敖丙心中有种不好的预感,他摸着哪吒的脑袋,低头挤出笑。

  “我自小锦衣玉食,父母兄弟也对我和善。我是龙,要风得风,要雨得雨。所以,我没有受过苦。哪吒,我看到你这副模样我也难过,可我不是你,我无法体会你的感受……”

  他叹息了声,垂眸,“但我是你的朋友。”

  语罢,他不知道从哪儿取出了一枚明亮珠子,珠子上系了根红绳。

  他将红绳套在哪吒的脖子上道:“你知道我喜欢又圆又亮又大的东西,这颗珠子是我龙宫中上千万颗珠子里最喜欢的一颗,我将它借你十年。”

  哪吒低头看向珠子,他心脏跟着颤了颤,嘴唇被咬了咬,一时间他的眼眶又热了。

  “若我还是灵珠子就好了,好歹还是一枚又圆又亮的珠子,一定会有不少龙喜欢我。”

  敖丙无奈低笑,“死物是无法与活物相比的。我喜欢死物只是因为它的外表,可当活生生的人站着跟我说话,它的灵魂才是最新奇、最有趣的。”

  十日后。

  子升再见到敖丙时,他发现对方面色发白,身上的龙气也少了些。

  子升心头一震,他连忙施法捻诀对着敖丙体内打探了一番,而后大惊道:“敖丙!你身上龙珠哪儿去了?!”

  敖丙叹了声,他摆了摆手坐到了子升的位子上,顺便从袖中拿起一双玉筷子吃了口桌上的凉拌海蜇。

  “我将它借给一个小孩了,他就是之前我给你说过与我一同为殷商变种子的那个。”

  子升知道敖丙还挺喜欢那个孩子的,但他想不来是何种缘由是需要敖丙将龙珠给予他。

  敖丙没等子升问,便自己道:“他大劫到了,关乎生死,我看他似乎很难渡过这个劫。”

  子升眉头微蹙,他问道:“那小孩是何身份?”

  敖丙瞥了子升一眼,又施法从子升腰间取下糖果,如实道:“陈塘关李总兵三子,李哪吒。”

  子升:……

  好家伙,到头来他没拿你的命,你倒是主动把命给他了。

  子升仰头,乌黑的双眸变得朦胧,他看到敖丙头上有一根黑色的线接连天空并且愈发明显。

  他神色复杂道:“你知道你生死劫何时来吗?”

  敖丙抬头,似有所感望向天空,他疑惑道:“生死劫?我一直就在东海附近,从不外出寻事。生死劫……应当还早着吧。”

  敖丙摸了摸脑袋,“也不知哪吒怎么样了?十日前他便要说渡劫……嘶,不行,虽我实力不济甚至可能给他添麻烦,但我还是得待在他附近,至少在远处看着也好。”

  敖丙从座椅上站了起来,向殿外走去。

  大殿之外,日光耀眼,所望之处尽是广阔的天空。

  子升的目光追随着敖丙的背影一同来到殿外,他发现对方头顶的那根黑线肉眼可见地越来越浓。

  子升深感不妙,他急忙跑上前去一边施法为防有突发情况,一边对着敖丙喊道:“敖丙,你的生死劫……”

  敖丙身着一身水蓝衣,听到子升呼声他转过头来。

  他的一半脸位于屋檐下,日光顺着他的龙角洒在另外半边脸上,光与暗恰好从他的鼻梁处均分。

  他挑起眼尾笑问道:“怎么了?”

  子升还未跑到门外,敖丙头顶的那根黑线突然绷断。子升一怔,见敖丙安然无恙,他明白了。

  他原地站住,轻声道:“……已经过了。”

  敖丙有些不明所以。忽然,他的笑容敛下,双眼茫然地望向天边。

  “他……他没了……”

  太乙真人为哪吒所新寻的劫难是一上古妖邪。

  妖邪长着羊角,面容似候,一身鹤羽。其一共八条腿,前四条腿如马腿,后四条腿像牛腿。它的牙齿又密又尖,上下共一百二十八颗,其声如熊吼。

  它喜欢以人为食,但凡将人吃到一半剩下,剩下的那些便会化为瘟疫席卷整个村镇。

  不过,它寻常是百年一进食。

  它平日最喜欢的就是洗澡,只是它不喜欢在海中洗,而是喜欢将水引到陆地上。当水有五丈高时,它才快活得戏起水来。如果有人在它耳边惨叫,那便是一道极为动听的乐声。

  近日,它恰好苏醒了,且行迹就在陈塘关附近。

  本来太乙真人可亲手将其灭掉,但他选择留下了这个妖邪,并让自己的徒弟哪吒用此来渡劫。

  哪吒手持混天绫,颈戴乾坤圈,他踩着虚空朝妖邪奔去。www.letnovel.com

  天空阴沉下来,邪风挂断了树枝。明明方才还是炎炎夏日,百姓们却环住了臂膀瑟瑟发抖。

  他们望向天空,只见黑压压的阴气中间有一道金光。那缕光芒很是明亮,让他们心生温暖。

  “那是何物?”人们迟疑道。

  “快看,快看那处黑云下面的脚!那是马脚还是牛脚?”

  “糟了,那不是马也不是牛,那是妖邪!陈塘关怕是要发水灾了!”

  “这可怎么办啊!”

  “等等,那道金光我认识,那好像是李总兵家的李哪吒!”

  “什么?竟然是那孩子。”

  “哪吒也是好孩子……我,哎!是我狭隘了。”

  “若陈塘关能顺利度过这场劫,我就让我家孩子天天去找哪吒玩。”

  狂风挂掉了屋檐上的瓦片,院中传出脆响。

  原本应该组织百姓逃离的李靖却没有离开李府。

  今日哪吒不调皮了,府中也没了孩子的声音。天边的金光照在他的背影上,他顿了顿,却没有回头,而是径直走入了书房中。

  他推开了桌面上的文书,下面果然压着一封信,上面的字迹歪歪扭扭,一看便知何人所书。

  李靖知道他的儿子心思单纯,也知道以他儿子的性格定会在他书房中留下一封信。

  他平静将信打开,其中内容映入眼底。

  爹,我觉得你应当是喜欢我的,只是你不愿意说罢了。

  我的出生让很多人难受了,本来爹可以毫无顾忌爱我的,但如今却要担心自己卷进来,陈塘关卷进来。

  师父说,我的大劫到了。到时我会舍去肉身,魂魄飘荡三年,修为更进一步成为金仙,好祝西岐成就大业。

  可哪吒不是一颗冰冷只会闪着金光的珠子,哪吒喜欢爹娘,喜欢李府,既然爹娘是殷商人,哪吒不会让爹娘为难。

  既然我死后还要因为灵珠子这个身份受人驱使,那我到时会将灵智从灵珠子上抽出来,把灵珠子还给阐教。

  但哪吒喜欢爹娘,爹娘给的身体哪吒不想还回去。可那时哪吒都已经魂飞魄散了,也用不了身体了。

  今年陈塘关粮食不丰,哪吒做主将爹娘给的身体化作一场夏雨,到时陈塘关就会大丰收了!

  当年是哪吒不对,哪吒不该吃了那枚红薯,现在哪吒将粮食还给百姓。

  爹,哪吒走时是开心的。

  天空中,哪吒灵魂出窍,肉身落于邪云中。

  他虽已身死,但妖邪也受到了重创。

  原本妖邪打算回去养伤,但他却看到了哪吒脖子上挂的那枚龙珠。

  龙珠灵气磅礴,它眼生贪婪,于是伸手欲抢,打算将龙珠里面的灵气吸干。

  哪吒正准备将自己的魂魄从灵珠子中抽离,他见到了这一幕,怒气滔天。

  他为了护住龙珠,于是扑向妖邪自爆。

  天上传来狰狞的惨叫声,人们向天上望去,却见天空金光弥漫,邪云渐渐冲散,一场大雨洒到了陈塘关的每一个角落。

  李府院中荷叶摇曳,雨水淋到水缸中荡开一圈圈波浪。

  在丝丝小雨下,书房的窗内有一道男人的剪影一动不动。

  在远处等待灵珠子落下的太乙真人呆住了,他本想等徒弟大劫过后将妖邪灭掉,哪知徒弟与妖邪一同没了气息。

  他手掌微松,手心处是一缩小的莲藕身,他早就为徒弟准备好了。

  这是万年前他行大功,他师父元始天尊所赐予他的莲藕。据说这莲藕是来自三十三重天上,他师祖鸿钧道祖所种。

  他为徒弟打点好了一切,也拿出了至宝,却不想……

  活了几十万年的太乙真人竟眼眶红了,他哑声道:“傻徒儿……”

  事后,他也未将莲藕收回,而是身形微显佝偻地来到李府。

  殷夫人不愿见他,是李靖出的面。

  李靖看到他神色冷漠,连一句话也没有。

  太乙真人知道整个李府都是恨他的,他叹息,将莲藕身拿了出来交于李靖。

  他道:“灵珠子碎了,他与阐教的命也结了。若今后他还能回来,这具身体便送与他。他的命便是自己的命,我也不会再强求他。”

  李靖反问他,“魂飞魄散了,如何回来?”

  太乙真人顿住,他眼神缥缈道:“若能保住它一丝真魄,而后为他立庙,莲藕身放于庙中受人香火供奉,香火够了,魂魄便可重归。”

  太乙真人知道此事几乎没有可能,眼神变得灰败。他告别李靖后缓慢离开,整个人就像是老了许多。

  李靖伫立在府中,他紧握住莲藕身不愿松开。

  后来,敖丙急匆匆赶到,他见到李靖单薄的身影叹息了声,而后赶忙上前安抚。

  “李总兵节哀,哪吒是我的朋友,我同样心里不好受。但是,值得庆幸的是,一切还有回旋……”

  李靖蓦地转身,深深望着他。

  敖丙摇头轻叹,“他大劫前,我将我的龙珠交于他。如今我还活着,那龙珠便也没碎。我能感应到,他还有些许魂魄藏在我龙珠中。如今也不知道去哪儿了。哪吒也累了,在他魂魄重聚前就让他好好玩玩,也算是弥补他幼时的遗憾。”

  李靖闻言,绷紧的神经终于放松了下来,他掀起衣摆欲对敖丙行大礼。

  敖丙急忙拦住,道:“使不得,使不得。”

  作者有话要说:今日更新早一点

  为防止乱想,先剧透:

  未来大侄子一体两魂,哪吒随时可以抽走。感谢在2021091421:36:502021091516:50:36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守望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优雅的圆苹果54瓶;君兮50瓶;开心就好37瓶;2902613130瓶;我是一个柠檬精、水墨染20瓶;圆滚滚家的团子12瓶;越抚、23490319、你好、木桑子、mg甜橙真甜10瓶;救救孩子吧6瓶;奶香小馒头、是我啊5瓶;七七4瓶;花开半夏、兔小白2瓶;啵比赞比平安喜乐、梦、蛤蛤蛤、大头张张、好多心、是你的小可爱呀、爱花花草草的你、潇潇暮雨、堕渊、满天星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