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白色口哨未删减书包网 > 分卷阅读64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letnovel.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接到吴巧的电话,那孩子畏畏缩缩半天才把事情说清楚。

    昨晚打翻了老板的水果,钱是裴邺坤付的,她现在要去找她,把钱给她。

    吴巧支支吾吾半响又说:“对不起,让你担心了。”

    李蔓说:“我现在在医院陪他拆石膏,不在家,至于钱,你可以明日学校补课给我。老师要的不是你的对不起,你没做错什么,只是别让ai你的人担心啊,有问题可以和我说,会想办法帮你解决,一个人躲着藏着不正视问题是不行的。”

    结束通话的时候李蔓本想去里头找裴邺坤,起身却遇上李建忠,他本走的挺快,风风火火,看见她脚步不自觉的慢了下来。

    李蔓大约能猜到他来医院g什么,多半是来找他nv儿的。

    感情真好,不是吗。

    李建忠知道她在桐城这边工作,曾在李蔓上大学的时候也去她学校找过她,可李蔓从来都不愿意见他,就算见面,其实也没有什么话好说。

    李建忠想到h美凤的病不由叹口气,上前搭话道:“怎么在医院,生病了吗?”

    李蔓说:“那你呢,来g什么?”

    “来接个人。” s1();

    “接谁?”李蔓不打算留给他余地。

    李建忠回避这个问题,他不说,是因为知道李蔓知晓了心里会不舒f。

    他的不语在李蔓看来无非是心虚,或者说他也知道他自己对她亏欠多少。

    李建忠说:“爸爸知道你不愿意和我讲话,但爸爸真的想和你缓和关系,下次出来和爸爸吃个饭吧。”

    周蔚初收拾东西要走的时候护士长匆匆进来吼道:“蔚初,骨科那边缺人,去帮个忙。”

    她点点头,神思恍惚的走去,直至看见裴邺坤坐在那里,他也看了她,没有打招呼也没有任何示意。

    医生说:“给他把石膏拆了,我现在有个手术。”

    有建筑工地坍塌,大批工人受伤都送来了这里,医生都忙得不可开j,一窝蜂的往急诊门口赶。

    周蔚初拿过剪刀,心里不知怎么,觉得很不平衡。

    她说:“拆了以后还是要注意休息,不要用力过度,骨头刚愈合,多吃点含蛋白质的补补。”

    裴邺坤嗯了声。

    周蔚初觉得自己这番话就像是在拱手让人,她现在什么都没有了,真的什么都没有了。

    她说:“那天,你只是利用我对吗,后来你们就在一起了对吗?”

    裴邺坤坦白的承认,“如果你别多想的话那就是一顿普通的饭,我们关系没僵到那种地步。”

    他和她和平分手,是见面还能点头打招呼的关系,一顿饭其实并没有什么不妥,坏就坏在人的心思上。

    “可你明明知道我对你什么心思,利用我成全你自己的ai情,一定要这样吗?”

    “蔚初,别让我把话说的难听,别说这个了。”

    他们已经散了,扯过去没必要。

    “你觉得她真的ai你吗?如果她真的ai你,怎么让我去争取你,这是ai一个人的姿态吗,你们认识多久,她对你真的是真心吗?”

    裴邺坤不想伤害她,他知道周蔚初是个好人,没必要撕破脸,但这番话着实让他感到不舒f。

    “我们很久以前就结束了,在一起的时候我没有对不起你过,也是真心实意的想要和你结婚过一辈子,唯一  愧对你的地方就是我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喜欢你。至于我媳f,她ai不ai我我自己能感受到。还有,我什么心思你不也知道吗。”

    他明着暗着拒绝,可她就是想掺和一脚,他的耐心快要用尽。

    媳f——

    这个称呼让周蔚初狠狠愣住,多么亲昵而宠溺的口吻,何时对她有过。

    她说:“我哪里比不过她吗,就算是因为当初的事情你可以恨我,我们在一起那么久,我从来都不觉得是别人可以轻易取代的。”分手两三年,可她一直着他。

    裴邺坤拿过剪子,猛地剪开石膏,将石膏扔一边,摆脱这束缚的感觉让他觉得舒坦。

    “她不是别人。”

    从她出现在他生命里开始,她就不是‘别人’。

    周蔚初一颤,他的目光太过尖锐。

    第三十九章

    挂在白墙的圆形钟滴答滴答的走,秒针转动的声音无比刺耳,他扔在地上的石膏p断裂粉碎,死气沉沉的躺着。 s1();

    裴邺坤扭动手腕,骨头咯吱咯吱的响。

    周蔚初不明所以,只觉得他没了过去的温柔,就像y冷的石膏,对她都是防备和抗拒。

    “你真的很ai她吗?”

    裴邺坤沉下眸子,“不管我ai不ai她,我们都已经结束了,以后也不会有结果。往前看吧,你条件不差,不怕找不到好的对象。”

    周蔚初抿唇,暗暗咬着唇r,直到口腔里弥漫出血腥味,她握紧的双手慢慢松开。她近日没睡过好觉,眼睛本就通红布满血丝,这会哭意上来,眼睛更是红的厉害,有些狰狞。

    所有拼命克制的情绪一齐涌上来,她很想忍,但越是克制就越是想哭。

    她什么都得不到了,ai的人,平静的生活,未来的幻想,上帝连一丝机会也不给她,她却还是垂死挣扎,想得到些什么。

    她双手掩面,眼泪从指缝里溢出,chou泣声很小,却是十足的悲伤。

    他见不得nv人哭,莫名觉得烦躁,重叹一口气,说:“我和她自小就认识了,这种感情我不知道怎么说,你也不一定会理解,我和她也不容易,将来要走的路并不平坦,但不会变了。该说的我都说了。”

    裴邺坤活动手臂,往外走,高大的身影被微光投下y影,笼罩住了她却又离开了她。

    周蔚初抹g眼泪,深吸一口气跟着走出去。

    李蔓看见裴邺坤出来,对李建忠说:“别总口头上说好听的,想给钱那就直接给,想请我吃饭那先定好饭店,我已经听够了,就这样吧。”

    裴邺坤没认出李建忠,朝李蔓挥挥手,炫耀他的胳膊,走近打量一眼才发现是她爸,礼貌x的叫了声李叔。

    李建忠差不多有十j年没见过裴邺坤了,怔愣j秒才反应过来,笑说:“长得都不认识了。”他看向李蔓,眼珠子在他们两个人之间转,有点明白但又觉得不可能。

    李蔓说:“我们先走了。”她不想和他解释什么,没必要也不重要。

    “你们小蔓,你们”李建忠犹豫着要不要问,他不知道h美凤知不知道这事。

    谈恋ai挺正常的,但这两个人在一起实在出乎意料。

    “爸”周蔚初淡淡的唤了声。

    李蔓和裴邺坤的脚步同时顿住,他紧紧攫住她的手。

    李建忠也是一愣,瞧瞧李蔓的背影转过头应周蔚初。

    周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