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独行在诸天世界 > 第七十三章 一年 上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letnovel.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八卦坪上,人潮涌立,东岛所属弟子尽数到场。

  距离提出选拔龙遁和一粟尊主的说法已经过去一年,如今正是收关之时。

  这一年里方不言借口五尊选拔,趁机将出身五脉弟子细细遴选一遍。

  说起来东岛根子虽然糜烂,但是毕竟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底蕴还在。所有弟子中还有不少上进者,尤其是属于五脉嫡传中,着实有不少上好的苗子可堪培养。

  方不言坐在太极塔属于岛王的宝座上,两边赢万城,施妙妙,叶梵以及岛中幸存宿老分列而坐。

  方不言环视四周,微微叹了口气。能在这个场合列坐的,就算是东岛的权力层,可是看着这寥寥几人,老的老小的小,可堪大用者只有叶梵等一两人。

  想起同时代的西域,中坚力量的西域八部虽然分崩离析,至少经过沈舟虚修修补补,还有一个大体框架被立了起来。各部宿老仍有健在,八部神通传承未断。与万归藏同时代的中间力量也不少,更有虞照、左飞卿,仙碧,艾伊丝等后起之秀。如此老中青三代俱在,足以保证传承兴盛。

  再看东岛,全凭谷神通吊着一口气,施妙妙所在千鳞一脉连传承也差点断绝。方不言每每看到这种现状都是大为头疼。好在方不言这一年有所收获,看到站在台下的几人,眼神中浮现一丝笑意。

  他从龙遁和一粟中挑选了几位佼佼者,不仅武功在同辈中出挑,人品心性也是不错,而且与狄希明夷并没有太多纠葛。不出所料的话,龙遁尊主和一粟尊主就会在他们中选出。

  “谷缜,谷缜呢,来了没有。”

  习惯性打量一圈,方不言蓦地发现并未看到谷缜,当即有些奇怪。这一年来他与谷缜已经颇为熟悉,也不知道是不是从九幽绝狱中出现的后遗症,方不言发现他尤为喜欢看热闹,但凡东岛有大事,绝不缺席。

  今日没看到他的身影方不言还感觉到有些不适。

  “方岛王,我在这。”

  谷缜越众向方不言拱手施礼,同时向坐在上面的施妙妙眨了一下眼睛。

  施妙妙现在对方不言很是敬服,听到方不言当众点名时,急切的搜寻谷缜身影,眼下见谷缜出来,轻轻舒了口气。不妨看到谷缜竟在这种场合向她眨眼,忙瞪了他一眼,俏脸上已经爬上两抹红云。

  没理会两人的小动作方不言轻咳一声,道:“这一年来你对岛上的贡献我是看在眼里的,你也来上面坐吧。”

  这一年来谷缜发生了太大的变化,仿佛换了一个人。尤其是在方不言的开导下,明白了应当珍视当前之人,对施妙妙再无抗拒,遵从本心。和施妙妙感情急剧升温,尤其是谷神通对白湘瑶做出处置,软禁在一座外岛上,谷萍儿自觉无颜面再面对谷缜,也随之离开,陪伴其母共同赎罪。没有了谷萍儿这个心结,他两人更是如胶似漆。现在施妙妙一颗芳心全然系在谷缜身上,听到方不言让谷缜到台上同坐,如何不知情郎要被接纳进东岛高层中,急急对谷缜使眼色。

  谷缜闻言同样大喜,他虽然身份特殊,但是众人因为先前成见太深,对他始终有所误会。

  自从他那晚与谷神通一番畅谈,谷神通对他和盘托出,他已经明白了父亲的苦楚,心结慢慢解开,较之以往混不吝的模样,性格越发稳重,也越来越有责任感。

  谷缜在明白谷神通的苦衷同时,也暗恨自己不懂事,自怨自艾,在危难时刻不仅做不到父子同心,反而让谷神通为他黯然伤神,失望透顶,越想越不是滋味。便主动要求承担东岛商贸调转之事,以期为东岛尽上一些绵薄之力。

  而今听到方不言所说,众位宿老包括叶梵均为提出异议,谷缜已经知道众人对他改观,真正接纳了他,高兴的几乎要手舞足蹈一番,更是感激的看了方不言一眼。

  当日他提出要求差事之时,遭到除了施妙妙外的所有人反对,是方不言力排众议,将东岛商贸之事全权委托于他。

  要知道东岛可说是海中霸主,平时进项除了小范围的捕捞之外,全靠海贸。可以说是东岛命脉,关系岛中数十万人存亡方不言竟能对他如此信任,更让谷缜借此正名,算上前番助他出狱和开导之情,谷缜对方不言感激的无以复加。

  谷缜当即道:“属下不敢居功,全靠方岛王从中调度,要说有功,也是方岛王的功劳。”

  这是谷缜第一次在公开场合向方不言自称属下,叶梵赢万城闻言无不皱起眉头,因为谷缜已经用行动表明臣服,承认方不言是下一任的岛王。

  谷缜是少岛主,又是浪子回头,有道是子承父业,法理上就是谷神通之后的继承人。若不是以前被名声所累,早走定案。然而谷缜此时表明心迹,无意与方不言争,大庭广众之下绝无反悔可能,名分已定,其中意义不可谓不大。

  但是嘴长在谷缜身上,他怎么想叶梵等人也管不着,完全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是以众人也不好说什么。

  只是再看方不言时,眼神中多了一分热切和不同以往的尊敬。

  方不言在这一年中的方针是大事不动,虽然没有做下什么大事,但是从小事入手,以他超过此界众人千年的眼光见识,不能说让岛民的生活日新月异,也较之以前以肉眼可见的变化改善了不少,如此润物细无声的方式,赢得了底层弟子的敬服和拥戴。

  而且方不言虽然没在东岛大动干戈,却也数次出手,出海剿灭倭寇海盗。

  如今朝廷糜烂,沿海民众苦受倭寇之祸,却无人能治。方不言对于倭寇从无好感,对之唯杀。他取得的战果极大,每每出手都是肃清一片海域,佑护一方百姓,他的事迹在沿海百姓口口相传,声望极高。

  岛中弟子无不是沿海民众,不少人家中亲属曾受过方不言活命大恩,也是对方不言感激涕零,方不言不觉间已受到大片拥簇。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