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平凡苦难 > 第四十八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letnovel.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曾仕湖毕竟没死成,骨穿的结果出来后,医生说是:“急性溶血性贫血,自身免疫性。”

  骨髓穿刺的检验结果出来后,曾仕湖父母都大松了一口气,埋怨起县医院的技术太差,就一点小病都治不好。然后就叫曾仕湖父亲先回去了,家里的牛和猪都是曾仕义和曾则伟两家帮暂时照看。既然曾仕湖病情稳定了两个人在那也无必要。

  说来奇怪,自检查结果出来之后,曾仕湖的病情似乎都不严重了,又输了几袋血红蛋白之后,曾仕湖的脸色也差不多转成和正常时一样,转到市里的第三天就能自己下病床走路,上厕所,去食堂打饭了。胃口也和平常一样,一顿可以吃两碗,就这样在医院住了七八天之后,医生通知说:

  “今天检查你的血液,血红蛋白已经恢复到了88,血液里的感染也打下去了,再住院已无必要,你可以去办出院手续了,办完之后到药房拿药,给你开了半个月的药,吃完药后再来医院检查一次……”

  曾仕湖这次不但没死成,就连钱也没花多少,去医院收费处办理出院手续时,四千块钱都还退了一百多块回来。

  然后去药房拿药,也无非是开些:“地赛米松、叶酸片、维生素B12……”等治疗这方面疾病的药物。

  不过,这次去“鬼门关”走了一遭,又死里逃生的经历,却深深的影响了曾仕湖未来的行为模式和处理感情的方式,更何况他还问过他的主治医生,这个病是否有可能恶化成白血病,医生的回答是:“理论上有这个可能,特别是三到五年之内。”

  并且还告诫曾仕湖说:“戒烟、戒酒、适量运动又勿过度劳累……”

  …………………………

  这一切,远方的曾仕强,曾仕友,曾仕雄,林振翔等都未能知道,也没有给曾仕湖以问候。当然,并不是他们人情淡薄,而是当年的通讯方式虽然比起古代的鸿雁传书有天渊之别,但和十年后相比还是有很大很大的差距滴。当年曾仕强没手机没Call机,要找他只能通过打他那叫龙得江的同学Call机,复机后再转告他,相当麻烦,而且那个同学的Call机号码也只有曾仕湖才知道。

  曾仕湖在骨穿结果还没出来之前,曾经想过,如果确诊是白血病,就Call曾仕强同学,叫曾仕强回来送他最后一程。但检查结果出来后,身体也一天一天好转,自然是无此必要了,反而叫曾仕义如果接到仕强电话,别说他哥哥病得那么严重,免得在外面上班担心。

  从医院出院回到家后,曾村的哥哥、叔叔、伯伯们几乎是每家每户,都拿点鸡蛋,或者买一两斤肉,或者买点滋补品来看望曾仕湖,也让曾仕湖感觉无限欣慰和温暖。

  就连大溪村的赵崇义,赵崇林和林村的林振云,也一起来买了点滋补品,水果来看望了曾仕湖。当然,也无非是叫他多保重身体,别太劳累。曾仕湖因为和林振云本身没太多话题。而因为这次疾病后,他估计和赵崇敏是十之八九难成,所以跟赵崇义聊天更觉尴尬。

  曾仕湖也只是向三个朋友的关心表示感谢,并且说自己这次疾病也只是意外而已,不用担心……

  那些叔叔伯伯们准备借给曾仕湖治病的钱,因为没用上曾仕湖就出院,所以就叫他则伟叔一家一家还了。至于欠仕义、仕浩、和则起伯、则伟叔的,曾仕湖表示出去打工后最多一年就一定还上。当然,众人也表示钱不紧张,不用着急还……

  这天晚上,白世连和他两个儿子,白德赣、白德雷,儿媳妇黄兰香。带上一只鸡,一盒西洋参片,来看望曾仕湖。

  “世连啊!怎么这么客气呢?仕湖都好了,身体恢复了,你还这么关心!”

  曾仕湖妈妈见白世连拿着这么多的礼物来看曾仕湖,热情地和他打招呼说道。

  “应该的应该的!好了就好!清明节第二天我听则伟叔说这件事情之后,吓了一大跳!不过我还是相信,好人一生平安,仕湖这次生病肯定也是有惊无险的,那现在仕湖回来了,我来看一下也是应该的。鸡是家里自己养的,西洋参补气血,一点点而已……仕湖为人这么好,我崽能讨老婆都全靠他……”白世连说道。

  “世连哥,坐!德赣,德雷,兰香!你们也坐,别客气!”

  说罢曾仕湖还给他们几个端了凳子,又从房间拿了一篮水果出来招待四位,因为这段时间太多人买水果来看望曾仕湖了,所以曾仕湖房间里水果是有一大堆!

  “德赣,削个苹果给兰香吃!”

  曾仕湖因为在桐秀村砍树时,指挥白德赣,白德雷两兄弟习惯了,所以看见黄兰香的肚子好像已经有一点点隆起,虽然曾仕湖还没结婚,但也知道这个时候要多吃水果多吃高营养的东西,就向白德赣说道。

  “世连哥,德雷,你们也别客气!自己动手,想吃苹果,梨,香蕉,自己动手……”曾仕湖又热情的招呼白世连他们几个。

  “自己兄弟,你不用招呼的,我们吃自己会动手拿!仕湖,你现在身体好了吧!没问题了吧?要注意哦,千万不要再淋雨感冒了……”白世连又热心的跟曾仕湖说道。

  “嗯!我知道了世连哥,我是命里有此一劫,没办法!”接着曾仕湖却脑洞大开,向白德赣问道:

  “德赣,如果我在市里医院没治好,病死了,你会不会害怕,人死是会变鬼的哦!”

  “仕湖叔,你才不会死呢!你比孙悟空都还要厉害,什么都会算。怎么可能会死,就算下到地府,阎王爷的生死薄都会被你改掉,阎王爷的胡子都会被你扯下几根来……”

  白德赣因为非常酷爱看电视西游记,所以什么都喜欢用孙悟空来比喻,说出了这个让曾仕湖哭笑不得的答案。

  “那你说,这次仕湖叔为什么会病得这么厉害呢?”曾仕湖继续逗他。

  “仕湖叔,你知道孙悟空大闹天宫后,被二郎神那只狗咬了一口,被二郎神抓住后。就被投进了太上老君的炼丹炉里炼了七七四十九天。你生病也是相当于被投进了炼丹炉里炼了一次,炼出来后还更加厉害了,你看孙悟空炼出来就成了铜头铁脑,火眼金睛!”白德雷抢过他哥的话题,抢着回答了。

  “看来这两兄弟都不算傻呀,估计正常人倒说不出这么有内涵的话……”曾仕湖心里想道。

  不过把曾仕湖这次生病比成是进了太上老君的炼丹炉,这可有点不妙,妈的那今后不是还要被镇压在五行山下五百年,还要去取经经过九九八十一难才能成佛。曾仕湖心里想道。

  “仕湖叔叫做‘大难不死,必有后福’,知道了没有?”白世连对俩儿子说道,接着又对曾仕湖说:

  “仕湖啊,村上的年轻人中,就以你读书最厉害,最有文化,不是说我小看谁,就是村上那些个去读中专高中的,要讲懂得的历史,经籍,各类文化,绝对都比不了你。是这样,兰香估计还有6-7个月也要落月了,不管生下来男孩女孩,你帮娶个名字吧,我知道你可能过段时间就要出去打工了的。到时候你不在家了想叫你娶名也叫不到。”

  “世连哥,他懂什么呀,不过以前读书厉害点,他自己才多大,自己都还是单身呢!你还是到娃生下来后,根据娃的八字,叫十六伯(曾则博)帮取名吧!”

  曾仕湖妈妈见白世连叫曾仕湖帮他未来孙子(孙女)取名,知道这是大事,连忙帮曾仕湖推辞道。

  “桂花婶,你不用担心,我想过的,仕湖可以的。可能我两个崽跟仕湖八字比较合,你看去年跟他半年时间又得媳妇又得孙子,他又有文化,虽然他年纪不大,但也是德赣、德雷的长辈,帮侄孙起个名字完全够资格。”

  “世连哥,那你这样说我就不客气了哦。”

  曾家排到曾仕湖他们这帮人的“仕”字辈之后,就没排了,所以曾仕湖他们的侄子辈们,起名字两个字的也有,三个字的也有,不像曾仕湖他们这帮人这么“整齐划一”了。

  曾仕湖去房间拿出了纸和笔,略想了一下,说:

  “如果是娃崽(男孩)就叫:曾知辉;如果是妹崽(女孩),就叫:曾知慧;仕连哥你看可以吗?”

  说罢曾仕湖还把这两个名字写在一张红纸上,交给白世连。

  “可以!可以!看来仕湖有文化,起的名字内涵也好,也朗朗上口,字也很常见不是生辟字!”

  说罢白世连拿出早已准备好的红包,硬塞到曾仕湖口袋里,而且一再强调曾仕湖必须收,收了对未来小孩才好,曾仕湖也只好“恭敬不如从命了!”

  “世连哥,既然你这么客气。我还有件事想跟你说一下,就是我可能过几天就出去打工了,去广州仕强哪里!因为这次生病,我自己的钱全部花光了,所以想问你能不能借我两千块,我过广州后上班得钱就还你!”曾仕湖向白世连问道。

  “这个啊!小问题了!上次你还在住院时,我放了2000块在你则伟叔那里,怕你生病住院用钱多,但后来没用到你则伟叔又还我了,你什么时候去打工,到我家拿就是。”

  说罢白世连夜和曾仕湖,曾仕湖妈妈打招呼说:

  “仕湖,桂花婶,那我们回去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