柠檬小说 > 修真小说 > 武林门派争霸录薛畅 > 第二十六章 留下的测试
  女孩一见薛畅出现,高兴的说道:“太好了,你终于醒了,谢谢你今天救了我!”

  “就他那点本事连自己都救不了,还救你呢!要不是我及时出现,吓跑了姓唐的和他的手下,他早就去见阎王爷了!”那个胖子不满的说道。

  “哼,还好意思说及时出现?!如果不是他勇敢的拦住马车,等你赶到那里,我早就被坏蛋带出镇子了!”女孩立刻反驳道。

  听着两个人的吵嘴,薛畅忍着笑,上前拱了拱手,说道:“多谢两位的救命之恩!”

  那胖子接过话头:“你这个小娃儿是应该感谢我,你被暗器打中穴道,又被姓唐的内劲侵入体内,虽然不多,但也足够损伤你的经脉,要不是我及时施救,你怎么可能这么快就站起来走路。还有,你撞墙上,断了两根肋骨,也是我给你接上的,还扎上了绷带,我帮了你这么多,说吧,你该怎么感谢我?”www.letnovel.com

  薛畅一愣,完全没想到对方会索要回报如此直接。

  “老头,他可是我的救命恩人,你怎么可以这样说话!”女孩不满的嚷道。

  “我这是为了你好,你不是说店里缺人手不安全吗,现在我就给你找了一个帮手。”那胖子一手撑着桌子,瞪着薛畅,嗡声嗡气的说道:“小子,你可以在我的店里继续养伤,但要顺便帮我干点活,你觉得怎样?”那架势似乎薛畅不答应就要将他扔出店外一样。

  其实这个要求对薛畅是有利的,毕竟他现在受了伤,哪儿也去不了,但他没有立刻答应,而是问道:“请问,跟我一起的那个小孩现在在哪?”

  “你说的是那个小乞丐吧?”胖子满不在乎的说道:“哭着闹着的非要守在你身边,我嫌烦,把他赶到门外去了。我说你呀,本事不咋样,居然也敢收徒,这不是误人子弟吗!”

  薛畅没有理他,礼貌的对女孩说道:“他应该还在外面,能帮我把他叫进来吗?”

  女孩二话不说,站起身,就去开门。

  “吱嘎”一声,门打开,光线透射进来,这下薛畅看清了眼前这胖子的相貌:大光头、头皮锃亮,大圆脸、泛着油光,眼睛不大不小、但溜圆,嘴巴大、而且厚,鼻子不大像蒜头,眉毛稀疏、而且全白,也由此可知他的年龄至少已过半百。上半身滚圆象球,脖子短、被肥肉遮掩几乎看不见,看起来就象是大球顶着小球……模样长得颇为喜庆。

  “师父,你没事了?!”徐熙欢喜的跑了进来。

  “没大事,伤基本上好了。”薛畅安慰他,目光却停留在站在门口边的那个樊狗儿身上,然后手指着他,对女孩说道:“请让他也进来吧。”

  女孩回头看了看樊狗儿,忆起自己从马车里出来时这个青年手持弹弓、就站在倒地的薛畅的旁边,于是毫无犹豫的向他招了招手。

  樊狗儿露出喜色,大步走进店内。

  “我们三个给你干活,直到我伤好。”薛畅对耿胖子说道。

  “三个人?!”耿胖子却叫嚷起来:“我这店铺不需要这么多人,两个足够,三个太多,太浪费粮食!”

  女孩忍不住又要说话,却被薛畅抢了先:“我听说这个店有一个规矩,只要能做出你没有品尝过的菜肴,就可以在这里免费就餐一个月,不知道这是不是真的?”

  “当然是真的!”耿胖子上下打量着他,露出不屑的神情:“难道你要给我做一道我没吃过的菜?我看还是算了吧,别看你一副乞丐打扮,可是却长得细皮嫩肉的,不像是干过粗活的人,别糟蹋了我的食材。”

  “不试试怎么知道。”薛畅一脸自信,并且激将道:“你该不会只是说说而已,从来就没打算要履行诺言。”

  “我耿珀一个唾沫一个钉,从来说话算话!”耿胖子气得剁脚:“说吧,你要做什么菜,我给你准备食材。”

  “菜名让我先保密。”薛畅负起双手,一点儿也不怯场的说道:“不过食材你得先给我准备好,一条至少一斤多的活草鱼、一斤豆芽、鸡蛋清…不,就一个鸡蛋吧,一把小葱,几颗蒜,一大块姜,盐,大把花椒,辣椒有吗?”

  “没听说过,那是什么玩意?”耿珀反问。

  薛畅挠挠头:看来这一世也跟前世一样,辣椒还远在美洲,还未传入中国。

  他不得不问道:“平时你们想吃辣的食物,用什么调料?”

  “你连这都不知道,居然还敢夸自己能做出好菜!”耿珀瞪大双眼。

  “我到底会不会做,等菜做好了,你尝尝就知道了。”薛畅毫不示弱的回应道。

  这时,女孩插话道:“让食物产生辣味的调料主要有芥末和茱萸,不过既然你是要做鱼,最好用茱萸,因为它能够去腥。”

  “那就来一把茱萸吧,料……黄酒有吗?”

  “你做条鱼还这么奢侈啊,还要喝酒!”耿珀忍不住又呛声道。

  “什么喝酒?我那是用来给鱼去腥调味,看来你也是没有,算了算了——”

  “有,我有!丫头,去把我放在酒窖里的那半坛江南黄酒拿来,我倒要看看你会做出什么样的美食!”

  “豆粉——算了,这肯定是没有。菜油有吗?”

  “看来你还真是富贵人家出身,一般的饭铺能有猪油就不错了,不过我这里还真有,满足你的要求,还需要什么东西都说出来吧。”

  “豆瓣酱——不,豆豉有吗?”

  “有,我亲手做的豆豉,整个绵州地区找不到比这更好的了。”

  “呃……基本就这些,没有其他的了。”

  “行,你先跟我去抓鱼。你两个小家伙听丫头的吩咐,去把他说的其他东西都准备好。”耿珀倒也干脆,立刻把任务分配好,带着薛畅穿过走廊,来到后院。

  薛畅没想到这家饭铺的后院有一块不小的空地,铺的是烧制的砖石,地面坚硬平整,在靠近院墙的一侧建有一个水池,耿珀拿起水池边的一根木杆抄网,朝水池里瞄了一眼,问道:“要草鱼?”

  “对。”薛畅话音刚落,就见耿珀手持抄网,闪电般的一晃,细麻绳织的网兜里就多了一条活蹦乱跳的鱼。

  耿珀伸出手指勾住鱼腮,拎起来说道:“有两斤半,够了吗?”

  “够了。”

  然后两人来到后院旁边的厨房,其他人已经准备好食材,等候在这里。

  这个厨房的面积也不小,有四个灶,而且收拾得还比较干净,跟外面那个不大的店面有些不太匹配。

  薛畅仔细的打量完厨房,伸手将挂在墙上的一件长围裙系上,挽起袖子,又让徐熙舀一勺清水,将自己的双手洗净,然后又将菜板洗净……

  耿珀看着他所做的这一切,板着的面孔稍有舒展。

  薛畅仔细的看了看钉在墙上的刀架里的各式各样的菜刀,最终挑了一把较为细长且刃面很锋利的刀,又用清水洗净,放在菜板边。左手抓起草鱼按在菜板上,那鱼还在摇头摆尾的挣扎,薛畅拿刀背轻轻一拍,以他现在的力量又岂是一条鱼所能承受的,瞬间就不动了。

  薛畅开始给鱼刮鳞。

  片刻之后,耿珀忍不住又讥讽道:“你到底会不会做鱼?连怎么刮鱼鳞都不会,瞧把那鱼皮划得跟破布似的。”

  “你别管我刮得怎么样,反正我做好了,你就知道好不好吃。”薛畅有点心虚的回嘴,他以前做鱼的次数确实不少,但大多都是由鱼贩子处理好了,带回家直接做,亲手刮鱼鳞、切鱼的经验确实欠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