t育课,一起逃到后面废弃的教学楼里打牌吃东西,那时候可真开心。”

    苏怡低下头,面se有些红。

    李蔓静静听着。

    都不说话了,似乎在等裴邺坤的发言。

    裴邺坤说:“十来年前的事情记不清了。”

    他的态度显而易见,气氛僵yj秒,钱江海用尴尬的笑声救场,说:“对了,你没对象,上回过年在镇上遇到,记得吗,我旁边有个男的,是我朋友,对你有点意思,后来一忙就忘了,这会要办婚礼才想起这茬,他现在依旧单着,等会他来,你看看人,中不中意。”

    李蔓礼貌x的说了个好字。

    裴邺坤想到徐洁的那个朋友,这会又蹦出个,他对李蔓说:“你挺吃香的。”

    李蔓说:“你也是。”

    能让nv生都恋恋不忘那么多年,这本事她比不上。 s1();

    裴邺坤呼出口烟,轻烟如丝,他漫不经心的说:“那咱俩倒是挺配。”

    第十五章改错字

    坐在边上的苏怡把这话听得一清二楚,他这句话似乎正好能从前他那些举动,答案刚刚好。

    他这句话听不出任何情绪的话刹得李蔓措不及防,她冷静p刻,权当又是一句玩笑话。

    张绍云踏入这件包厢前整了整仪表,推门而入,迎来钱江海的欢迎。

    裴邺坤抬起眼p看去,男人穿着衬衫西k,戴着金丝边眼睛,估摸着应该是什么国企单位的。

    李蔓头也没抬,吃了j口凉拌莴笋,举止文雅。

    钱江海把董昊挪开,让张绍云在李蔓身边坐下。

    他给张绍云介绍说:“喏,这就是李蔓。”

    张绍云打量着李蔓,近看更好看,p肤也白,他伸出手,说:“你好,我叫张绍云。”

    李蔓伸手握手,触碰到很快松开,她说:“李蔓。”

    钱江海说:“你别紧张,别把和客户谈生意那套拿出来,放松点。”

    钱江海回到座位,董昊凑过去,用手挡住嘴说:“你这兄弟我和你打赌,没戏。”

    “你怎么知道?”

    “刚在婚纱店我问老坤了,人姑娘心里有人了,喜欢的很。”

    裴邺坤倒是不知道钱江海会借着这顿饭给李蔓介绍对象,昨儿和他说的是大家一起聚聚,他当初好歹也把李蔓当亲疼来着。

    裴邺坤对李蔓说:“给我拿个j爪啃啃。”

    李蔓给他夹,他又说:“帮我戴手套。”

    张绍云看向钱江海,用眼神询问。

    钱江海说:“忘了介绍,这是小蔓的哥,我好兄弟,他们一块长大的。”

    张绍云点点头。

    张绍云对李蔓说:“我今年三十,做的销售部经理,在江州有房,独生子,大约条件就是这样。嗯你平常喜欢做些什么?”

    李蔓想了想,坦诚道:“我没有什么特别的喜好。”

    在学校上课下课,买菜做饭,闲着的时候看看电影,这会暑假她打算去做家教,她的生活平静如湖面,很难激起涟漪,可这也是她想要的生活,只是还差一点就完美了。

    张绍云不知怎么接话,面对客户时的滔滔不绝这会一点都派不上用场。

    裴邺坤靠在椅子上,慢悠悠的啃j爪。

    张  绍云说:“啊,对了,还不知道你职业呢。”

    李蔓:“美术老师。”

    仿佛找到一个切入点,张绍云说:“老师好啊,这个职业很适合nv孩子,我以前也学过一段时间的绘画,可惜怎么也画不好,你平常都j学生画什么?”

    李蔓其实并没有多大兴趣,但出于礼貌还是回答,道:“按照高考的要求给他们选好画作让他们自己临摹,有问题再讲解修改。”

    “你教高中的?”

    “嗯。”

    “真了不起。”

    裴邺坤把骨头扔盘子里,手伸到李蔓面前,“摘了。”

    钱江海说:“来来来,大家g一杯,咱们都好j年没见了,各自有各自的事业,平日里忙根本没时间聚,下次聚也不知道是哪位兄弟的婚礼了,就你们这些光棍也不知道什时候才能嫁出去,来,g杯!”

    五六个男人起身碰杯,玻璃声音清脆,酒水撞击在一起微微洒出,裴邺坤仰头一口g完。

    钱江海又说:“这一杯,敬咱们j个人的青春友谊!”他看向李蔓裴邺坤又看向苏怡和自己老婆。 s1();

    李蔓拿起边上的酒却被裴邺坤拦下。

    纪舒灵说:“小蔓不能喝酒吗?”

    裴邺坤说:“她一喝酒脸就红,酒量也不好,回头喝醉了辛苦的还是我。”

    李蔓拿起果汁和他们碰杯,苏怡皱着眉强忍着啤酒苦涩的味道一饮而尽。

    男人喝起酒来十八头牛都拉不回,一喝多就变话唠。

    施涛醉的最快,从脖子红到脸,拍桌说:“你们还记得当初上课咱们传卫生巾吗,就把那卫生巾夹在英语本子里用胶水黏住,哈哈哈哈,那老头还问我们是什么,那谁,对,老坤这老油条说是糖,结果被老头叫到外面吃了一节课的糖。”

    裴邺坤嚼着花生懒洋洋笑着。

    回忆起那些往事,当时的点点滴滴现在讲来都沾上一丝搞笑。

    而那个年龄段里唯一慎重又宝贵不能亵渎的回忆,只有他和李蔓的,在那些张扬轻浮的往事下总会有些有分量的事情垫着,就像土囊支撑着花朵,表面花香四溢底下却泥泞腥脏。他和李蔓互相见证过彼此的泥。

    连喝好j瓶,尿意上来,裴邺坤拉开椅子起身去厕所。

    苏怡也起身跟了出去。

    李蔓想到上次徐洁跟着裴邺坤出去。

    张绍云还在找话题聊,李蔓有些无心应敷。

    裴邺坤尿完出来,洗手,镜子里突然出现个人影,他脑袋有些晕,被吓一跳。

    苏怡右手搭在左臂上,踌躇又紧张。

    裴邺坤走到走廊边上,倚在窗户边上呼吸了j口夏天闷热空气,动作娴熟的点烟,绿se植物旁是垃圾桶,上面有烟灰盒,他弹了j次烟灰终于忍不住,看向苏怡。

    “你想说什么?”

    苏怡走到植物边上,植物叶子尖角刮到到她手臂,又刺又凉。

    她说:“我们他们应该和你说了吧,我这次回来”

    “嗯。”

    “我不是胡搅蛮缠,时隔这么多年,我自己也分不清到底对你什么感情,不求以后,就想问问你,当初和我在一起真的喜欢过我吗?”

    裴邺坤长眸轻眯,顺着她的话端思绪飘到那时候,隐隐约约记得些吧。

    他说:“我那时候很混,谈恋ai没个正经,也没喜欢过谁。”

    苏怡得到答案这些年的悬在心里的石头终于落地,但还是有些失落。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