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白色口哨未删减书包网 > 分卷阅读102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letnovel.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电了。你过年回来的时候穿好看点,记得给自己买j套新衣f。”

    “怎么,嫌我穿的不够c流?”

    李蔓声音里满满都是笑意,她说:“新年都穿新衣f,穿的神气点,给我妈留个好印象。”

    “说的挺有道理。”

    李蔓说:“我等你。”

    就如李蔓上次所说,今年过年,热闹了。

    裴家来了些亲戚,裴邺坤的叔伯阿婶,过年走亲戚,平常也不见得来的,今年突然到访,原本冷清的院子一下子热闹起来,大年三十的y光热烈温暖,一窝人坐在门口晒太y,叽叽喳喳都是笑声。

    李蔓起的晚,被这阵笑声吵醒的。

    在刷牙洗脸的时候这声音更大了,李蔓提着牙刷杯好奇的朝那边望了一眼,院子里伫立着个高大挺拔的身影,穿着黑se的羽绒f,英气郎朗。

    他回来了。

    李蔓换上粉se的呢大衣和黑se的短裙,这是前j天和h美凤逛街新买的,其实她觉得粉se有点n,但h美凤说她看电视,电视里的nv主角都这么穿的,她总说李蔓穿的颜se太老气,黑se灰se是老太婆穿的,nv孩子就该穿红se粉se。 s1();

    李蔓之所以买是因为h美凤后面说了一句戳心的话,她说:“穿的n点邺坤才会更喜欢你,哪个男人不喜欢花枝招展的小姑娘。”

    李蔓给他发短信,说:我想见你。

    裴邺坤正忙着烧饭,边放柴火边回道:那你来啊。

    他以为李蔓不会来,毕竟光明正大的跑来万一被h美凤看出点什么呢?没想到一分钟后,她真的出现在了门口。

    三姑六婆追着问,“这小姑娘谁啊,长得真好看。”

    裴江剁羊r呢,叼上指烟,说:“隔壁邻居的nv儿,长得美不?我们这里就属小蔓最好看了。”

    她站在门口,背对着y光,大衣上凸起的ao絮都瞧得清清楚楚,短裙下两条腿笔直纤细,裴邺坤拿烧火钳正塞柴火呢,眼睛贴在她身上,整个人都不动了。

    李蔓走进去,颇为自然的问道:“烧什么呢?”

    门口的亲戚时不时朝里探头看望,裴邺坤放下火钳,说:“帮个忙,去后院一起搬点柴。”

    有个阿婶说:“小坤,你咋还叫姑娘弄那些,怪脏的。”

    裴邺坤勾过李蔓,笑说:“没事,她从小就力大如牛,本来就脏兮兮的,想吃我锅里的红烧r啊那先g点活。”

    李蔓j乎是强制x的被他拉到后院。

    李蔓说:“柴呢?”

    青石板上光秃秃的,什么都没有。

    裴邺坤从上到下打量好j遍,一步步靠近她,将人抵在墙上。

    李蔓抬头,目光和他对上,漆黑的眸子里能看到她的倒影。

    后院边上就是小山丘,上面栽种着一小p竹林,很好的遮去了后面那户人家的视野,山丘和屋子之间有条小河,边上种着一排杨树,j十的老树树根死死缠在快要坍陷的河岸里,碧绿的河面上飘着一层枯萎的落叶。

    今天没有风,y光照了一上午,很暖,后院有些y嗖嗖的,两个人都笼罩在房屋的y影下。

    “哟,大冬天光腿,不冷吗?”

    说着,他的手就攀附而上。

    李蔓:“好看吗?”

    “这颜se还不错,穿丝袜了?怎么穿两条内k?”

    李蔓chou出他的手,“那是安全k,防止走光的。”

    &n  bsp;“你还知道走光?大冬天穿什么裙子,不怕冻?”裴邺坤一手撑在墙上,一手弹她脑门。

    “今天不算冷,y光好。”李蔓始终凝视着他。

    裴邺坤的视线从她的眼睛慢慢落到她唇上,似笑非笑,“嘴巴撅这么高,等着我亲呢?”

    李蔓:“”

    他扣住她脑袋,唇贴了上去,微凉的唇渐渐热起来,李蔓卷到他嘴里淡淡的烟c味,她搂住他脖子,主动吻他。

    裴邺坤不敢亲太久,就怕突然后院冲出个人,他手伸进裙摆里,拍拍她pg,“这么饥渴?小舌头灵活的。”

    李蔓抱住他,说:“我想你。”

    忙的时候还好,一空下来就会格外想他。

    裴邺坤吻她额头,“我也想你。晚上和我去趟庙里,和你妈说一声,就说和我去上香,这你妈不会说什么的。”

    李蔓笑了,真觉得两个人心有灵犀。

    “我本来也打算去烧香的,想年初一去的,今晚会不会太晚?” s1();

    “要的就是晚,笨的可以。”裴邺坤弯腰贴在她耳边轻声说:“不知道今晚还有宾馆吗,要是没有——”

    “邺坤!你小子人呢!锅里的r不管了?”

    裴江一哄,把两人都吓一跳,裴邺坤捏了捏眉心,“怪不得都说偷情刺激呢。”

    李蔓推开他,从后门进屋,问道:“裴叔,我们找了一圈都没找到柴,您堆哪了?”

    “柴?在仓库啊。”

    裴邺坤后脚跟进来,“怪不得找不到。”

    裴江往灶口一望,“找什么找,这不很多吗,够烧了。小蔓,等会留下来一起吃饭。”

    李蔓摇摇头,委婉拒绝,突然想起什么,说:“我妈准备了些螃蟹,我去拿过来,刚刚忘了。”

    她走的时候裙摆一晃一晃,rse丝袜下的腿条子白的像雪,裴邺坤坐回灶头前,哼着歌烧火。

    裴江把里锅装水,打算煮羊r,说:“发生什么好事了,还唱小调,回来待j天?”

    “一个星期左右吧,外面那些人来g什么?”

    “你说还能g什么,还不是上次你爷爷走得时候你回来了一趟听说你在外头g的不错,打算让你开个后门把你二伯的儿子也弄进去。”

    裴邺坤朝门口瞥了一眼,坐在中间的那个小伙子笑得傻乎乎的,他说:“得了吧,这种调子来了我也让他回家喝n去。”

    “说的轻点,大过年的别弄得不痛快。你都二十九了,今年抓紧点找个对象赶紧结婚,对方要是要房要车,我想办法给你整去。”

    灶头的火红旺旺的,裴邺坤觉得背脊出汗,拉开羽绒f拉链凉快凉快,他不语。

    裴江:“听到没?”

    “你上哪整去?”

    “这你别管,该给你的都给你。”

    裴邺坤双臂搁在大腿上,弓着腰,有一下没一下的夹柴火往火坑里塞,他说:“你有空管好你自己就好了,别惹上什么病,好好活到老,不给我添麻烦才是好。”

    这下轮到裴江不说话了,只有锅里的水在翻腾,咕噜咕噜的。

    第六十三章

    h美凤也正忙着烧午饭,见李蔓回来拿螃蟹,唠叨道:“嫁出去的nv儿泼出去的水,一门心思都在他身上,叫你把螃蟹拿过去也抛在脑后。”

    李蔓:“他说晚上一起去烧香。”

    “去中心镇那个庙?拜拜佛挺好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