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特殊魔物收容所 > 29、流言与苛责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letnovel.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你们谁也没有见过那时候的依安, 她的笑,太美了。想-免-费-看-完-整-版请百度搜-”

  那天,依安也穿着一身lo裙。但是和她眼下丧家之犬的狼狈逃窜不同, 依安就像是一个真正的公主。

  华丽系的裙子, 精致的妆发,还要明媚又自信的眼神, 每一个细节,都是那么的温柔优雅。就像是《罗马假日》里偷偷跑出皇宫的安妮公主, 吸引着每一个看见她的人。

  想到初见的那一天, 女孩眼里的泪水, 一点一点的顺着眼角滑落。黑色的眼线被泪水晕开,留下漆黑的痕迹。

  原慕叹了口气, 打开纸巾递给她。

  女孩接过来胡乱抹了一把,继续自己没说完的话。

  “后来,我无数次感激当时嘲讽围观我的路人。因为他们,我因祸得福, 遇见了依安。”

  原本只是女神和崇拜者的邂逅。可依安的温柔却让这次小小的相遇渐渐扩大,让女孩和她成为了朋友。

  依安没有什么前辈的架子, 知道女孩周围没有其他同好, 还把她带进自己的圈子。

  手把手教她化妆、造型、给她科普lo裙的不同牌子、风格。

  出乎意料, 女孩在造型和摄影上很有天赋,没过多久, 竟然比依安做的还要漂亮。

  “女孩子之间你们也懂, 可依安不是那种小心眼的人。她是真的不在意我因为她的提携慢慢在圈里有了人气。也不介意有人把我和她对比,说我做的比她还要漂亮。相反, 她是真的觉得我非常厉害。还会在我没有自信的时候,经常鼓励我。”

  “lo裙很烧钱, 我这样的学生党,很快就入不敷出了。依安知道了以后,就一直帮我想办法。不仅在她微博推荐我做的小物和手改的假发。她还主动带着我去见很多国牌的设计师,向他们推荐我作为模特。”

  “可这些是依安的资源,我不想让人觉得我利用她。而且,如果我接了这些工作,慢慢的,就会和依安分开。”

  “我不愿意,于是后来,我成了依安专业的摄影和造型师。”

  “那是我最快乐的日子。每天和依安一起,做自己喜欢的事儿,和志同道合的朋友聊天玩耍。”

  “可后来,那个渣男出现,一切都变了!”

  “他是依安的同事,从第一次见面起,就疯狂的追求依安。”

  “依安没有恋爱经验,慢慢的就被他骗到手。”

  “恋爱这种事儿,你情我愿,分分合合都是正常了。可他不应该,不应该玩弄依安!”

  “他不是真的喜欢她,追求依安就出于猎奇,想让依安成为他猎艳史上最特别的一笔。”

  “他做了什么?”

  “他拍了依安的照片。是那种照片。他让依安穿着lo裙和他……”女孩顿了顿,眼里恨意弥漫。

  “依安是不愿意的,最后屈从,是因为爱他。可这种宁愿舍弃自尊的爱换来了什么?”

  “是那个渣男的疼爱和感激吗?”

  “不,只有侮辱。”

  “这个王八蛋竟然偷偷录下全过程,发到s上,就为了炫耀!”

  “!”原慕转头看谢执,谢执也十分惊讶。因为女孩说的这些,他们当初调查的时候,并没有查到。

  “那后来怎么样了?”

  “当然是被发现了。”

  “录像里,依安那条裙子是日牌限量。是设计师为种草姬特别设计。全世界就只有她有。所以,即便那个渣男把依安的脸打了马赛克也是毫无卵用。”

  “很快,所有人都知道了,lo圈里传的风风雨雨,只要是混的久的,有点路数的,都能辗转拿到这个视频。”

  “为什么不报警?”谢执皱眉。

  女孩扭曲着笑着反问,“警察先生,我问你,换你你会吗?”

  “分明已经不是什么封建社会,可贞操这两个字却像是铭刻进了女人的骨子里。”

  “只要你出了事儿,别管是不是被渣了,被陷害,被强丨奸。永远都有哪个骂你不自尊自爱的人。而且这种人还是很大一部分不是吗?”

  “所以,依安要怎么报警?难道还要闹大了,让她所有三次元的亲戚朋友工作单位的领导同事也都知道,然后嘲笑她吗?”

  “……”谢执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女孩冷笑着继续,“你们肯定不敢相信,发生了这么大的事儿,正常人都应该给个交代。可那个渣男竟然转头就跑,直接回了省城,连句分手都不敢当面说。”

  “所有的烂摊子都留给了依安。”

  “她不是那种自怨自艾的女孩,一开始,她也难过,也崩溃,但还能挺住。”

  “可后来,好不容易,我看她好了一点,我们出去拍照。可有人留言问她,这裙子没做过别的吧!”

  “这句话,就是在暗示之前的视频了。可紧接着,不少人都跟着回复,竟然那她的事儿,完成了一个梗。”

  “这种嘲讽,比当面抽她嘴巴还让她难受。我眼睁睁的看着依安崩溃了。”

  “从那之后,依安再也没有碰过小裙子,出门也都打扮得很古板。不愿意和人交流,不在笑,自信也渐渐没有了。”

  “我什么都做不了,只能陪着她,看着她一天天腐朽。直到有一天,她拿起了刀,想要自杀。”

  像是想起了什么不忍回忆的画面,女孩摇摇头,很快一语带过。

  “等她冷静下来,我们去了医院,确诊是抑郁症。”

  “其实确诊那天,我们挺高兴的。因为大夫说,依安是病了,是可以治的。”

  “在医生的建议下,她开了药,也约定了定期疏导。当然了,我一定会陪着她。”

  “但真的很痛苦。你们不能明白,抑郁症的患者,不是他们自己想要死的,他们控制不住。”

  “情绪上来的时候,人就是情绪的傀儡。什么思维,什么冷静,什么都没有。就像是溺水的人脚上拴着一根绳子。不管你怎么拼命求救,依然会拉着你一点一点的沉入深渊。”

  “但是依安很坚强,不,她一直都是很坚强的。她说,就算是为了我,也一定要好好活下来。”

  “就这样,有过了大半年,我们的努力没有白费,依安终于好多了。甚至她还重新穿回了lo裙。”

  “我亲手为她画的妆,做了头发。然后去拍了照。”

  “真的好美,有一瞬间,我觉得过去的依安又回来了。当然,照片发出去后,也收到了一些不好的留言。可事情过去好久了,也的确是依安遇人不淑。都是女孩子,总能互相理解的啊!”

  “但依安还是受了影响。那几天她心情很不好,药物也没有什么太大的用处。可我偏偏学校有个实验不能陪在她身边,只能通过视频电话和语音一直陪着她。”

  “其实,她走那天,先给我打了电话,说自己要出门一趟。还说等回来,她就会好了。然后和我一起去参加三月份的茶话会。”

  “还说,给我带礼物回来。”

  “结果……”女孩捂住脸哭得泣不成声。

  “我应该发现的!我应该早早就发现的,那个王八蛋在燕京混不下去,就回到了省城老家。”

  “依安说不定就是被他刺激的,要不然,为什么会在这里,在这里自杀。”

  “所以你们说,我不应该杀了那个渣男吗?”

  女孩抬头,眼里只剩下狠戾和仇恨,“他害死了我的天使!他就应该偿命。”

  “至于他的父母、亲友,也都应该尝尝我的绝望。”

  “作为父母,没有好好教导儿子,让他成为了一个玩弄女人感情的混蛋!”

  “作为朋友,没有在他最开始发出视频的时候,就阻拦劝说,反而一味起哄,让身为受害者的女孩承受二次伤害。”

  “他们该死,都应该去死!”

  女孩说的决绝,精神几乎完全崩溃。

  原慕却问了她一句话,“那你的父母呢?”

  “什么?”

  “你替依安惩罚渣男,也惩罚渣男的父母。那么如果你出事儿,谁来安抚你父母的悲痛欲绝?”

  “……”女孩恍然。

  原慕叹了口气,“傻姑娘。”

  女孩愣愣的抬头看着他,直到良久,她突然捂着脸,小声的啜泣起来。

  原慕凑近,却听见她带着哭音的呢喃。

  “依安是真的想活下来,你们都不懂,那条裙子,她走的哪天,穿的那条裙子,名字叫做重生。”

  如果不是真的对这个世界绝望了,她又怎么会穿着代表新生的裙子,去走向死亡?

  这简直是最滑稽的大笑话!

  原慕叹了口气,谢执趁机问她,“所以,到底是谁教给你的,要你去杀人,用血债血偿的方式报仇?”

  “没有谁……”女孩依旧咬死了不说。

  “是吗?那为什么我能看到你和另外两个人的聊天记录?”

  “几个小时前直播杀死前夫在自杀的女人,亲口承认,是和你约定好的!她来打样,你会立刻根上。”

  “……”

  “我是在帮你,你现在的行为,叫做犯罪准备。行政拘留是肯定跑不掉的。到时候档案上留一笔,还要通知父母,你以为你以后的日子就好过了?”

  “说出来,最起码还能依情从轻,你自己想清楚了。更何况,依安的案子现在还没有结案,到底是自杀还是诱导他杀都没有最终定论。你自己想清楚了。”

  “什么意思?”女孩抬头看着谢执。

  “你是说,依安可能不是自杀?是有人害她?这怎么可能?不是因为抑郁症吗?”

  “你说清楚!快点说清楚!”

  谢执,“我只是说可能,具体是不是,还要看证据。所以你的证词很重要。我必须知道你到底是被人怂恿,还是自己送上门。”

  女孩思考着谢执的话,像是在判断他话里的真假。

  谢执,“你怕不是真蠢,你也说了,那条裙子叫重生。依安真的要死,怎么不穿一件叫棺材的过去?”

  “你不是最了解她吗?”

  “……”女孩一激灵,猛地抬头看向谢执。足足过了好几分钟,她终于松了口。

  “是群主。是她帮我查出渣男地址的。”

  “果然,有证据吗?”

  “有。在我手机里。”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