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从电台主持走进娱乐圈 > 第一百九十章 又酸又菜又多余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letnovel.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二天下午,一架来自长#沙的飞机降落在首都国际机场。乘客们有条不紊的走下飞机,这其中就有赵守时。

  时隔两个月,终于再次踏上这片热土的赵守时有些激动。

  三月份的他离京飞往浙省临#安市,加入《舌尖上的华夏》剧组。顶着央妈的觊觎之心,为剧组争取到后续的资金,保证了节目的正常运转。

  《舌尖》剧组刚刚没有后顾之忧。赵守时便飞往海#口,将《我是余欢水》剧组的蠹虫刘叁给拎了出来,顶着来自总经理江澈的压力,选择了杀鸡儆猴。

  恶了江澈的同时,心狠手辣不顾情面的处理方式也震慑了剧组中其他不怀好意者。

  使得《我是余欢水》的后半段拍摄非常的顺利。

  甚至让相当一部分人对他的人品信服,引发一拨加入清雨传媒的热潮。

  这也算是失之桑榆,收之东隅吧。

  ···

  就在赵守时浮现连篇时,跟在他身后的耿浩推了他一把,吐槽道:“让让,你挡路了。”

  耿浩不是一个人,他真的不是一个人。蓝色风沙的其他成员与他一起回到的帝都。

  耿浩是《我是歌手》的竞演嘉宾,他这次回京依旧与这档节目有关联。

  截止到今天的五月十二日,《我是歌手》已经播出到第十期。这十期正好是分上下的五轮淘汰赛。

  这是电视上播出的进度条,线下的录制必然是先人一步。

  第十一期是【复活赛】。这期节目里耿浩、安希这种已经入围的选手不需要站在舞台上厮杀。他们可以作为旁观者在休息室内简单的点评一下即可。

  而他们也是这么做的。这期节目于前两天刚刚完成录制。

  接下来要录制的就只剩下第十二期的半决赛以及歌王争霸的总决赛。

  最后一期的歌王争霸尤为重要。节目组选择在国家体育馆以直播的方式呈现。

  为了保证总决赛顺利进行。依旧采取录播方式的半决赛同样将于国家体育馆进行拍摄。

  这让一直呆在长#沙的耿浩终于可以回京,以主场优势冲击最终的【歌王】桂冠。

  同样理由回京的安希就在一旁。环顾四周的她疑惑的看向赵守时:“不是说有人来接我们吗?”

  “可能在机场外面等我们呢。你也知道国际机场每天吞吐量太大,车开进来容易,开出去难。我打个电话问问。”

  解释一句的赵守时掏出手机来就要给韩君打电话。这哥们多次给自己打电话问什么时候回来。

  问的之精准,几乎精准到哪一天,哪一个小时。

  次数之频繁,几乎每个三两天就要问一次是否有变化。

  搞的赵守时都有些恍惚。

  这种剧情咱看过啊,逗引短视频里经常刷到:老公出差,善解人意的老婆为了避免三个人尴尬,就会这般热情且详细的询问。

  还有更体贴入微的会在老公出差后,把家里的wifi名改成【老公出差了,好伤心】,并且把家里的wife设置成无密码随便出入状态。

  老公回来前,就会改成【老公回来了,好开心】。wife则会加上密码,但是有钥匙的邻居还是可是免费登录。

  幸亏韩君是个爷们,要不然赵守时真的怕带入角色,然后替韩君缴两吨水费。

  突然一声刺耳的‘吱嘎~’响起。这是刹车状态下,汽车轮胎与地面摩擦发出的声响。

  就像粉笔划在黑板上,让人觉得十分的不适。

  打了个冷颤的赵守时看着停在眼前的gl8,只当这就是韩君派来的车,自然而然的挂断了电话。

  然后就看见车门开启,两男一女从车内走下来。

  竟然是范阳、曾晨以及祝丹。作为电视台工作成员的他们跟韩君并没有交集,自然不会一同前来。

  赵守时离京前,范阳刚凭借《好声音》的成绩顺利升任节目研发中心三组的组长(副总监级)。

  那是去年十一月份的事情,到现在不过半年时间,就算他背景足够,一年半载内也很难再进一步。

  曾晨是电视台节目中心的副主任(总监级)。这种级别的晋升就更看重机缘,而不仅仅是成绩。他的机会在下半年的换届,现在自然还是副主任。

  祝丹是电视台的女主持人。赵守时去年面试《好声音》主持人时与她有一面之缘。再之后倒也有过交流,但关系不远不近。

  范阳与曾晨跑到机场来接自己,勉强可以用私交解释过去。但祝丹前来,就使得他们前来的动机变得复杂些。不是私事就只能是公事。

  正在考量其中因果的赵守时一时忘记了打招呼。

  曾晨也不见怪,看向范阳的他率先开口道:“果然是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我怎么觉得守时越发稳重了。”

  范阳笑道:“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守时现在一个人在紫禁城里打拼,没有臂助的他想要站稳脚步,成长是必须的。这也算是一种收获吧。”

  赵守时拱手作揖讨饶道:“两位哥哥,您可千万别捧我了。要不然我可要膨胀的。”

  曾晨一挥手,轻笑道:“行了。就你这还不膨胀?我可是听说你在紫禁城影业可是风头无两。连江澈都拿你没辙。”

  “老大,别闹。这种时间搁谁都得这样处理。江总不是拿我没辙,他只是默许我的工作方式。”

  虚划一圈的曾晨嗤笑一声,“你小子什么时候成白莲花了。连我跟范阳都知道你什么时候回京。身为你上级的江澈能不知道?不说亲自来接你这个功臣吧,起码派辆车来也说得过去吧?”

  “大哥,今天星期天啊。”

  曾晨没再深说,只是劝道:“别的我不多说,你自己有数就行。你只要别忘记你得罪过江澈。他现在能够容忍你,是因为你对他有用。等你对他没用了,那你就是啥也不是。”

  “懂了。”

  眼看气氛有些紧张,范阳上前一步,调笑道:“估计曾主任要失望了。毕竟守时的实力我们还是有目共睹的。这样的人去哪里还不是被当成神仙供着。”

  “说的也是。”曾晨点头,再次看向赵守时的他认真的邀请:“你去紫禁城里也有半年时间了吧?该有的锻炼与磨砺也足够了。回台里吧。”

  回台里?

  赵守时有些恍惚,他知道自己肯定要回台里的,但没想到这一天来得这么快,快到让他有些措手不及。

  回电视台肯定比留在紫禁城轻松,但他并不想回去,至少暂时不想回去。电视台作为一家参公事业单位,官僚气氛要比紫禁城重的重,约束性也更重。

  按部就班的拼资历,并适合野心勃勃的赵守时。

  略一沉吟,心中有了主意的赵守时为难的开口道:“主任,我暂时还不太想回去。”

  曾晨皱眉道:“怎么,跟紫禁城有感情了?都不想回家了。”

  “那肯定不是。毕竟哪儿也不如家里好。台里派我去紫禁城,肯定是希望我作出一点成绩来。现在我的布局还没产生裂变,要是现在就回台里,被人嘲笑事小,辜负台里的期望事大。”

  曾晨长叹一口气,拍了拍赵守时的肩膀,“行吧,既然是你自己的意愿,我也不好勉强你。要是有什么困难,尽管开口。”

  赵守时原本就猜测曾晨来找自己是有事情,曾晨的主动邀请,再加上最后的叹气。更是让赵守时确认这一点,“主任,我一直记着自己的家是台里。您要是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尽管跟我说,我一定义不容辞。”

  “其实也没啥事。”曾晨先是婉拒,少倾,他又开口:“你还记得跟我提过的《守时有约》吗?”

  “当然记得。”

  所谓的《守时有约》其实就是《鲁豫有约》。在《好声音》即将结束之际,曾晨找过赵守时,言语间希望得到一份新综艺的创意。

  于是,赵守时把自己看不上的《守时有约》拿出来交差。

  只不过当时的曾晨被《好声音》拉高了眼光,就有点看不上这个项目。因此才有了后续的《非诚勿扰》。

  当时的闲置不是放弃。《守时有约》的上限确实不高,属于那种食之无味弃之可惜的鸡肋。

  但鸡肋就是鸡肋,虽然肉少但它至少比馒头香啊。

  再看一眼一同前来的祝丹,赵守时就知道《守时有约》马上就要提上日程了。而且很有可能要更名为《祝丹有约》。

  从拿出这个创意时,赵守时就有了这个心里准备。是以,现在并没有什么不满的情绪滋生。

  不等曾晨主动开口,他便有些高兴的开口:“台里这是准备启动这个项目?这是好事啊,我这里没有任何问题。”

  曾晨重重拍着赵守时的肩膀,“有你这句话就够了。一事不烦二主,咱们节目正在考虑请谁做第一期的嘉宾,我看不如就你跟裴家妹子来吧。”

  “只要有需要,我肯定随叫随到。”

  曾晨看向祝丹,吩咐道:“小祝,你回去跟老张说声招呼,就说第一期嘉宾我找好了。你让他派人跟裴家妹子所在的清雨传媒对接下档期。

  酬劳方面千万别小气,裴家妹子不是外人,我们更不能让自己人伤心。”

  赵守时明白曾晨这话就是说给自己听的,是在权限之内,对拿走属于赵守时创意的一点补偿。

  明白这一切的赵守时并没有推让。如此这般,也可以让曾晨宽心。

  目的达成的曾晨看了眼时间,“估计你们舟车劳顿,肯定想回家好好休息。那我就不耽误你们了。我让这车送你们回去。。”

  赵守时婉拒道:“不用了。有个朋友说来接我们,应该快到了。”

  “行吧,那我就先撤。”转身准备离开的曾晨对范阳一挥手:“哥们,走吧。”

  一直没太说话的范阳指着赵守时,说道:“我跟守时住一个小区,蹭他车回去就行。”

  “行吧,随你。”

  曾晨一挥手,直接上了车。

  ~~~

  相比于范阳,曾晨毕竟是外人。加上身居官位的他不免有些倨傲。

  他这一走,气氛缓和了许多。

  除了范阳。

  赵守时都能感受到他的尴尬。

  赵守时猜得到范阳怎么知道自己回京的准确时间,无非是从范可人那里得知。

  很显然,范可人这个妹妹当得并不靠谱,甚至准备给老哥挖坑。只说赵守时会回来,但没说安希也会回来。

  更别说,还有一听名字就让范阳腿肚子转筋的沈受。

  赵守时比了个加油的手势,“择日不如撞日。奥力给~”

  伸出的手微微颤抖,范阳脸上挂满了纠结。

  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安希,落落大方的她毫不扭捏,把手伸向范阳:“阳哥,好久不见。”

  一声久违的‘阳哥’,叫的范阳有些恍惚,仿佛回到了十年前,那个他们还青葱的年月。

  时间最是无情,陈旧的记忆已经不再清晰。

  幸运的是,朋友还在。尤其重新收获的友谊,更显珍贵。

  挺好的,真的挺好的。

  眼眶有些发涩的范阳握住安希的手,感慨道:“十年的时间,真的是好久。看到你在《我是歌手》舞台上的表现,让我想起了当年。”

  卸下包袱的范阳跟不远处的沈受打招呼道:“喝一杯?”

  “不伺候,老子要回家睡觉。”

  沈受一副不屑的样子,冷嘁一声的他嘟囔道:“玛德,真以为我忘了你的外号是酒囊啊。煞笔才跟你喝酒呢。”

  声音不大,却也足够大家听清。

  范阳也不恼,高声喊了一句:“泰丰楼,管饱。”

  冷着脸的沈受一拍巴掌,“车呢!怎么还没来?”

  ???

  黑人问号脸的赵守时看向安希,只见后者同样无奈的捂着额头,“我哥的外号是饭袋。酒囊配饭袋,仅次于沙雕凑一窝。”

  赵守时能说啥,给韩君打电话呗,可别耽误沙雕聚会。

  不多时,两辆车出现在视线中。

  一辆天蓝色的四座轿车,或者说是四座跑车更合适。车标是盾牌里面一匹马,这是保时捷的帕拉梅拉。

  轿车不简单,这面包车也有说法。七座的大面包,但这是商务车里最火的埃尔法。

  比刚才的gl8还要更贵。

  看着车旁黑超遮面的韩君,赵守时露出羡慕的眼神,不屑的眼泪从嘴角流出。

  摸着保时捷的车标,赵守时语气泛酸,“看来韩资本家的生意更红火了。恭喜啊。”

  “这阴阳怪气的劲头儿,一听就是老酸菜鱼了。又酸又菜又多余。”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