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平凡苦难 > 第三十二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letnovel.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林振翔听了曾仕湖如此“离经叛道”的言论后,呆了半晌,大概五分钟后才说:

  “也许只有你曾仕湖才能说出这么不拘一格的言论,打虎英雄武松,这基本上都是全国人民的共识,你却说他是悍匪,甚至比做鬼子、**……”

  “共识不共识我不懂,但是如果一个人。对生命毫无敬畏,对妇孺毫无同情。只是为了一己私怨,倚仗武力:大开杀戒,滥杀无辜,连毫无反抗能力,对他毫无威胁的妇孺都不放过的话,这种人无论在任何年代都不能称之为英雄。

  当然,在土匪窝里别的土匪称他为“英雄”,那又另当别论。连那个在十字坡开黑店专门把人蒙翻了,把人肉做成叉烧包的菜园子张青和母夜叉孙二娘都是“好汉”。那称武松自然可以称之为“好汉。”曾仕湖如是说道。

  “你说的不无道理,确实。虽说《水浒传》是小说,真实性可能仅仅有那么一点点。但一个人看任何事物,都应该有自己独立的观点,都应该是自己独立思考的结果。而不是随波逐流,人云亦云,鹦鹉学舌。对吧,仕湖?”林振翔说出自己的看法后,接着问道:

  那宋江呢?宋江怎样,我最喜欢听你那种不流俗于大众的看法了。”

  “那我们再看看书上是怎么写宋江的嘛。”说罢曾仕湖又翻开了书,只见上面写道:

  “……何涛看时,只见县里走出一个吏员来。

  那人姓宋,名江,表字公明,排行第三。祖居郓城县宋家村人氏。为他面黑身矮,人都唤他做黑宋江;又且驰名大孝,为人仗义疏财,人皆称他做孝义黑三郎。

  上有父亲在堂,母亲早丧;下有一个兄弟,唤做铁扇子宋清,自和他父亲宋太公在村中务农。守些田园过活。

  这宋江自在郓城县做押司,他刀笔精通,吏道纯熟;更兼爱习枪棒,学得武艺多般。

  平生只好结识江湖上好汉;但有人来投奔他的,若高若低,无有不纳,便留在庄士馆谷,终日追陪,并无厌倦;若要起身,尽力资助。

  端的是挥金似士!人问他求钱物,亦不推托;且好做方便,每每排难解纷,只是周全人性命。时常散施棺材药饵,济人贫苦。

  济人之急,扶人之困,因此,山东,河北闻名,都称他做及时雨,却把他比做天上下的及时雨一般,能救万物……”

  看见没有,宋江的父亲和弟弟在家“守些田园过活”,并没说他家是什么当地巨富,他“仗义疏财”,“挥金似土”。

  这个“财”,和“金”从哪里来的?用膝盖想都知道了,用今天的话讲就是“黑社会的保护伞”或者本身就是“黑社会”,以黑捞钱,以钱养黑……

  他本是郓城押司,相当于今天负责治安的派出所所长之类的吧。但是何涛来叫他协助逮捕劫了生辰纲的晁盖等人时,他却是跑去给晁盖等人通风报信,给晁盖等人有机会逃走。他也因为这件“大功劳”,得到了梁山的老班底们,也就是:晁盖、吴用、公孙胜、刘唐、三阮等人的认可。他又和武松、李逵、柴进等人交厚,再加上往日之名声,所以能够在晁盖死后坐上第一把交椅的位置。当然,这也从侧面反映了,北宋时的吏治极为腐败。

  宋江应该是有一定的政治野心的,毕竟是属于北宋的编外公务员,眼界和抱负自然不可与三阮等“:“论秤分金银,异样穿锦;成瓮吃酒,大块吃肉”。过上好生活就能满足的土匪同日而语。他应该也有类似于杨志的:“博个封妻荫子,光耀门楣”的理想。

  但是在北宋的体制之下,像宋江这种“吏员”,正常渠道是绝对不可能晋升成为“官员”的。那么宋江为了实现自己的理想,也只能通过“想当官,杀人放火受招安”这条路了……

  所以这就非常好理解当他坐上了梁山的头把交椅之后,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两个字:“招安”,包括什么拉卢俊义入伙呀,去东京会见李师师,都是为了这个目的。

  当然,后来也让他如愿以偿,顺利受招安了。从草寇变成了正规军,打大辽,打方腊,南征北讨,建立功勋,也算是赎了部分之前的罪孽。

  然后所谓的108将死的死,散的散,残的残,宋江也被高俅等用慢药害死,不过宋江死之前做的一件事还是让我蛮钦佩的,我们再看看原文”。说罢曾仕湖把书翻到最后几页,只见上面写道:

  “宋江自饮御酒之后,觉道肚腹疼痛,心中疑虑,想被下药在酒里。却自急令从人打听那来使时,于路馆驿,却又饮酒。宋江已知中了奸计,必是贼臣们下了药酒,乃叹曰:“我自幼学儒,长而通吏,不幸沦为罪人,并不曾行半点异心之事。今日天子轻听谗佞,赐我药酒,得罪何辜。

  我死不争,只有李逵现在润州都统制,他若闻知朝廷行此奸弊,必然再去哨聚山林,把我等一世清名忠义之事坏了。只除是如此行方可。

  连夜使人往润州唤取李逵星夜到楚州,别有商议。且说李逵自到润州为都统制,只是心中闷倦,与众终日饮酒,只爱贪杯。听得宋江差人到来有请,李逵道:“哥哥取我,必有话说。“便同干人下了船,直到楚州,迳入州治,拜见宋江罢。

  宋江道:“兄弟,自从分散之后,日夜只是想念众人。吴用军师,武胜军又远,花知寨在应天府,又不知消耗,只有兄弟在润州镇江较近,特请你来商量一件大事。“李逵道:“哥哥,甚么大事?“宋江道:“你且饮酒!“宋江请进后厅,现成杯盘,随即管待李逵,吃了半晌酒食。将至半酣,宋江便道:“贤弟不知,我听得朝廷差人药酒来,赐与我吃。如死,却是怎的好?“李逵大叫一声:“哥哥,反了罢!“宋江道:“兄弟,军马尽都没了,兄弟们又各分散,如何反得成?“李逵道:“我镇江有三千军马,哥哥这里楚州军马,尽点起来,并这百姓,都尽数起去,并气力招军买马杀将去!只是再上梁山泊倒快活!强似在这奸臣们手下受气!”宋江道:“兄弟且慢着,再有计较。“原来那接风酒内,已下了慢药。当夜李逵饮酒了,次日,具舟相送。

  李逵道:“哥哥几时起义兵,我那里也起军来接应。“宋江道:“兄弟,你休怪我!前日朝廷差天使,赐药酒与我服了,死在旦夕。我为人一世,只主张“忠义”二字,不肯半点欺心。今日朝廷赐死无辜,宁可朝廷负我,我忠心不负朝廷。我死之后,恐怕你造反,坏了我梁山泊替天行道忠义之名。因此,请将你来,相见一面。昨日酒中,已与了你慢药服了,回至润州必死。你死之后,可来此处楚州南门外,有个蓼儿,风景尽与梁山泊无异,和你阴魂相聚。我死之后,尸首定葬于此处,我已看定了也!“言讫,堕泪如雨。”

  曾仕湖念完这么长长的一段后,对林振翔说:“宋江下面这句话还算是忠义之言:”

  “……我为人一世,只主张‘忠义’二字。不肯半点欺心,今日朝廷赐死无辜,宁可朝廷负我,我忠心不负朝廷……”

  “仕湖,那你觉得像宋江这样,带着自己的一帮兄弟去帮朝廷卖命,死了那么多兄弟换来自己头上那顶乌纱。但是朝廷中奸臣当道,自己也被奸臣害死,是不是对皇帝太:‘愚忠’了?”林振翔说道。

  “我说说我的观点和看法吧,当然我的看法不一定对,也不要求谁接受。我认为:人生天地间,“忠孝节义”四字,乃人之根本。

  我小时候看连环画《岳飞》,每一页下面都有写“岳飞有封建社会的愚忠思想,请辩证的看待。”我小时候不理解什么叫做“愚忠。但长大了后,却对“愚忠”二字特别讨厌,“忠”就是“忠”,不忠就是不忠,什么叫做“愚忠”?难道还有“智忠”。如果“忠”称之为愚,那不“忠”肯定应该称之为“智”?那“逆”,“叛”岂不应该称之为“圣”?

  在古代,没有民主,政党,人民一说。那一个人忠肯定是忠于国家,忠于君主。也就是古人常说的“忠君爱国。现代呢!有了民主,人民,政党,国家等概念,那么一个人更加应该忠于党,忠于祖国,忠于人民。

  道理很简单,中国是十几亿中国人民的国家,不再是一家一姓的朝廷。政党是十几亿中国人民选择的优秀管理者,不再是古代昏庸腐败的世家贵族。如果把我们的国家比喻成一个人,那么我们每一个小家庭都是一个细胞。国家国家,有“国”才有“家”,皮之不存,毛之焉附?如果一个人都垮了,那做为这个人身上的一个细胞难道还会更好?

  我跟你讲过我外婆走日本鬼子的故事。所谓的“覆巢之下,焉有完卵。”如果再发生那种惨祸?你觉得一个家庭多富点或者多穷点?在那个时候还有意义吗?

  所以我最痛恨那种,完全只考虑自己的个人利益。为了赚钱,不择手段,坑蒙拐骗……

  总之只要不挨法律制裁,能赚到钱,就是有“本事。”而完全不管赚这个钱会对社会上的多少家庭造成巨大的撕裂和创伤……

  这些个人像患癌病人身体中的癌细胞,拼命地吞噬着人肌体中的健康细胞来壮大自己。又像一条大船上的蛀虫,拼命的破坏大船的结构。只想问蛀虫们,如果船沉了,难道你们逃得掉?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