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繁来到陆涯身边时,发现他睁着眼睛,正试图坐起来。

  确定人活着,顾繁才有心情查看他的身体情况。

  此时的陆涯十分狼狈。

  他冰冷却俊美的左脸上多了一道狰狞的伤口,仿佛有利刃贴面飞过,割裂血肉。

  他的左腿更惨,直接钉上了一排锋利土刺,幸好S级战甲的防御够强,极大地削弱了风熊的致命一击,使得那几根土刺虽然破坏了战甲层,刺进陆涯的腿,却并没有伤到陆涯的骨头。

  “忍一忍。”

  顾繁蹲下去,动手拔刺之前,低声提醒陆涯。

  陆涯:“谢谢。”

  顾繁一手按住他的膝盖,每拔出一根土刺,便立即对着伤口施展木系法决“治愈术”,连着拔完六根,连续施展了六次“治愈术”,顾繁体内的木灵力已经耗尽一半,但因为她的修为浅、陆涯血窟窿太大,她的第一轮救治,只是暂且帮他止住了血。

  顾繁又施展了第二轮,以耗尽木灵力的代价,让陆涯的六个血窟窿终于微微愈合,轻微的行动不至于出血了。

  顾繁坐到地上,脸色苍白地抹了抹汗。

  陆涯默默地看着她,漆黑的眸子看不出什么情绪。

  顾繁还记得她在监狱给了孟连营一颗生肌补血丹,后来骗陆涯说她只是用木系异能治好的孟连营,与陆涯对视一眼,她惭愧地解释道:“你的伤口太多,每一处又很严重,如果只有一处,我应该能治好,现在,我精神力接近枯竭,只能先这样了。”

  陆涯表示理解。

  顾繁继续擦汗。

  陆涯看着腿上的伤,不知在想什么。

  “风熊应该死透了吧?”周围越来越暗,顾繁想快点离开。

  陆涯道:“死了,不过控制那把巨剑耗尽了我的精神力,今晚你我只能留在这里过夜。”

  顾繁开始紧张:“你的精神力……”

  陆涯:“土系怪兽擅长防御,这头风熊还是S级,等会儿你去取它的晶核,便知道它的身体防御有多强,如果我不尽力,可能又被它逃了。”

  顾繁:“那现在怎么办?我只能对付少量C级怪兽,万一……”

  陆涯:“有风熊的气息在,两三天内应该不会有其他怪兽靠近这边,你不用担心。”

  顾繁:“你的精神力需要多长时间恢复?”

  陆涯:“明早对付少量A级怪没问题。”

  听了这话,顾繁才稍微放心。

  旁边的空地上,突然多了一把轮椅。

  陆涯:“扶我上去吧,我教你如何收拾风熊的尸体。”

  顾繁明白了,弯腰站在他身边,双手放到他的腋下,凭借修真者远胜常人的身体素质,稳稳地将比她高了一头的陆涯扶了起来。

  “你异能不强,力气倒不小。”

  坐到轮椅上的陆涯,看着顾繁点评道。

  顾繁笑笑:“可能从小跟着爷爷在深山老林里奔波,练出体力来了。”

  陆涯不置可否。

  顾繁慢慢推着他来到风熊的尸体旁。

  刚刚生死悬于一线,顾繁对风熊只有庞大、漆黑两个印象,现在仔细一看,才发现这头风熊的体表覆盖着一层泛着金属光泽的黑色麟甲,如坚硬的岩石,从金剑造成的伤口处观察,这层麟甲足足有半臂之厚。

  如此防御,陆涯要把一柄巨剑插.进去那么深,怪不得要全力以赴。

  “确定是真的死了吗?”顾繁还是有点担心。

  陆涯:“你可以在它耳朵旁放个火球试试。”

  顾繁就照着风熊的两个耳朵分别放了一个火球。

  砰砰两声,火球炸裂,变成黑烟被风吹散了,风熊一动不动,耳边的麟甲也毫发无损,既证明风熊是真的死了所以面对攻击没有反应,也证明顾繁的攻击力是真的不行。

  为了让她更放心,陆涯将那把巨剑收回了空间晶石。

  巨剑脱离熊身时带出更多的血,风熊仍是纹丝不动。

  顾繁相信,它是真的死了。

  “那柄剑,不是你的异能?”顾繁好奇地问。

  精神力枯竭似乎让陆涯有些头疼,他脑袋后仰靠着轮椅椅背,一手轻轻地捏着额心,一边低声解释道:“是我用异能凝练出来的一把S级合金剑,第一次光凝练剑尖便耗尽了我的精神力,全部完成后,我将它放进空间,方便随时使用。”

  顾繁懂了,陆涯用他的方式为自己炼制了一把顶级法宝,他平时使用的金线,纯粹是为了对付低级怪兽用的。

  陆涯伸手,掌心多了一把与那柄金剑同色的匕首,他似乎连力气都没有了,用眼神示意顾繁走过来拿:“这把也是S级品质,你拿去切割风熊。”

  顾繁如获至宝,拿过匕首,忍不住先摸了摸刀身。

  “等你治好我的伤,这把匕首便是我送你的谢礼。”

  顾繁惊喜地抬起头。

  陆涯修长的手仍然捏着眉心,这个动作挡住了他的一只眼睛,露出来的那只平静地看着她。

  顾繁不禁客气了下:“我治好你,你才能保护我平安返回基地,咱们互帮互助,谢礼就算了。”

  陆涯:“你是我带出来的,我本就该负责你的安全。”

  顾繁露出一个矜持的微笑:“那就多谢少帅了。”

  “趁天还没有彻底变黑,去取晶核吧。”陆涯闭上眼睛说。

  顾繁就将他推到风熊的巨头这边,方便指点她取核技巧,然后自己拿着匕首跳到风熊的脖子上,从风熊的口腔下手。

  陆涯不知何时睁开了眼睛,看着那个在昏暗的树林中仍然白得发光的女孩子,神色雀跃又专注地做着一件血腥无比的事。

  据他的观察,她是真的攻击差又怕死,可她又足够专业,凡是与炼丹相关的工作,她都游刃有余。

  所以,她的强项只是炼丹?

  夜色彻底降临前,顾繁终于取出了风熊的晶核,土黄色。

  她满手血污地看向陆涯,眼中隐含期待。

  陆涯却道:“给我吧。”

  顾繁难掩失望,她还以为,陆涯会大方到将这枚S级的晶核也送她。

  “内脏血肉可以给你,其他部位属于军队。”

  陆涯收起晶核,顺便将风熊的尸体也收了进去,只留一地风熊的血液与气息。

  跟着,陆涯放出了那辆房车,看向顾繁:“进去休息之前,我想先洗个澡。”

  条件允许的情况下,他不想勉强自己全身脏污。

  顾繁:“你的腿伤那么严重,怎么洗?”

  陆涯:“可以请你帮忙吗?报酬是一枚一立方米的晶石,另外,不用清洗隐私部位。”

  顾繁立即成交。

  陆涯给了她两个塑料桶,顾繁去河边提水,返回来后,凑近一看,发现陆涯已经脱下了他那套S级战甲,全身上下只剩一条四角内裤。

  那轮椅非常高级,不知陆涯按了哪里,轮椅竟然变成了一张躺椅。

  “这样你会方便一些。”陆涯平静地道。

  顾繁也觉得方便多了。

  作为一个无心情爱的百岁女修,陆涯俊美的五官、健美的身体乃至强悍的实力都影响不了顾繁分毫,她像清洗一具妖兽尸体一样神色自若地给陆涯擦了一遍身体,甚至洗到隐私部位附近时,她都面不改色,更没往不该看的地方乱瞥。

  帮陆涯换上他的黑绸睡衣,清洁工作算是彻底完成了。

  陆涯递给她一枚黑色晶石,晶石外围镶嵌了银质边框,再串上一根黑绳,可以戴在脖子上。

  “如果你喜欢,可以换条挂链,充当饰品。”

  顾繁并不在意这些,她只需要一颗空间晶石掩饰储物玉镯。指腹抚过晶石光滑的表面,顾繁兴奋道:“这个怎么用?”

  陆涯:“注入精神力,除非你死,以后只有你能打开它。”

  顾繁将神识探进去,脑海中便出现了一立方米的狭窄空间,里面还摆了好几个装有怪兽身体部位的塑料桶。

  “我已经将我的精神力抹去了。”陆涯观察她的神情,主动解释道。

  顾繁感激他的周到,戴好晶石,她看向房车:“我先扶你进去,还是?”

  “先去洗洗吧,你身上都是血,弄脏了车还要清理。”

  “嗯。”

  “背包里有备用战甲吗?”

  “没有,不过没关系,我是火系异能者,洗完澡后可以自己烘干。”

  陆涯就没再说什么,看着顾繁抱着他破损的战甲、拎着一只塑料桶走向河边,身影被夜色掩盖。

  断断续续的水声不断地传过来。

  深山老林、孤男寡女,似乎很适合发生什么。

  陆涯自然没有那种闲情逸致,让他意外的是顾繁的反应,他几乎赤身裸.体暴露在她眼前,她的呼吸都没变过一次。

  不过,她明明有那种红色丹药却舍不得给他用,本就说明他的外表与身份对她没有任何吸引力。

  过了半小时左右,顾繁回来了。

  她过来搀扶陆涯上车。

  陆涯的鼻子已经习惯了黑熊的血腥味,所以,当顾繁靠近,他轻易地分辨出了曾经闻到过的那丝花香,似有若无,而她的身上,再无任何血腥。

  不任何清洗剂,她竟然能洗得这么干净?

  涉及到隐私,陆涯没有打听她洗澡的具体细节。

  上了车,陆涯摸到按钮,放下房车四面的车帘,打开灯。

  灯光一亮,陆涯下意识地看向身边的女人。

  为了扶他,她低着头,娇嫩盈透的脸因为吃力浮现一层薄红,这让她身上的香更加明显。www.letnovel.com

  陆涯的视线,不禁顺着她的脸庞往下移。

  深灰色的战甲遮住了她更多的颈下肌肤,那战甲崭新如初,闻不出任何血味儿。

  顾繁用脚踹开了卧室的门。

  陆涯不再观察她。

  顾繁小心翼翼将他放到床上,还谨慎地替他检查一番伤口:“明早我的精神力也能恢复得差不多,到时候再给你疗伤。”

  陆涯:“谢谢。”

  顾繁笑笑:“毕竟拿了你的谢礼,怎能不尽力,那好,你睡吧,我去外面守着。”

  陆涯点头。

  顾繁替他关灯,退出卧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