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江人在]的全部小说

不唱戏就要去继承皇位 不唱戏就要去继承皇位
作者:隔江人在
简介:
    预收《点绛唇》 《仗剑斩桃花》 小戏子年方二八,正青春丢了饭碗,找不到人家。 徽州城里,一心想复兴戏班的小花旦惜玉,被权贵逼迫,走投无路的跟一个外来的乾旦跑了。 一乡人都奚落她,当真是贱人配贱籍。 直到他们夫妻成了高不可攀的传奇,他们才才悔悟,惜玉身边那个废物,他们从来没有看清过。 刚刚在一起,惜玉天真的以为两个人都是戏子,贫贱相依倒也安然。 直到一天洗衣服,从那人兜里洗出来几万两银票。 过不久,她又亲眼目睹了她那个乾旦相公把太子给揍了一顿,皇上皇后在旁边一边笑一边递棍子。 惜玉:“……”  现在和离,来得及吗? 德艺双馨(划掉)文武昆乱不挡梨园伶王×貌美心善小花旦 唱尽繁华年尚少,与子描眉,白头到老。 生旦净末丑,神仙老虎狗。 八尺台,自是我万里江山; 一出戏,折尽你王侯将相。 1v1,双洁甜,打脸成长文 备注:本文有大量戏词,毕竟是梨园文没有戏词就没有灵魂。请勿要喷水文抄袭,尊重一下谢谢,都表明了戏曲出处。 预收《点绛唇》文案 一 而立之年,三王爷荣凤卿死了,成了一缕魂。 被诬陷弑君逆反,暴尸荒野。 他的那些红颜知己,没有来。 他的那些门客官卿,没有来。 他的那些梨园子弟,没有来。 来的只有他从来没有正眼看过的的冲喜人, 她素衣白裳风姿绰约,乌黑的发髻别着素绢花。 每年清明寒食中元,她都来看他。 直到第七年,她旁边多了一个男人。 荣凤卿气的又死了一次。 然后他醒了。 一醒来,入目的是如血的红,她戴着鲜红盖头,正坐在他身边。 水眉知道自己配不上他。 冲喜完,就该被扔弃自生自灭了。 可是为什么这人一下子扯掉她红盖头,那平素清俊绝尘的面容藏阴翳中,幽深凤眸翻涌着如墨情愫: “再问一遍,那男人是谁?” 【正经点】 重生后,他把她当掌上娇,为她点绛唇夜夜生香。 直到那年国破家亡,她挣扎开他为她准备好救命樊笼,踏上荆棘刀刃遍地的青州兖州,翻过腐尸白骨堆成的太行王屋,渡过血染千里的黄河桑干,手捧传国玉玺,带着斜阳一步一血印走到他面前。 他才知道,她是他的神。 以血点绛唇,度你度天下。 1v1双洁 甜 男主从清闲王爷到一代中兴帝王 女主从低贱戏子到一代贤后 预收《仗剑斩桃花》 一萧一剑平生意,负尽狂名十五年,这天下闻名的白衣少侠林沉玉,是京城千万少女的梦中情人。   鲜少有人知道,这是个不带把的。   直到十六岁,她从血泊里面捡回来个少女,眉眼如画,眼角一颗桃花痣,起名桃花。   桃花初来乍到:“师傅,其实…我是先皇遗后…”   林沉玉:“嗯…做饭去。”   桃花豆蔻梢头时:“师傅,其实你是女的对吧…”   林沉玉:“嗯…洗衣去。”   桃花二八年华时:“师傅,其实…我是个男的…”   林沉玉:“……”   二话不说,拔剑就要斩桃花。   桃花滚了,林沉玉依旧走她的江湖,直到一天醒来,发现自己躺在龙床上。 年轻的帝王跪在她榻前,眼角桃花痣灼然,他语气诚恳:“师傅,弟子只是想报恩,并无他意…”   林沉玉听着他说的报恩,低头看着把自己捆的牢实的绳子,陷入沉默。