柠檬小说 > 言情小说 > 你笑起来真好看 > 第4章 考了年级第一
  在这次摄影比赛后,时理很久没有拿起相机。

  父亲也发现了这件事情,他心里比谁都清楚,时理的摄影天分是让人惊叹的。

  “我能进来吗?”父亲敲了敲时理的房门。

  “可以。”

  走进房间,时理正坐在书桌前坐着物理题。高一下学期分科的时候,他选择了理科。

  现在高二上学期已经开学快一个月了,下周就要月考,他正在复习。

  时理长大以后话就更少了,父亲也不常在家,和他的交流不多。一时间父亲不知道怎么直入主题,问了一句,“最近学习忙吗?”www.letnovel.com

  “还行。您有什么事吗?”时理戴着一副金丝边眼镜,没抬头。刘海有些长,遮住了一点眼睛。

  “也没什么事,就是最近没怎么看你拍照了。”

  “哦。”

  时理已经不是小时候那个跟着爸爸后面软软的小男孩了。

  察觉到儿子的冷淡,父亲沉默了一下。

  转身坐在儿子床上,“你想去拍星空吗?”

  时理愣了一下,有点惊喜,但是他又抿了一下嘴,接着写作业。

  “不想。”

  “真的不想吗?”

  “那太可惜了,听你殷叔叔说下个月咱们市有群天文摄影爱好者要去钟山拍照,据说能拍出银河拱桥。拍出来的照片,我估计很壮观,可能一辈子都忘不了。”

  时理心里默默地想着,银河拱桥?那该有多美啊。

  因为摄影,浩瀚的宇宙突然成为了你人生回忆的一部分。

  他有点心动,但是他拉不下脸跟父亲说自己要去。

  毕竟父亲上次那么不留情面的说他,已经让他觉得很丢脸了。加上刚才已经冷淡拒绝了,总不能反悔。

  父亲一边说着一边偷偷观察着儿子的神情。

  诶,有戏!估计臭小孩拉不下自己的自尊心呢。

  父亲看着他桌上的作业,又慢慢地开口:“时理,你别这么快拒绝。我也不是强要你去,毕竟这次去的人也有限。这样吧,要是你月考考了年级第一,我就去和你殷叔叔说,带你去。”

  “我又没说我要去。”时理还在挣扎。

  “行,那你考虑考虑。我先走了。”父亲知道自己儿子的性格。傲娇的很,别扭起来能把自己坑死。何况自己上次那么直接的说他,也的确是伤了儿子的心。

  带上门,父亲就离开了。

  房间里又回归了安静。

  时理放下笔,打开电脑开始搜索天文摄影。

  看着一张张绚丽的星空图片,时理着迷了。这和他以往看到的风景完全不一样,如果能够自己亲手拍一张这样的照片,那该有多好啊。

  于是,他失眠了。

  早上,他顶着黑眼圈进了教室。

  第一节课是物理课。

  老师已经开始上课了,但时理还想着昨晚看见的图片。

  “时理,你回答一下这个问题。”

  突然听到自己的名字,时理还没回过神来。同桌戳了戳他的手臂他才反应过来。仔细看了下老师在黑板上写的题目,他昨天刚好做了,于是直接报出了答案。

  物理老师对于自己的这个学生也很无奈,是个好苗子,平时也安安静静的,不闹事,但就是不爱听讲。他摆摆手,示意时理坐下。

  坐在时理旁边的女生好奇地凑近了他一点,小声地说:“学霸,你也会走神啊。”

  时理淡淡地“嗯”了一句,低头看着物理书,不知道在想什么。

  下课铃响了,同桌推了一道题目过来问他。

  “你看,这道题表面上是在说黑洞,其实是利用牛顿第二定律来解答。”时理一边说,一边在草稿纸上写下公式。

  女生叹了口气,说:“宇宙是多么神秘的一个词啊,为什么要和讨厌的物理联系在一起呢。”

  在她感慨的时候,时理已经把思路写在纸上了。“你可以看一下,思路大概是这样。你自己先做吧,要是还看不懂,待会再问我。”

  和同桌拉开了一点距离,时理又开始想摄影的事。

  宇宙,是,神秘的吗?

  时理翻到物理书的第一页,上面写着他昨天搜索天文摄影时,不经意看到的一句话:

  LawrenceM.Krauss说过,你身体里的每一个原子都来自一颗爆炸了的恒星,你左手的原子与右手的原子也许来自不同的恒星。这实在是我所知道的物理学中最富诗意的东西:你的一切都是星辰。

  糟糕,更想去拍星空了:)

  时理所在的中学是市里的实验中学,以教育创新出名。升学率不是最高的,但是氛围是最开放的。高一高二高三都是十六个班。

  高二年级,九个理科班,七个文科班。九个理科班里有一个专门的竞赛班,一个实验班,和七个普通班。文科班则是一个实验班,六个普通班。

  时理在年纪里拿着万年老二的名次,秉承着“不争不抢”的佛系原则。每当老师找他谈话,认为他还可以拿更高的分数的时候,他总是笑笑,说“我觉得这样就挺好”

  这次月考却让老师们大吃一惊。

  时理考了年级第一。

  在几门成绩中,时理最突出的是物理,接近满分。

  拿到成绩后,时理被叫去了办公室。

  身为班主任的语文老师看着这个站在自己面前的男孩子,有些无奈。

  在她眼中,时理这个孩子是典型的好学生。平时很安静,在学校的大部分时间都在做题。个子虽然高,但是不给人压迫感。不爱笑,很内敛,但是并不阴沉。

  但是说他是好学生吧,他又不爱听老师的话。总是坚持着自己的想法,不管老师怎么说,他会耐心的听,但是他不认同的绝不会听从。

  班主任想了想,大概是一种温柔的抵抗吧。

  时理看了看班主任,班主任叫他来办公室,但是却一直不说话。

  “老师?您叫我来有什么事情吗?我还有一些作业没有完成。”

  “哦,哦。也没什么事,时理啊,你这次考得很好啊,老师觉得你还有很大的潜力,下次还能更好。你自己是怎么想的?这次考试你感觉怎么样。”

  时理思考了一下,认真地回答。

  “我觉得这次考试,试题难度适中,体验感很好。”

  班主任一听,时理这套说辞,每次找他都是一样的。摆摆手,示意时理回教室。

  时理和老师礼貌告别,回了教室。

  可以去拍星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