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白色口哨未删减书包网 > 分卷阅读62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letnovel.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

    李蔓目视天花板,问道:“星期j走?”

    “下个星期三吧,再陪你两天。”

    “那边工作平日没有假期吗?”

    “有是有,就是人少,一休假忙不过来,我已经闲两个月了,再不回去职位不保啊。”

    李蔓说:“我会想你的。”

    刚说完这句话她突然支起身子捂住嘴巴,肩膀一抖一抖,裴邺坤将盆接过去,李蔓觉得脏不愿意吐在盆里,她本想奔去厕所,结果来势汹汹,都吐在了盆里,还溅到他手上。

    她晚饭吃的不多,吐到后面都是苦水。

    李蔓眼圈有点红,呕吐带来的自然反应。

    “你快去洗手。”

    裴邺坤放下盆,chou纸巾给她嘴,“我都不嫌脏你嫌什么,自己擦着,我给你拿瓶水去,漱漱口。” s1();

    裴邺坤一进一出,来来回回j趟把地板清理g净,又端着那盆走了出去。

    李蔓倚在床头,身t的不适渐渐得到缓解,她听到外面的冲洗声,即使两个人无比熟悉,但她还是觉得有些羞愧。

    除了母亲也只有他不会嫌弃这些了。

    裴邺坤弄完进卧室休息,把手伸到她面前,“你闻闻,臭死了,老子对你这么好,今晚你睡觉再挤我我就把胳膊塞你嘴里,老是得寸进尺,把我b到墙角,投怀送抱也不见这么猛的。”

    李蔓拍拍里床,说:“坤嬷嬷辛苦了。”

    裴邺坤躺进去,把脸凑过去,“什么表示都没有,还得我来讨要。”

    “虽然漱口了,但是还会有味道,别了。”李蔓关灯,床头留了一盏暖se的小夜灯。

    他不由分说的捏住她下巴就是一个深吻,哪有什么味道,gg净净只有漱口水的清凉味。

    幽幽的光线中他的轮廓依然清晰。

    她心里有g道不明的滋味,ai情和生活好似在这短短的半个多月里已经融为一t,他们甚至不需要所谓的磨合期,不需要过渡期,仿佛天生就适合在一起生活。

    “邺坤。”她轻声叫他。

    “怎么,欠c?”

    李蔓:“”

    “想说什么?”

    “没什么。”李蔓吻他眼睛,说:“睡吧,明天早点起来陪你去拆石膏。”

    裴邺坤也不知道何时养成了一个习惯,他习惯x等李蔓睡着后才能入睡,有时候喊她名字她半梦半醒还会应答,人在梦里会说真话也会讲胡话。

    他有次闲着无事就问她,你ai我吗?

    李老师说:不想再做ai了好累

    大半夜他笑得差点背过气。

    裴邺坤弯弯嘴角,被窝下的大手勾住她的小手。

    李蔓侧个身贴着他手臂睡,他臂膀肌r结实又宽厚,特别有安全感。

    她细软的头发蹭在他胳臂膀上,ss麻麻的,裴邺坤亲吻她脑袋,“真把我当熊仔靠着睡了。看你以后怎么离得开我。”

    李蔓动了动,贴的更紧了。

    “我日,又开始b我了,妈的,明天不打到你pg开花。”

    第三十八章

    晨曦拉开帷幕,恬静的光从细缝中漫入,昨日半夜下过一场暴雨,来的快去的也快,浇灭了积累多日的闷热空气,温度降下j度,微风里携着s润的凉气,人入眠时t温本就会下降一点,夜里凉爽,会不自  觉的会寻找温暖之处靠近。

    薄薄的棉被包裹两人,李蔓j乎是贴在他身上的。男人t温天生比nv人高,靠着也不会嫌热。

    裴邺坤是活生生被热醒的,怀里一个,背后一个,他热的额头冒汗,随手扯出背后的熊仔扔到地上,没了ao绒的倚靠背脊凉快不少。

    李蔓被他的动作吵到,似醒非醒的翻过身卷着被子继续睡,怀里突然一空,裴邺坤不习惯,蹭到她边上从后抱住她,那手习惯x的往她两腿之间伸,搁在紧致的细缝里,手指时不时磨蹭j下。

    男人早上敏感,nv人也是,如果起初李蔓对这方面没有太多反应,但现在可谓是敏感至极。

    她按住他的手,呢喃道:“别闹了。”

    裴邺坤阖着眼,拍拍那p芳c地,顺手捏了捏,哑声道:“我就摸摸,过j天就没得摸了。”

    李蔓钳制他的手,想接着睡。

    除了熬夜看球他早上起不来以外,平日他都醒的早,这会也是。

    裴邺坤揽住她腰,大手贴着她小腹轻柔的揉了揉,问道:“胃里还难受吗?”

    “不了。” s1();

    “不难受就好,这样老子就能放心的g你了。”

    李蔓不睬他,困意缭绕,她真的想多睡会。

    裴邺坤懒洋洋的睁开眼,墙上的时钟显示已经快八点了,他支起半边身子打量着李蔓,她脸蛋小,p肤白n,怎么看都好看,g净的耳朵粉白通透,耳鬓j缕细发映着y光泛h,小耳那里有粒红痣。

    裴邺坤捏住她鼻子,“起床了。”

    李蔓透不过气,有些恼怒又好笑的推开他。

    “别闹了,j点了?”

    “快八点了,再不起来太y照pg就是找日了。”

    李蔓睁睁眼,努力让自己清醒,苍白的天花板染上j丝y光的暖se,李蔓偏头看他。

    裴邺坤半倚在床头,他睡觉从来只穿一条内k,着的x膛肌r健硕,结实的x肌像是铜墙铁壁,李蔓伸手抚摸他的x膛。

    裴邺坤拿过床头的烟,熟稔的点上,“摸什么摸,是不是觉得你x还没我的大?小se狼。”

    他咬住烟,揉她脑袋,随后拿过烟灰缸。

    李蔓不反对他chou烟,但很讨厌他在卧室chou,她的手还流连在他x部,反手就是一掐,裴邺坤倒吸一口气被烟呛到。

    李蔓说:“去y台chou。”

    “得得得,别掐了别掐了,我去。”裴邺坤从床上跳起,长腿j步迈下床,香烟的雾一路飘到y台。

    他穿得平角内k,黑se的布料紧贴着他大腿根,紧实修长的腿条子宛如笔直的电线杆,小腿浓密的腿ao为这糙se的p肤添上j分野x。

    李蔓起床,开窗通风。

    楼下晨练的大爷大妈已经准备打道回府。

    他在y台边chou还哼起了歌,显然心情十分好。

    李蔓洗漱完出来挽起长发进厨房,她打了两个蛋,叮叮当当,铁筷子和瓷碗碰撞的响声像是清脆的风铃声。

    煎锅上热油,把切p面包两面都沾上蛋y,油热的时候放进去煎,热气滋滋的冒。

    裴邺坤倚在y台边上,顶上他和她的衣物随着微风飘荡,漾着g净的皂角香,日光越发明亮,厨房像是被洒上一层金光,nv人长发挽的随意,垂下的j缕发丝柔柔的荡在一侧,李蔓喜欢穿棉质的纯se长裙当睡衣,不露r却更能g引人。

    她不疾不徐的煎好面包p,细心的摆盘,开火煎火腿。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