柠檬小说 > 言情小说 > 你笑起来真好看 > 第9章 军训(2)
  一点半很快就到了,时理他们准时到了文法楼西门,每个班都有人举着xx系x班的牌子。他们四个人都是金融一班的,径直朝队伍走去。站在队首举着牌子的是黄静静,她看见时理走过来,眼前一亮。

  “时理,这里。”上午知道了他叫时理以后,黄静静就去翻了班级通讯录。果然,一班的通讯录上有这个人。顺着通讯录里的信息,黄静静向他发送了□□好友申请,不过还没有得到回复。

  队伍是按高矮顺序排的,时理宿舍的人站在了最后。集合完毕后,就往蓝天体育场出发。体育场的面积很大,分为内区和外区,军训是在外区进行。

  到了体育场后,大家以班级为单位列队,每班两队,站在外区等候教官的到来。

  过了几分钟,有车陆陆续续的停在了体育场的台阶前。从新生们的角度往上看,只能看见一个个灰绿色身影迅速从车上下来,正朝着他们这个地方走过来。

  一个高高壮壮的男人,走到了经济学院的区域。他左手拿着一个记录本,右手边站着经济学院负责这次军训的老师,他低头和老师交代了什么,老师就转身离开了。

  男人拿起喇叭拍了拍,然后开始发号施令。

  方阵分为日常方阵和训练方阵。日常方阵以班级为单位,而训练方阵则是将男女分开,打乱班级、系别进行分配。军训期间除了集合与解散时采取日常方阵,其他时候都是训练方阵。

  男人把方阵安排好后,招手示意教官们来领走各自负责训练的学生。

  时理和宿舍的另外三人没有分在同一方阵。时理所在方阵的教官姓马,一直绷着脸,但是看起来很年轻。时理看到他的第一眼,觉得他像一只骆驼,因为他的眼睫毛很长:)

  军训给人的第一个下马威就是站军姿。现在是下午两点,正是最热的时候。学校发的军训服是一套,包括帽子,短袖,外套,裤子和鞋子。时理知道自己的体质,特别容易中暑。他把帽子戴得端端正正,穿上了外套,扣子扣到了最上面。全身裸露在外的只有脸和手。穿得严实的后果是,他已经能够感觉到自己的后背已经湿透了,汗正顺着自己的脸滑到脖子。

  十分钟军姿后,马教官让他们原地休息两分钟。这时时理才发现在这个六十人的方阵里,像自己这样穿得这么严实的人很少,基本上没有穿外套的。

  休息了两分钟后,又开始站军姿。这次站军姿,谁乱动就要加五分钟。烈日炎炎下,没有人敢动,每个人都笔直的站着,除了时理。

  “第五排第六列动了,加五分钟。”马教官的声音开始响起,他抬手看了一下表,“现在你们还要站十分钟。感谢这位同伴吧。”

  时理的脸色已经开始发白了,他从小就不爱运动,夏天基本不在大太阳的情况下出门,体格并不强。此刻的他已经开始感觉到有些头晕,他想把晕眩感晃掉,不自觉的小幅度动头,就被教官看见了。www.letnovel.com

  听到要加五分钟,同伴们的脸色也不是很好看,站在时理旁边的男生用余光瞥了瞥他。

  快结束的时候,又有人动了,再次被加五分钟。

  等到教官宣布原地休息十分钟的时候,时理感觉腿已经不是自己的了。鞋子是硬邦邦的解放鞋,踩在地上的时候,能够直接感受到地面的热气。他把帽子脱下来,头发已经湿了,成缕的搭在额前,有汗水顺着额角流下。

  他一屁股坐在旁边的阴凉处,咕咚咕咚的喝着水,喉结起伏着,有一种性感的魅力。刚才用余光瞥他的男生,正坐在他旁边喝水。

  “你好,我叫范扬,国贸的。”

  “时理,金融的。”

  两个人都不是话多的人,彼此交换名字就算是打招呼了。

  大家差不多喝完水后,都朝刚才训练的场地走去。教官算是发仁心,让所有人围成圈席地而坐。

  安城大学军训今年特别的地方在于每个系都配了小教员辅助教官的训练。也就是说,每个系都有学长学姐作为志愿者帮助教官对新生进行日常管理。在他们坐下的时候,教官已经去总教官那集合了,只有小教员还在方阵处陪着新生。

  时理他们方阵的小教员是一个话很少的国贸系的学长。他走过来关心了一下大家热不热,累不累,就也坐下开始沉默。

  一伙大男人围坐在一起也不知道干什么,毕竟都还不认识。就在大家面面相觑的时候,林凡走了过来。

  他穿着志愿者的小蓝衣,戴着一顶白色的帽子,走过来拍了拍国贸系小教员的肩,热情地说:“诶你们方阵过来和我们方阵一块坐呗,我带的女生方阵,你们这全是男生,和我们互补互补。”

  都是些血气方刚的小伙子,刚踏进大学校园,也都挺想认识认识女孩的。这么一撺掇,就变成了男女生两个方阵混在一起。

  林凡显然是个活跃气氛的老手,把大家聚在一起以后,他先是说了些话把新生们都逗乐了,然后就开始撺掇新生们表演节目。军训表演节目也是惯例了,开始还没怎么有人愿意上台表演。林凡于是先和大家玩了个击鼓传花的游戏,找了个空矿泉水瓶开始传。到谁那停,谁就上台表演节目。

  时理有点不适应这样的氛围,这是他第一次参加军训。高中的军训因为他当时出了点事,住了一段时间的院。等回学校时,已经过了军训的日子,也错过了和同学们打好关系的第一个机会。

  正愣着呢,他手里突然被塞了一个瓶子。

  “停。”

  站在圈外背对着大家的林凡喊了个停字,回头一看,哟还是个面熟的学弟。

  大家开始鼓掌,撺掇时理上台。时理这个时候戴上了军训的帽子,除了坐在他旁边的范扬,没人看到他的耳朵已经开始红了。

  大家鼓了三次掌,但时理还是没有起身,气氛开始有些尴尬。正当林凡想打哈哈开始下一轮的时候,一个女孩站了起来。

  “学长,没说不能代接受惩罚吧?”她站起来正了正自己的帽子。

  “喔~这是英雄救美啊?”

  “这俩人啥关系啊?”

  林凡看见不用自己解围当然求之不得,把场地留给了这个女生。

  这个主动说要表演节目的是林月姜。她从小练舞,在公众场合表演早就是家常便饭。考虑到这个场合,她给大家跳了一个节奏感比较强的爵士。

  她把帽子摘下,紧了紧腰带,示意蓝在在帮她放音乐,就开始跟着韵律舞动。虽然军训的衣服很丑,但掩盖不了她的美貌。

  “这个妹子哪个系的啊?这个舞也太绝了。”

  “金融的吧?这里不就金融和国贸两个系吗?”

  “你们不觉得她很眼熟吗?”

  “诶是有点。”

  蓝在在听见旁边有几个女孩在讨论林月姜,她美滋滋地开始给她们安利自己的室友。

  “就是那个在微博有几十万粉丝的舞蹈博主啊,你们不知道吗?”

  “哦哦,原来如此,怪不得,看着总觉得有点眼熟。”

  “哇,她微博叫啥,让我来关注一下这个漂亮妹妹。”

  “一朵姜花。”

  还有人拿出手机在录视频。一曲舞毕,林月姜朝大家鞠了一躬就下去了。下去的时候她看了看时理那个方向,他好像一直没有抬头,他是不记得我了吗?

  “啊啊啊啊,月姜你跳得太棒了吧。我都要爱上你了。”蓝在在压着声音夸林月姜,但月姜并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开心,反而有点颓。

  “你怎么了呀月姜,是不是跳累了呀?歇会歇会。”蓝在在把放在旁边包里的水和防晒拿了出来。林月姜冲在在笑了一下,“谢谢你呀,在在,我就是有点累了。”

  林月姜的这支舞成功地让大家忘了刚才时理不愿上台的尴尬。坐在时理旁边的范扬揶揄了一句:“你不去谢谢人家姑娘吗?”

  时理坐着没说话,没怎么接受过别人帮助的他,不知道怎么谢谢这个女生,所以只好先沉默着。

  有了林月姜的上台,接下来的新生也大胆了些。有主动唱歌的,主动跳舞的,甚至还有讲笑话的。

  大家差不多休息够了,又开始了新一轮的训练。因为是第一天,主要目的是给新生们杀杀锐气,也没有训练很久。断断续续站了半小时军姿后,来到了教唱军歌环节。

  马教官正在教大家唱《团结就是力量》,这首歌高中军训的时候也教,队伍里不少人会。但马教官似乎也不擅长教歌,他唱了几遍后,丢下一句:“我去找个人来教你们”就走了。

  教官一走,本来站的笔直的男生们就像没了骨头软在那。

  “教官来了!”

  马教官带着自己找来的外援站在了方阵前,他发出口令,示意大家席地而坐。

  “大家好呀,我是隔壁的隔壁的小教员,来教大家唱歌啦。”

  感觉这个声音有点熟悉,时理懒懒地抬了头,是151学姐。她穿着志愿者的小蓝衣,同样戴着白帽子,还戴着冰袖,头发扎成了两股麻花辫分在两边。

  看见是个漂亮学姐来教歌,大家开始起哄。马教官在大家休息的时候倒是不严肃,交代大家要听学姐的话,就去总教官那儿了。

  “学姐,你是哪个系的?为啥是你来教我们?”一个活跃的男生开始发问。

  陈溯伊也想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为啥她要来教经济学院的新生唱歌。

  时间倒退回中午。美美的午觉时间被一通电话打断。

  陈溯伊报名了小教员活动,他们学院还有好几个志愿者,本来定好了时间轮流管理,但是本该今天下午负责的小教员临时有事,拜托她帮忙照看一下自己系的新生。

  没办法,她只好来了。

  正帮着自己系的教官教完歌呢,隔壁学院方阵的教官又找上了他们教官,让帮忙找个小教员去教歌,美曰其名:“新闻与传播学院的小教员人美歌声甜,新生愿意听。”

  于是,陈溯伊就被派到这来了。

  但是她没跟这个学弟解释这么多,而是眨了一下眼睛,说:“你要是待会能单独的唱出这首歌,学姐就回答你。”

  考虑到《团结就是力量》的难度比较简单,陈溯伊开始教大家唱《打靶归来》。教完两遍后,刚才那个男生果真唱了出来。陈溯伊也履行了自己的承诺,“我是新闻系的小教员,我叫陈溯伊。陈是耳东陈,溯伊取自《诗经》中“所谓伊人,在水一方。溯洄从之,道阻且长。”

  原来151学姐叫陈溯伊:)

  教完歌后,马教官走过来检查了一下大家的进度,发现已经能唱三首歌了,他决定下次教歌还让这个小姑娘来。当然,他并没有说出口。

  为了防止有人浑水摸鱼,马教官又随机点了一个人唱。

  时理光荣中奖:)

  “你把《打靶归来》唱一遍吧。”马教官看着这个坐着的男生,看起来挺好看的,唱歌应该不会差。

  时理不喜欢别人强迫他做不喜欢的事情,他会抵抗。例如刚才表演节目,他就不喜欢。唱歌?他更不喜欢。所以,他决定沉默。

  陈溯伊也发现了马教官点的这个新生就是之前见过两次的那个学弟。但是,学弟好像没有打算唱歌的念头?她走到时理面前,新生们都是坐着的,于是蹲下,问了一句:“你为什么不愿意唱呀?是还没有学会吗?”

  本来想拒绝的时理,看见陈溯伊的眼睛,迟疑了一下。她的眼睛很好看,圆圆的,看着你的时候湿漉漉的,睫毛很密,有种自带眼线的效果。

  “教官,要不这样吧,他跟着我一起唱。”陈溯伊站起身和教官这么说了一句,教官同意了。她冲着时理挤了挤眼睛,意思是让他跟自己一起唱。

  时理张口了。他张口的时候,陈溯伊明白了他为什么不愿意唱歌。

  因为真的太难听了:)

  倒也不是声音难听,而是找不着调的诡异。

  陈溯伊转过头面对着时理,提高了一些自己的音量,放慢了一点节奏,带着他一起唱。明明是一首不难的军歌,陈溯伊硬是从里面接受到了挑战。

  教官也算是理解了这个害羞的新生,又让大家合唱了几遍,就准备集合带队去吃晚饭。

  时理的耳朵有点红,脑中突然回想起学姐的眼睛。友善替自己解围时干净的眼睛,发现自己唱歌跑调但还是认真带着他真诚的眼睛。

  教完歌陈溯伊就溜了,在三个系里面辗转,真的顶不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